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都周刊

观点平衡世界

 
 
 

日志

 
 

做志愿者,不做灾难游客  

2008-06-05 09:07:10|  分类: 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都周刊编辑:张平扬 特约撰稿 田爱民
做志愿者,不做灾难游客 - 南都周刊生活 - 南都周刊
金花村房屋毁坏严重。田爱民摄
 
  约稿的朋友特意交代,这篇关于志愿者的文章以写我做了什么、看见了什么为主。我还在灾区的时候,有人酒后撒泼打来电话问过我,你能干什么?还不如回家照顾老婆和孩子去。他说得不对,但我无力反驳。

  我是15日去震区,20日回的,总共干了3天。头一天在绵竹市遵道镇。我看见的灾情比我想象中要厉害。我很少去看那些惨烈的场面。当地财税所一江姓工作人员介绍伤亡数据时我也没认真听,听了也没去记,他带我们见的每一个人都很惨,所以没法写。

  在我徒步走向镇郊的金花村的路上,山体滑坡不算厉害,但路已完全变形。我看见两边大山的植被异常多样丰厚,道路下方的小溪非常清澈。路上能听见蝉鸣,但没有一只鸟叫。在金花村,我看见有一面墙没有倒塌,所幸村民不多,大概有20来户(不准确)。我一共看见了3个人,其中一对年轻的夫妇,他们在自家房屋的废墟中寻找可用之物,因为四周非常安静,我走过去的时候,那女人吓了一跳。整个金花村给我的感觉比较富裕,有好几户还装了太阳能热水器。有一户供着一大尊菩萨。因为金花村太安静了,给我的感觉是这里的人已经转移到镇上去了。而那些废墟,我肯定有拿着生命探测仪的解放军在上面走过。据遵道镇镇长说,整个金花村只有一人死亡。

  到了下午5点左右,同去的向大得和其他二位因为发现救不了人而倍感失落,为了不让自己成为灾难游客,就提前回去了。我和某镇武装部副部长、野外救援队队长向绪侠坐他们的车在成都分手,去了都江堰。

  就我的所见而言,无论是遵道镇还是金花村,人们完全可以用竹木来修建房子。我这里没有指责的意思,只是一个建议。更多的建议有房屋评估专家来提。5月19日我在都江堰打消毒水时,在青城豪生国际酒店见过这批专家。其中一个专家让我给他的鞋子喷了消毒水,他说他的脚突然很痒。青城豪生国际酒店是按抗8级地震修建的,只在二楼的走廊有一段裂纹。那天我极不负责地把喷头开到最大,但当我打完了回到救护车上时,向绪侠已经等我老半天了。我摇了摇他的药桶,足足还有大半桶。

  跟我们一同打过消毒水的有两位年轻小伙子,其中一位的老家是卧龙那边的,小伙子很瘦,七八十斤重的药桶背上身后,他要努力勾着脑袋才能走路。一个星期来,他跟他的父母和家人一直还没有联系上。现在应该联系上了,因为卧龙的情况不是很坏,那里的大熊猫都能安然无恙。这两个小伙子都是都江堰市人民医院的医生。

  在遵道镇,一位妇女不要向绪侠的钱。她说她不需要钱,她只是想见到她的丈夫。她的丈夫据镇长说,不知是在汶川还是北川的煤矿里,没有消息。他们的女儿是遵道镇幼儿园70多个遇难者之一。
 
  在都江堰,从疾控中心到汽车站有两分钟左右的车程,带我们去的三轮车司机问向绪位要15块钱。向绪侠踢了他一脚,并把撕掉的100元扔在他脸上。也就那个位置,有一个边走边把一袋饼干小心放进口袋的老人向我们走了过来,他走得很急,当时一位朋友托我代捐的1000块还有200没捐出去,我把钱取出来时,那老人在离我有10来米远的地方过了斑马线。后来我们在成都下车时,我把它给了坐在最前排的一位抱孩子的老婆婆,她的媳妇要我留一个电话,我留了。她们是从青城山来成都投靠亲戚的。

  到都江堰的当晚,一个骑着摩托的中年男人带我们找疾控中心。城里没有光,路灯只在一侧零星开放。他有些迷糊地一路唠叨。5月12日那天他在德阳一家化工厂里上班,也是今天才来。他带我们找到疾控中心后,发现我们要找的人不在,他有点生气,但不妨碍他给我们要找的人打电话,继续找。在他接下来的唠叨中我得知,他是来找父亲的,找了一天没有找到。找了不下一个小时,我们终于找到了从家乡开来的救护车和司机。不知怎么回事,下车时我把他当成了摩的司机,递给他20块钱。他当然没有要。街上非常凄凉,我问他打算去哪里。他说还得去找。这件事我永远忘不了的。

  我想起在遵道,一位老婆婆坐在马路边的田埂上,椅子底下放着一只红色的塑料盆,地上顺着田埂横着两根拳头大小的木头,下面垫着砖头。坐在砖头上的女人不知是她媳妇还是女儿,两人的中间放着矿泉水和干粮。她们都很安详,或者说麻木。她们没有帐篷,也没有要去找帐篷的意思。那时候向绪侠骂了第一句娘。此后他多次骂人、流泪。

  我所见的那些不幸的人,他们无一例外非常沉默,比我们都要平静。他们是真正不幸的人,因为无辜,他们与真正的爱和同情相距最近。
薇依说,若这世上没有不幸,我们会以为自己在天堂。

  遵道镇有大片大片的良田沃土,我离开的时候那里的油菜和麦子快要熟透了。油菜熟透在地里是无法收割的。麦子的情况我不太清楚。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