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都周刊

观点平衡世界

 
 
 

日志

 
 

民间建筑师在行动  

2008-06-06 14:48:25|  分类: 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辑/潘葱霞 南都周刊记者叶伟民成都、都江堰报道
民间建筑师在行动 - 南都周刊生活 - 南都周刊
聚源中学综合实力在都江堰农村地区排名第一。   资料图片
 
  6月3日下午,成都玉林南路一个宽敞的复式办公室内,刘家琨正坐在一张实木茶几前,向来访者讲述一个叫“再生砖”的灾区重建计划。
他的基本构思很简单:回收再造废墟材料,然后做成轻质砌块,作为灾区重建的材料。“它既是物质方面的‘再生’,又是精神和情感方面的‘再生’。”

  理解这句话并不难。如果此法可行,灾民可以把自家废墟里缺了把儿的茶杯、碎裂的瓦片和砖块经过一系列工序,重新造出建筑砖,砌成一个新的家。这个计划除了环保等客观效果,对曾失去家园的灾民来说也是一种心理抚慰。

  “我们会先交给农村小工厂做,如果成功,离村民自造再生砖就不远了。”刘家琨说。

  若是以前,很难想象这个已跻身国内一流的建筑师会将目光盯在几块砖头的生产上。“现在灾民最需要的是房子而不是建筑作品,所有人都应该放下身段。”刘家琨说。

  5月14日中午,震后第三天,刘家琨召集了工作室的几个同事,开车赶往聚源镇救人。聚源中学的灾情让他如坐针毡。15年前,他和罗中立、周春芽等著名艺术家在镇子里度过了3年的创作时光,这里是他艺术生涯的起点。

  现场的场景比想象中还要糟糕。刘家琨和同事们在雨中徒手搜救,但收效甚微。在更为偏僻的向峨乡,刘家琨看到了更为惨烈的景象——整个镇子几成废墟。看着痛苦的人们,刘家琨深感个人力量的渺小。

  随着从感性到理性的回归,志愿者刘家琨也慢慢变回建筑师刘家琨。“去现场参与救援,是作为一个人的直接反应。而作为一名建筑专业人士,则更应该把专业知识最大限度发挥到灾区重建工作中来。”

  刘家琨思考的第一个问题是:灾难面前,如何让建筑不再成为帮凶,尤其是学校。

  这需要广泛的实地考察和详尽的数据搜集。

  5月15日,都江堰向峨乡,地震把这里夷为平地。

  “我女儿还在,骨头断了。”“跑出来的?”“刨出来的。”刘家琨在此偶遇一名中年男人,他一直低着头,说话时眼睛谁也不看。

  刘家琨惊讶于他的冷淡,但抵达向峨中学遗址后,他才觉得刚才的惊讶实在有点奢侈。刘家琨发现,向峨乡中学校舍的设计是不规范的。向峨中学的操场是用预制板盖住山沟而成的,而教学楼就建在了倾斜的坡地沟边,不符合规范设计要求。“偏远山区,没有能力也没有意识请人进行正规设计。”
 
  在接下来的一个多星期里,刘家琨还到了绵阳、绵竹、什邡、彭州等重灾区考察了10多所学校。在一些偏僻的农村,后期重建力量薄弱,有些还成了盲区。
 
  “信息不对称将成为重建过程中的掣肘。”原北京某设计院副院长汪小燕从灾区回来后说,在她考察过的5个乡镇里,有些地方志愿者泛滥,保障充足,有些地方却冷冷清清,缺乏技术支持。“如果能平衡一下力量分布,才能从整体上保障重建速度。”

  “应该有这样一个平台,直观详尽地记录各地受灾的情况,避免遗漏,同时还可以供各方力量共商援助对策。”于是,刘家琨和几名建筑师志愿者在亲赴一线搜集来的数据基础上,利用Google地图制作了“汶川地震房屋受灾情况”,上面标识着每个乡镇建筑受损情况和重建计划。
紧接着,刘家琨建了博客“汶川震后再生”,把“受灾地图”放在里面,希望作为一个灾区重建的联系平台和工作站。

  地震发生后,张志强在广州携同几位建筑师发起了“土木重建”计划。与建“不倒的房屋”的习惯思维不同,张志强他们的计划刚好相反,是以轻钢或者纸皮等原料建一座“倒了也不会压死人的房子”。

  此外,台湾建筑师谢英俊天然材料造屋法,深圳余加的廉价过渡房方案,还有日本的报纸纸皮造屋法,都几乎在同一时期为灾区提供不同的重建建议。

  刘家琨的出现让这些松散的民间力量找到了结合点。“他很有威望,大家自然服他。”张志强说。

  各地建筑师联盟或工作室纷纷报名加入刘家琨的调查团队,还有些纷纷要求捐款或捐建学校,并以志愿者的身份参与灾后重建。

  这个博客也迅速成了建筑界关于这次震灾研究和灾后重建的平台,目前,刘家琨已经收到日本、英国、美国、中国台湾地区等全球各地建筑师寄来的资料。比如一位朋友提供了英国伸缩式简易房的最新研究设计方案,另一位台湾设计师则提供了法国一家建筑机构的信息,他们有一批建筑师专门研究设计“紧急住宅”。

  此外,还有彩钢夹芯板社区规划设计研究、其他材料快速建筑设计研究,就连尚在学校的建筑系学生,也把他们的论文寄来了。

  很快,刘家琨的博客就有26家义务设计单位和2个合作单位,此外还有11家媒体支持加盟,仅半个月点击率就已近万。刘家琨的博客无疑成了一个国内精英建筑师的“点子”集散地。

  灾后重建将是一个艰巨而漫长的过程。日本阪神地震灾后重建花了10年,台湾“9·21大地震”后的重建周期也大致相同。而此次汶川地震重建时间已宣称暂定为8年。

  “我们可发挥的空间还有很大。”刘家琨说。

  现阶段,刘家琨和他的同仁们将工作重点放在了学校造价评估上。“这段时间人们捐助的热情高涨,有些人想捐建学校,但是各地报价不一,我们想让它透明化。”

  经过一个多星期的实地考察和计算,刘家琨把估算结果公布在网上。“捐建小学一平米造价约1200-1500元,如果严格按照此标准建造,校舍质量就能得到保障。”他说。

  老人朴素的愿望让刘家琨明白,灾区人民现在需要的是具有情感归属的房子,而不是漂亮但陌生的建筑艺术作品。

  “现在存在一个误区,很多民间建筑师把所有精心投入到为灾区设计一个建筑作品上。”刘家琨说,“但单个作品是解决不了问题的,灾民们甚至不需要这个。”

  刘家琨说,像汶川地震后,数以百万计受灾群众的安置工程,一定要靠政府行政力量推动。而民间建筑师,则应利用其独特的视野和群体特点,与主流方针政策起互补和促进作用。

  最近的刘家琨开始着手明确他们在即将到来的重建安置大潮中的角色和地位。他把未来的工作分为三个阶段:首先是筹备阶段,尽可能联合更多的力量,进行先期的观察;二是过渡房阶段,这一时期民间建筑师着重寻找政策照顾不到的盲区,作为力量补充;最后是永久重建阶段,这是民间建筑师大展身手的时候,从勘察水土到重建选址,都能做大量的工作。
 
  6月2日,“汶川震后再生”博客上贴上了一个新帖,名为《为死去的孩子设计个家》,主题是“爱和尊严”。

  一组四张黑白照片闪动,里面都是死去孩子的墓地,没有鲜花,没有墓碑,只有光秃秃的一堆土。在项目要求里,刘家琨向同仁提出三点:“要充分考虑当地人的经济能力;可能以后重新火化安葬,以骨灰盒安葬;今后一定会重新安葬他们!”

  “一些别人来不及考虑的细节工作,都在我们的视野范围内。”他说。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