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都周刊

观点平衡世界

 
 
 

日志

 
 

重难之镇北川 军警和消防人员的血肉救援路  

2008-05-17 00:39: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都周刊记者 覃爱玲 张守刚北川报道 编辑:张鹏美编:高爽 
重难之镇北川 军警和消防人员的血肉救援路 - ndzksh - 南都周刊
5月13日6时,北川县城在大雨的浸泡下已成为废墟。由于余震不断,山体滑坡,巨石挡路,解放军战士冒着生命危险用担架救助受伤的灾民。南方都市报记者 孙涛 摄
 
  重难之镇北川,仅有的两条与外界通道都被地震损坏,至今未能实现与外界通车。在巨大的灾难面前,逃生与救援之际,道路成为生命的氧气。

  地震发生前,有两条公路可以从成都方向通往北川县城,一条走绵阳、江油一线,这是路况较好,平时走得较多的;一条是经安县一线,路况更差一些。地震发生后,两条公路都受严重破坏而中断,这意味着通过公路的大规模救援工作已经不可能。

  5月13日下午,我从成都开车经绵阳、江油一线,往陈家坝一带行走。沿路,时时可见人群聚集在户外空旷地,有的搭起了各种各样的帐篷。从江油市开始,车便在蜿蜒的山路上艰难行走。公路右侧是很高的山峰,有不少新鲜的滑坡痕迹。路上时而可见从山上滚下来的巨石,有的比汽车还要大得多。还见到两辆因被石块砸坏而被丢弃在路边的小汽车,看起来令人心惊。加上一直下着小雨,令人对随时可能出现的险状担心。

  下午5点多,我到了在半山坡上的赵家坝乡。从车上可见,公路对面是一排排的高山,山间烟雾缭绕,时而还可以听到“哗哗”的山体下滑的声音。路边几个村民指着对面一片连绵的高山对我说,那些正在滑坡的地方原来都是一个个的村庄,而现在……村民无语了,我也无语。

  由于前两天北川一带一直持续小到中雨,山体滑坡的危险加大,灾区的未撤离群众生活也更为艰难。对于从中间完全断开的交通要道赵家坝桥,当地实施救援的部队工作人员对我说“这座桥在短期内根本没法修复”,车辆无法从这里进入北川。

  晚上8点多,我离开赵家坝乡往安多县方向走。从安县进入北川县境内后,沿路不时可见大面积的滑坡,房屋不少倒毁。江油一线公路时而可见的滑坡,这里已是随处可见。

  晚上约12点,我到了北川中学,即此次北川县救援指导中心所在地。在离学校很远处,运送救援物资的车队就排了长长的队,都停着没有走动。北川中学既是现场抢救指挥中心,也是伤病人员的中转站。记得新华社的报道说,13日早晨8点多,首批军人通过徒步行走,穿越路面状况异常恶劣的两公里,到达北川县城。北川县城目前抢救出来的人员全靠徒步进去的军警人员“七八个人救一个”地运出来。13日当天,军警人员徒手从北川县城抢救了三百多名受害人,伤势严重的马上送到绵阳等地,轻伤者则在当地进行处理。

  目前达川县城与外界唯一的通路,仍然是军警和消防人员等“血与肉”的身躯臂膀。想起了白天一位现场救援指挥中心的工作人员对我说的话:“什么时候修通?这条路要好几个月才可能修得通!”
 
欢迎订阅南都周刊,邮发代号45-139。网络转载请注明,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更多内容详见:南都周刊电子报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