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都周刊

观点平衡世界

 
 
 

日志

 
 

他的传奇属于那个时代  

2008-11-20 08:49: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灵车没入道路的尽头,一个台湾经济“百倍速”成长的传奇,也随之埋入了历史的记忆当中。对于这位“经营之神”,党政商圈共同的悼念是:很难再找到第二个王永庆。

南都周刊编辑:潘葱霞  文 |黄创夏(前台湾《新新闻》总编辑)



台塑企业董事长王永庆。联合知识库/CFP



  随着世界经济版图的变化、台湾社会的变迁,“王永庆”论述的魅力光环在慢慢褪色,支持王永庆成功的社会条件多已不复存在。

  台湾的实业圈一直流传着关于“经营之神”、“塑料大王”王永庆的两个真实故事

  那是在1954年,台湾人的平均年所得不到150美元的年代,当时台湾政府在尹仲容的推动下,发起第一期的“四年经建计划”,想要摆脱纯农业社会,往轻民生工业迈进。

  那时候的王永庆与王永在兄弟,因卖米累积了相当财富,正想转型。王永庆原本想要投资水泥工业,但台湾政府已经特许了当时海基会董事长辜振甫家族,王永庆迈向水泥工业的计划因此受挫。

  台湾政府因此建议王永庆投资PVC工业,也就是塑化工业。当时和王永庆一起创业的赵廷箴曾有过生动的描述:“我和王永庆先生对塑料业根本不懂,跑到日本市场考察,看看塑料粉,颜色白白的,不是洗衣粉,也不能吃!”

  王永庆会到日本去,是当时台湾政府安排的,希望能因此游说王永庆投资PVC。一路上,王永庆嘴里老是嘟嚷着“怎么像面粉团一样?”但看到这些“面粉团”制成产品后的神奇,王永庆爆发了雄心壮志。一回到台湾,他就和当时主导台湾产业的尹仲容与徐立德说:“那个面团好,那个面团好,我就来做面团!”

  40年过去了,到了1990年代,王永庆已经从“不识面团”的米商,变成“经营之神”,台湾人的年均所得,也从不到150美元,往15000美元迈进。在这样的“百倍速”成长中,王永庆充满了雄心壮志,他所思所念,都是大展鸿图的“企业帝国”。

  1990年代台湾经济的两位掌舵手萧万长与江丙坤,对王永庆的壮志鸿图印象特别深,每一次到台塑大楼十二楼王永庆的家中,王永庆总爱在大餐桌上,摊开比棉被还大的地图,指着地图告诉萧万长与江丙坤,云林麦寮外的离岛工业区该怎样规划、桃园临海的观音港应该怎样扩建,这时候的王永庆,脑中所思,是比台湾政府更长远、更前瞻的两岸经贸帝国蓝图。

  这就是王永庆一生传奇的最传奇处,他的一生,充满了开创与前瞻的不断学习与成长,见证了从落后贫困到文明开化的大时代

艰困年少得出“瘦鹅理论”

  能够成为台湾最重要、最具代表性的企业家,追究他的成长历程,核心的关键只有最古老的哲理:穷则变、变则通。

  王永庆家族是在王永庆祖父那一代,从福建泉州移民到台湾,落脚在台北的新店直潭。当年的直潭是个穷乡僻壤,四周是山,可供耕作的田地,不到全域的百分之一。居民只能利用山坡地种点茶叶,薄利维生。

  1864年宝顺洋行职员杜德从福建引进茶苗的,逐渐成了移民台湾之闽南人的辅助农产品,产值并不大。等到日本人侵略台湾后,日本人逐渐发现茶叶的产业规模可观,才开始将制糖、樟脑与茶叶列为台湾的重要产业,推动外销。

  就是在王永庆出生的那一年(1917年),日本当时的台湾总督安东贞美开始大力推动茶叶事业,让穷乡僻壤的直潭王家,开始从务农走向经商之道。那时候的台湾制茶,还非常原始,种植者雇佣大量工人采茶后,再交给集货的茶商,茶商再贩卖给知名的商社(通常是日本人掌控)统筹营销,也就是由日本人获取最多利益,台湾人在这个产销关系中,非常弱势。

  当时,家中没有太多耕地的王永庆父亲王长庚在新店直潭从事茶叶收购。王永庆曾经描写过他的童年情景:“在春夏产茶叶时,每天都是早晨四点钟就踏出家门,到各处山地,一户一户向种茶人家采购前一夜才制好的干茶叶,挑回家里。”选茶后,“装袋、利用木舟顺着新店溪的水流,运到台北大桥河边,交给当地的茶馆。”

  那时,王长庚大约每两天就要走一趟台北城,很辛苦但利润不高,所以得变通想法子,例如,王永庆的母亲詹样就想到把面粉袋洗制成茶叶袋,算是最早的“资源再生”力行者。

  王家在艰苦中勉强维持着温饱,但王长庚体质单薄,无法承受这么劳累的工作。在王永庆六岁时,王长庚生了一场大病,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两年后,曾经有过轻生的念头,但竟然是“没有力气站立上吊”。身体倒地的声响,吵醒了睡梦中的詹样,夫妻俩抱头痛哭的场景,是在旁观看的王永庆与王永在这对小孩,一辈子锥心刺骨的伤痛。

  王长庚生病了,詹样一手担起了家庭重担,给了王永庆兄弟一生最扎实的生命教育。当时的詹样,发挥了最质朴的“研发精神”,她利用番薯的粗梗与粗叶,混合一家大小的剩菜与剩饭,煮成“猪仔菜”养猪。

  同时,她又利用农地休耕的期间,去商请地主的同意,借到十坪的田地,种起“刈菜”。由于詹样的细心照顾,每棵都可以重达数十台斤。詹样也种芹菜,细心照料下,攀附竹枝而上的芹菜,竟也能长到三尺以上。如果收割时正好逢到拜拜的节日,通常都可以卖到好价钱。从六岁起就跟在母亲身后学习的王永庆,学会了“天道酬勤”的道理,凡事只要多加用心,成果必定可观!更重要的是,为替母亲分忧解劳的心意,成了王永庆日后事业永无休止的原动力。

  在这样艰困的年少时代,王永庆学会了一辈子奉为圭臬的“瘦鹅理论”:那是在战争期间,台湾人个个都吃不饱,每户人家养的鸡、鸭、鹅也因粮食短缺而骨瘦如柴。当时已经成年的王永庆,秉持从詹样学来的凡事用心,观察到农民收割高丽菜后,都将菜根与粗叶留在田地,任其腐烂。

  王永庆于是就到处收购这些农民原本弃于地的菜根与粗叶,又到处收购骨瘦如柴的瘦鹅,成本都很低。但用这些低成本的菜根粗叶当饲料,加上碾米厂丢弃的米糠与碎米一起喂瘦鹅,王永庆的“瘦鹅”竟成了又白又肥的大白鹅,饱受好评。

  这些艰困时代的生活体验,塑造了王永庆的生命观,对鹅来讲,过去生长的不理想,并不是体质的问题,而是环境的关系。同理,任何人都不要自我轻视,只要给予适当的机会和培养,都能够发挥才干。这样的体认,成了台塑王国的核心理念。

大时代的配合

  不过,再怎么努力,再怎么用心,如果没有大时代的配合,王永庆可能只是一个殷厚的地方富商,未必能成为一代企业家的典范。

  王永庆成功之后还常常感叹,在日本人统治期间,台湾人只能在制糖会社、铁道部、乡镇公所谋得劳力差使,“在日本人的指导下工作”。
在年轻的艰困岁月中,瘦小的王永庆就在暑假期间,扛着花生走到新店市区去卖,体会到赚钱的辛苦。15岁,王永庆就到嘉义去当配米工,17岁时自己就开了一家米店,18岁那一年,又用积蓄开了一家小的碾米厂。当时,王永庆的邻居叫福岛正夫,开了一间规模比王永庆大许多的碾米厂。当时台湾是日本殖民地,福岛这些人受到日本政府的保护,总是占尽了便宜,因此过得很舒适,每天像上班族一样,到了下午5点就收工享受了。

  相形之下,那时候的王永庆,虽然也叫做“老板”,日子过得比福岛的工人还艰困,他每天营业到晚间10点半才休息,只能靠加倍辛苦,才能面对日本人的优势竞争挑战。

  用心家训此时发挥了大作用,几年下来,王永庆的业绩竟超过了日本人,他的小碾米厂所缴的税金,竟比福岛大碾米厂还要多很多。就是在这个阶段,“穷则变,变则通”的质朴生命观,让王永庆摸索出了一套最质朴却最简单有效的管理哲学:追根究底,处处用心,精算每笔成本。
台湾民间晒谷都在地上作业,碾成米后,难免会留下杂质。王永庆就想到,对客人而言,如果吃饭吃到碎石,心里一定不舒服,还会伤到牙齿。因此,王永庆夜以继日加班,耐心地挑去米粒中的杂质,在客人中口碑流传。

  王永庆也在送米、收款方面用心思考,细心地统计每一户客人叫米的时间,然后依照客户的消耗量和客人的发饷日送货,在讨得客户信赖外,也减少了客户赊欠的几率和“呆账”,银货两讫,彼此痛快。

  在台湾的传统美德中,“勤”和“俭”一向都是分不开的。当时他的隔壁还有一家日本人开的澡堂,洗一次要3分钱。王永庆仔细盘算,挑米、送米千辛万苦,也才赚几分钱。洗个热水澡就用去3分钱,哪能这么奢侈?因此,即使白天在粉屑纷飞的碾米场弄到全身白灰,晚上收工,王永庆还是宁愿洗冷水澡,把钱给省下来。这样的省,直到王永庆成为台湾“经营之神”,还保留着一条毛巾用20年的习惯,成了台塑的企业精神。

  在那样的岁月中,王永庆已经成了稍有资产的小富翁,摆脱了年少的贫穷岁月。

  日本战败后,过了而立之年,已是小康之家的王永庆兄弟,就想要集资认购,想在日本人留下的事业单位中大展鸿图。不料,这些单位都被撤退到台湾的国民党政府接收,由国民党的要员和亲信掌握,王家兄弟还是回到他们的老本行,继续当殷实的米商。
机会之窗竟在不久后来临。朝鲜战争爆发之后,美国协防台湾,也给了台湾大量的经济援助,但美国希望国民党政府要扶植民间企业,不愿意把美援投入公营事业。于是,为了发展轻民生工业,台湾政府想到了已稍有资产的王永庆,希望邀请王永庆参与PVC事业,那团王永庆从未见过的“白面团”,因而开启了王永庆的石化王国。

86岁时狂气压倒郭台铭

  王永庆晚年曾说:“我没有什么高深的学问,也没有存心要依赖别人协助指导,我只有持续不断地努力,事事追根究底,谋止求于至善。”这句话正是王永庆总结自己事业成功的总评价,是他一生成功的原动力。他相信不论在怎样的欺压下,越欺压越能激发高昂斗志,以个人的努力,验证“事在人为”的哲理。

  接受台湾政府的辅导下,王永庆从此踏入了实业家的生命当中。他如何能从一个根本不懂的外行人,转变成为塑料业大王呢?正是因为他的“养鹅哲学”起了渊源,如今机会来了,王永庆被压抑许久的事业心完全爆发,进而写下了台塑帝国的“开疆记”。

  王永庆的气魄在台塑开创初期就展露无遗,他把这样的机会视为是“背水一战”,一开办就全力扩充产能,降低成本,以利拓销;另一方面大手笔地成立大规模的下游加工厂“新东加工厂”,充分消化所生产的PVC原料,降低库存的积压。

  此策略奏效后,王永庆又当机立断,关闭新东厂,鼓励“内部创业”,让台塑员工自行寻找创业伙伴,独立发展加工事业。如此一来,伙计变老板,正有如瘦鹅变大白鹅一样。王永庆曾在媒体访问时很骄傲地回忆:“在短短时间成立数十家加工厂,进而又扩充到数百家,源源不断产生生力军,形成坚强的台湾三次加工阵容,并以此而奠定了稳固的石化工业发展基础。”

  在这样的基础上,王永庆的企业版图不断扩大,到了1990年代,王永庆的雄心壮志,已经到了放眼两岸,他很不满意李登辉的“戒急用忍”,常常发表“万言书”针砭时政,更常常摊开他的那一份帝国蓝图,这回,已经是王永庆开始“指导”起政府官员,再也不是当年那一位把塑料当成“面团”的乡下佬了。

  这段岁月中,王永庆更是自信,他从不和人“合资”,要干什么事业,台湾政商圈都知道,王永庆是从来不谈“出资比率”的,王永庆一拿,就是要拿下百分百的主导权。

  2003年,王永庆曾邀台湾首富郭台铭到台塑用餐,谈到汽车业的合作,一向也是睥睨群雄的郭台铭直率反问王永庆:“请问王董,如果我要进军汽车零组件,为何不跟全球的前三大厂商合作,而要和你合作?”

  没想到王永庆竟是如此回答:“请问郭董,如果我要进军汽车业,为何一定和人合作?”自信的豪气,当时已经86岁的王永庆,狂气压倒了郭台铭。

  这样的狂气,是王永庆从最艰困的岁月中炼出来的,王永庆走了,许多人都不断宣扬他的王国是如何的庞大,但更让世人缅怀的,是他的那一种从无到有,亲手打造大时代的气魄!


资料整理|常似虎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