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都周刊

观点平衡世界

 
 
 

日志

 
 

羌族女孩寻找重灾区亲人的50小时——等待更让…  

2008-05-16 11:22:00|  分类: 财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辑:王延礴 图片编辑:翁倩 美编:高爽记者华璐
 
羌族女孩寻找重灾区亲人的50小时——等待更让… - 南都周刊生活 - 南都周刊

  5月12日下午2点多,我在办公室如常办公,听到楼道里有人大喊地震了,我没感觉到震动,也不特别恐惧,只是跑到楼道的时候,感觉到左右晃动。刚开始人们往卫生间跑,然后往楼道跑。很多人挤着,我好不容易被人群拥着从七楼下来,有点害怕了。
  一到空地,我就用手机给家里打电话,就想说一声我没事。但没想到那边的固话和手机都打不通,短信也发送失败。当时没考虑那么多,心想过会再打吧,晚点报平安也是一样的,说不定爸妈还不知道这边地震的消息呢。
  在楼下站了半个多小时,楼下聚集的人越来越多,都不敢上楼,怕有余震。一个同事转了一圈回来说,在广场另一边有人在用手机上网,翻看新闻和地图,打听震中在哪里。
  他们说,地震的震中在四川。我开始担心,那是我的老家啊!震中范围一步步缩小,四川——阿坝州——“文竹”。
  文竹?你说的该不会是汶川?!
  对,是汶川。同事很肯定地说,我开始觉得眩晕,比地震时还要害怕。
  我的家乡茂县距离汶川不到50公里,我的家人怎么样了?父母、妹妹妹夫、刚出生4个月的小外甥女……羌族人很讲究亲人间的情谊,整个家族只有我和一个妹妹在外面打工,超过50多名亲戚,还有数不清的同学、朋友都在茂县,我简直不敢往下想。
  我心存侥幸,以为用手机无法拨通,说不定座机能行,于是慌了神地四处找电话。沿着马路走了十多分钟,好不容易在一个小杂货店找到固话,但我拨了所有记得的茂县电话,没有一个能接通!
  刚过三点,杂货店里的电视在播央视新闻,主持人用深沉的声音说:“根据国家地震局最新消息,四川发生7.8级地震,震中在汶川……”7.8级究竟是个什么概念?我完全没底,只是看着主持人凝重的表情,心里更慌。杂货店老板插了一句:“这个比唐山大地震还要厉害。”
  我只觉得双腿一软,瘫在地上。
  完了!
 
5月12日下午3点到13日凌晨。
没有任何消息

  坐在杂货店的电视前足足两小时,我死死地盯着滚动新闻,不能动弹。
  无数条短信发送失败,恐惧在心里盘旋。所有的讯息都中断了,在西安的老乡我也联系不上,他们也和我一样无能为力吗?比起地震后的恐慌,这样的等待更让人心急如焚!好漫长啊!
  天黑了,陪我的同事说要回家看看,劝我也找个安全的地方呆着,以防余震。我恍惚答应了,等再次回过神来,已经走到家附近的小广场上。
  我想,现在还不是倒下的时候,我想知道更多的消息。就近找了间网吧,打开QQ,弹出了地震的新闻,群里身在外地的老乡也不停地更新消息。7.8级大地震,黑色的大标题刺到我的心里。但更令人担忧的是,网上搜索不到任何关于茂县的消息,只有在阿坝州门户网里,有个地震地图,显示茂县也在受灾范围之内。
  群里的每个人都很害怕,没人敢往坏的方面想。我只能告诉自己,家里的小砖楼是自己建的,应该稳固,而且门外有足够的空地,希望家人能及时逃出。下午2点多地震的时候,估计父母、妹妹和小外甥女都在家。
  但天气预报在瞬间打破了我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乐观情绪。“四川地区未来两天普遍有雨,夜间温度在20摄氏度以下。”即便顺利出逃,80多岁的外婆和4个月大的外甥女,能挡得住彻夜的饥饿和寒冷吗?!
  我无处宣泄自己的担忧,只好打开博客,写下了祈祷的文字:“虽然中央已经派了大量的救援人员前往我的家乡,但是到目前为止道路交通、通讯均已中断,我仍然不知道家里的情况,可以想象或许已经是一片废墟,我甚至可以听到到处的哭喊声,我早已是泪眼模糊,我多想听听爸爸、妈妈的声音。你们还好吗?你们知道吗,女儿的心时刻都在牵挂着你们,希望可以联系上你们,祈求你们能够安然无恙,女儿现在能做的就是为你们祈祷,祈求一份平安。”
  真的,我甚至自私地想过,希望大地震发生在西安,而失去消息的是我。我实在无法承受这种因为一无所知而带来的绝望。
 
羌族女孩寻找重灾区亲人的50小时——等待更让… - 南都周刊生活 - 南都周刊
 
5月13日凌晨2点到上午8点。
纳吉纳鲁

  唯一令人安慰的是,远在唐山打工的妹妹发来短信报平安,并且坚定地相信家人一定也没事。
  13日凌晨2点多,男朋友从工作的地方赶回来,我这才回家。电话一直没有接通,短短一个晚上,我用掉了两块电池。
  从电视知道,救援人员已经过去灾区了,路和通讯还是断的,但是我听呀听,就是没有听到“茂县”两个字。汶川和北川的情况都很糟糕,我真的不敢想象家里的情况怎样了。凌晨3点多,我强迫自己关灯休息。
  睡不着!新闻里播出的灾区画面一次又一次地重现,每个小细节都在极大地刺激我的神经。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夜晚,心里千头万绪,但无法组织起来。眼泪擦掉了,又掉下来。晚上温度比较低,要喝水咋办?万一生病了怎么办?还有那么小的孩子喝奶咋办呢?家人在黑夜里的无助,我有着切肤之痛……
  我想起最后一次跟家里通的电话,是在5月11日母亲节的晚上。妈妈在电话里说:家里都好,你在西安要好好照顾自己,注意饮食,要和公司的同事和睦相处。
  我给妈妈唱了我们的藏歌,《妈妈的羊皮袄》——-
  妈妈温暖的羊皮袄
  夜夜覆盖着我的梦
  喝一碗奶茶
  滚烫得像妈妈的话
  多少年在陪伴着我的旅途
  ……
  挂电话的时候,我说“纳吉纳鲁”,这是我们羌族语言中的“吉祥如意”——但是,为什么我对母亲的祝福没有实现?
  在天灾面前,我没办法埋怨谁……
羌族女孩寻找重灾区亲人的50小时——等待更让… - 南都周刊生活 - 南都周刊
德吉梅朵,26岁,羌族女孩,家乡四川茂县,现身在西安,至记者5月14日晚8点发稿时止,仍未有家人音讯
 
 
5月13日早上8点到14日下午5点。
茂县回家

  第二天,早上8点多,我还是上班。但我没办法工作,一直在看阿坝门户网、网易、QQ上刷新的滚动消息——还是没有任何关于茂县的消息。
  下午3点,四川又发生了6.1级的余震,我在西安感受到了轻微震动,但是大家没有像昨天那样恐慌。我在楼下躲了一阵儿,回办公室待到6点多才离开。这中间,我绞尽脑汁联系了一切可以联系的人,邻县的亲戚,成都的同学……但是,要么电话不通,要么他们也没有任何茂县的消息……
  群里的老乡开始商量,组织外地的茂县人从成都步行回家。我认为这不可行,毕竟路还没通。
  又过了一天!
  西安的部分地区停电,我依然在广场呆到12点多。马路上到处都是人,气氛比昨天好多了,大家有说有笑,我却依然沉重。
  30多个小时过去了!茂县还是没有消息。只有新华社短短的几句话——茂县县长高加军报告,茂县县城死亡27人,失踪4人,受伤327人。
  睡不着。睡不着。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已经有30个小时吃不下饭。喉咙里有东西堵着。
  5月14日一早,大家在群上讨论,死亡了的肯定不止27人,只是因为统计没有完成吧。
  而这个时候,北川的预估死亡人数已经锁定在3000到5000人了,那里成了地震的重灾区。
  有人去救灾了,总是有希望。
  但相比起来,我更担心老家,茂县成了孤岛。时间在流逝,我无法抑制恐慌。我已经在心里接受家里房子坍塌的可能,只是希望人员没有伤亡,家人能够得到善后。
 “9:20,我们某红军师的500官兵昼夜兼程,徒步开进,于9:20到达茂县。”曙光微露。
 10点多的时候,我终于拨通了阿坝州应急办公室的电话!一位办事员告诉我,虽然县城房屋倒塌情况严重,但人员伤亡可能没有预想的严重。
  但我还是哭了……茂县10万人,要确切知道家人的消息不知要等到何时。我对打通家乡的电话已经不抱希望了,房子倒了,固话肯定没法再打通,而父母的手机很可能也没电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他们联系我。
  我加入了老乡建的“茂县回家”的QQ群,打算路一通就回家。
  没办法,我一定要撑下去。
  我在一首小诗里写道,家就是永不落下的太阳。现在,我就是追日的人。
  注:截至记者发稿时止,茂县105000人受灾,死亡95人,伤836人,失踪92人,伤者56人是重伤,需要转移。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