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都周刊

观点平衡世界

 
 
 

日志

 
 

第一羌寨倒计时  

2008-11-11 14:27: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为北川震后发展旅游业的重点,北川第一村吉娜羌寨被寄予厚望。但大包大揽、操之过急的羌寨建设,却因资金不到位而陷入困境。

南都周刊编辑:陈宇 记者|陈鸣 北川报道



10月25日,56岁的王官全穿着祭祀端公的服装,在自己居住的擂鼓板房社区前轻击皮鼓。他是禹羌祭祀皮鼓舞的传承人,按当地传统皮鼓舞会在祭三神、丧事以及羌历年的盛大活动中表演。



  10月27日,从绵阳去往北川的客车行驶在S105省道上。“好漂亮的房子啊!”客车沿着一条小河驶入北川县界时,一个带孩子的妇女的高呼惊醒了昏昏欲睡的人们,引起一车人引颈观望。

  在河对岸,尽管还未完工,一座现代化的羌寨已初具雏形。大桥边上竖立着两幅巨大的整体效果图,百米之外便能看见这个叫猫儿石村的地方今后的美丽景色:堡垒式的羌族民居点缀山间,高大的碉楼竖立在村中央。它还将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吉娜羌寨。

  这个建设中的羌寨是北川目前最受瞩目的工程之一。震后北川县提出了“工业强县,旅游大县”的口号,建设中的吉娜羌寨将与地震博物馆、擂鼓接待中心和唐家山堰塞湖,组成一条精品旅游干线。擂鼓镇副镇长范德斌是众多对此充满期待的人之一。他预计,5年后这里的日均接待游客将近千人,“今后的猫儿石村将是一个集旅游、观点、休闲和度假为一体的现代羌寨。”

  不过,美景虽可期,羌寨的建设却不像想象中顺利。按原计划应在9月份完工的羌寨,因为资金短缺陷入了困境。已进入11月份,寒冬即将来临,住在S105省道沿线帐篷里的村民还在翘首盼望早日搬入新家。

昔日汉村今羌寨
  和每个路过这里的乘客一样,尽管对兴建中的羌寨充满了憧憬,但最近两个月,王成建的期待正在被焦虑取代。他一家四口人住在省道旁的简易帐篷中,每天望着河对岸自家那间两个月不见“长”的房子。

  王成建是汉族人,而在震前,猫儿石村也是中国西部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汉族村庄:经济收入单一,主要靠养殖业换取一些收入,村里有5个组158户,老人和孩子居多,更多的收入指望那些常年在外打工的青壮年。

  5·12地震中,猫儿石村几乎被摧毁,但这个村庄也因祸得福。在国土、建设、地质等部门多方调研后,一个决定改变了它——为配合将来的地震博物馆,猫儿石村将成为传承羌寨文化的重要再现地、北川民俗旅游的起点站。村中一块被称为“花椒坪”的平地——猫儿石村一二组村民的居住地,因地质条件相对稳定,面积也比较大,成为未来吉娜羌寨的选址处。

  对北川而言,猫儿石村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作为从四川安县进入北川后的第一个村庄,它就是北川县的窗口。副镇长范德斌说:“我们要建一个新北川,新在哪里?从进北川的第一眼就能看出来。”

  特殊的地理位置,使猫儿石村成了灾后农村永久性住房的示范点。对吉娜羌寨,当地政府采取了“统一规划统一建设”的方式进行重建。尽管一二组村民都是保持汉族生活习惯的汉族人,但对今后住进羌寨变为羌族,村民们倒也乐意,他们将学习羌族舞蹈和语言迎接未来的宾客。

天价羌寨
  但工程的造价让村民咋舌。

  作为样板工程,由四川省规划设计院负责设计的吉娜羌寨,要求必须达到抗8级以上地震,地基深挖2-3米,最底下是两层钢筋混凝土,地表处再加筑圈梁。而为了体现羌族特色,墙体也将仿照羌寨的堡垒式建设,呈下宽上窄的梯形状。如此一来,工程用料量大大增加,仅砖用量每间房就要多出一半以上。

  工程建设指挥部提供的一份工程估价报表显示,猫儿石村一二组69户人家中,房屋每平方米的均价在800元至1037元间,总造价从12.2万元到24.6万元不等。宏升监理公司估计,吉娜羌寨的总造价将达到2000万元,接近北川县震前财政收入的五分之一。由于近期灾区建筑材料价格猛涨,实际造价可能还远高于此。

  绝大多数村民无力承担如此高的工程造价。灾后重建中,猫儿石村村民建房款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是住房恢复补贴,根据家庭人口多寡,每户可以领1.6万-2.2万元的补助,特殊困难家庭则再加3000元;另一部分则来自擂鼓信用社的贷款,按每人1.2万元的标准计算。身为即将入住样板工程吉娜羌寨的猫儿石村一二组村民,还可享受二次贷款。

  按照重建规划,村民们需要自筹10%的建筑费用,余下部分则以贷款分期付还。然而,不少村民并不愿意贷款。村长王孝虎说:“有几户人家镇里的干部拿着文件请他签名都不签。”原来,尽管是无息贷款,但村民们怕房子会越修越贵,贷款过多今后还不起。最后在镇干部的百般劝说之下,村民们才不情愿地签了名。

  而工程承包商的这个秋天也并不好过。

  承包商之一北川鸿飞公司的周经理算了一笔账:钢筋工、筑版工等技术工人每人每天工钱120元,普通小工每人每天60元,皆由公司按工程进度垫付。鸿飞公司不仅包工,而且包料,等房屋建成后再根据同期绵阳市物价局每季度报价结算。“至10月份下旬,公司已经垫入500多万元。”相比之下,另一承包商绵阳投资公司的压力要小一些,他们支付建筑工人工资,材料则由擂鼓镇出资购买。

  “剩下的工程还需要50吨钢筋,80多万块砖。一切顺利今年年底就能完,不顺利就不好说,我们没钱也没法修。”周经理说。

  由于资金不到位,羌寨建设的整体进度已经落后计划两个月,成都一个建筑队工头的出逃更给工程蒙上了一层阴影。

同一村庄,两种重建
  从吉娜羌寨工地往北走一公里,是猫儿石村三、四、五组所在的地方。尽管属于同一个村,两边的境遇却截然不同。

  与一二组村民不愿贷款不同,三组的村民沈刚义和洪安全正为贷不到款焦急。8月份的时候,他们从擂鼓信用社贷款4.8万元开始了自建房的施工。但9月24日,一场出乎意料的巨大山洪裹挟着泥石将大部分材料冲走。洪灾过后,村民们清点了一下,平均每户的材料损失已过万元。
他们无力再购买材料,再次前往信用社贷款时又遭拒绝。擂鼓镇信用社的一位负责人说他们也十分为难,在政府相关政策出来之前,无法再次给村民贷款。

  和三四五组相比,一二组的村民一度拥有强烈的优越感。一位山东援建干部描述了7月7日那天猫儿石村永久性住房建设现场会的情景:“会议是里程碑式的??简陋的会场里,干部和百姓打成一片的场景,尤其是村民期盼的眼神,热烈的会场气氛,只有在老影片里见过。”但在枯等两个月之后,村民的兴奋感越来越少,开始在帐篷中议论三四五组自建的好处。

  一组的村民王成国觉得吉娜羌寨的建设有些操之过急。按统一规划,整个花椒坪将整体推平后重新打造地基,王成国,张德英,王吉发和王孝弟四户村民的房屋也被推倒,虽然他们的房屋在地震中并未毁坏(这一点得到了众多村民的证实)。房屋拆除后,他们多方寻求赔偿,但目前还没有任何回应。

  “我们如果自己修,不必住那么好的房子,八九万元即可。这个成本已经考虑了架建构造柱和圈梁,也能抗7级以上地震。”10月28日,王成国说。

  沈刚义则对一二组村民的不满感到不解。“时常有领导来看他们,还有全国人民关心他们,国家帮忙把房子修好让他们住进去,有什么不好?”而这一切只因为“他们花椒坪占了一个好位置”。

全力以赴?
  想想羌寨的未来,村民唐琼秀神情里还是充满了期待。“等羌寨建好了,我要成立歌舞队。”这将是游客在羌寨的一项参观项目。一些村民也开始学习羌族刺绣—如果今后旅游发展起来,羌族歌舞和刺绣将能帮助他们还清贷款。

  王孝虎的初步打算是今后对羌寨实行联营管理,届时村民可以出售羌族食品和服饰,村里还将成立仪仗队和表演队,向游客展现羌族特有的风俗习惯。“也许是给村民开工资,也许按照一定的原则全村分配收益。要让全村百姓都从吉娜羌寨的发展中受益。”村支书张安清说。原先设在桥头上的建设指挥部如今已经撤走,“每天面对村民来闹,太多鸡零狗碎的事情。”村长王孝虎说。他对村民的不配合表示非常不可理解。

  对副镇长范德斌来说,现在最紧张的显然还是地方财政,“上级要求十分紧迫,要求建设方加班加点,11月主体工程要完工,12月装修完工。”吉娜羌寨的护堤项目也将在11月动工,这个项目还将投入400万-500万元,赶在明年雨季来临前完工。

  10月30日下午,在绵阳市电视台和日本NHK电视台的摄像机面前,范德斌表情疲惫但坚定:“资金问题很快就会解决。年底保证能完成羌寨建设任务!”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