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都周刊

观点平衡世界

 
 
 

日志

 
 

特别讲述:京沪非主流奥运生活  

2008-08-18 10:32: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并不是每个城市都能有幸与奥运结伴,不论是奥运主办城市北京,还是协办城市上海,两座气质迥异的城市的市民正在经历一场不同的生活体验。
在北京,安保措施严密,城市运行有序,志愿者的身影出现在几乎每一个角落,北京市民调整自身的生活,以自己的方式支持着奥运。

编辑/潘葱霞 南都周刊记者 陈鸣 谢海涛莫中客北京、上海报道



2008年8月9日,北京著名的旧货市场潘家园是游客喜欢逛的地方,生意如常,奥运气氛浓烈。  记者 郭继江 摄



2008年8月8日,北京天安门广场,一对美国情侣在体验北京的奥运情怀之时,面对中国百姓来了个吻。王俭 摄



  在上海,这个很多人心目中中国下一个奥运会举办城市,节奏依旧。经历过多次上海合作组织、亚太经合组织和世界夏季特殊奥运会等大型活动,上海人态度淡定,波澜不惊。

  这个夏天,在奥运宏大叙事背景下,在观赛看球主流活动之外,人们同样有着自己的活色生香、聚散悲欢,雪泥鸿爪,林林种种。
它们,或许注定将成为众多中国人的记忆。

  进站安检时,他包里的一瓶眼药水被取出来翻看后,又被礼貌的工作人员塞回包中。

  10点,他到达惠新西街北口站,一出站便是北四环,鸟巢和水立方离此只有2公里左右。一位警察十分友好地要求检查李双阳的身份证,在配合要求之后,警察向他敬礼道别。华堂商场门口的过街天桥,人群被分流:对面过来的一排人走完,这边的人才走过去。

  10点半,大汗淋漓的李双阳等来了前往中关村的公交,随后便发生了被拒载的一幕。

  最终售票姑娘遵照公交公司领导的指示向李双阳道歉,冷静下来的李双阳也对自己在公共场所的“刺儿头”表示惭愧。车上的两位洋乘客带头给二人的礼貌和解报以掌声。

  11点10分,他在中关村和朋友碰头,找到一家餐馆吃饭,落座后正要点燃香烟,服务员过来提醒,奥运期间该餐馆禁烟,李双阳合作地把烟头掐灭。席间,刘翔和姚明这两个上海人成为他们讨论的焦点。

  13点半,饭局结束。李双阳听从了朋友的忠告,改走三环乘坐300路快车回家。这一天,公车上人并不见得比平常少。李双阳在人缝中艰难站立,左摇右晃,半小时后他等来一个座位。一位老人上车,李双阳正犹豫着是不是该起身让座时,前排的乘客已纷纷起立搀扶老人。李双阳觉得,申奥成功之后,北京人的素质有了非常明显的提升,以前他见过一车人都不给老人让座的,最后售票员只好强行赶走坐在“老幼病残孕”座位上的一中年男子。

  “300快从来没这么快过”,李双阳说。汽车单双号分流行驶,再加上分道,将近16点,李双阳就回到铁营桥的家中。

  上楼之前,他在附近的超市买足了大米和鸡蛋。“在家看电视可能是上选。如果不是有必要,奥运期间我轻易不出门了。”


2008年8月8日,上海市民在姚明于静安寺开办的姚餐厅观看奥运会开幕式直播。徐晓林摄



下一页




上海的宽松
  与李双阳的出行之苦相比,远在1088公里之外的上海,媒体人方岱无疑要轻松很多。虽然每天坐地铁,他同样回避不了安检。
8月10日下午,前往上海体育场看球的方岱冒雨赶到人民广场地铁站时,入口处已排着长队,形形色色的乘客如进火车站一样,将所带的包放上安检机的传送带,雨伞在地上滴着水。

  人们对此似乎已经习以为常。

  这一天,地铁候车区,早不见了往常的售报摊,从8月5日开始,上海所有的地铁通道、站厅站台内的商铺停业。按照有关部门的部署,经过上海体育场的地铁1号线、4号线,以及68条公交线路、近1600辆公交车已安装视频监控系统。

  虽然上海的安保已落实到居民楼组长一级,但与北京相比,上海的气氛无疑要宽松得多。下午4点多,方岱随着嘈杂的人群走出上海体育馆地铁出口时,大雨如注。他看到,漕溪北路的对面,如白色巨碗一般的上海体育场,远远地矗立在雨雾中。

  这个可容纳8万名观众的“上海市最佳体育建筑”,1997年建成时,成为当年举行的中国第八届全国运动会的主会场,2007年,上海在这里举办了世界夏季特殊奥运会。

  上海体育场旁边零陵路与天钥桥路一带,是比赛期间唯一交通管制的区域。零陵路路口站满了警察,一道绿色的铁栅栏,把上海体育场紧紧围住。铁栅栏和警戒线前,每隔20米,就有一名武警站岗。

  离17点的比赛时间已近了,零陵路731号的马哥孛罗面包店的灯光还在亮着,离它不远的彩票售票亭还在开着,而它们与上海体育场隔路相望,相距不过数十米,它们身边,数栋大厦如巨人一般,俯瞰着上海体育场。再过去,星游城广场一楼的官禾粉邸、天钥桥食堂,依然食客不减。

  上海的生活,依然按自己的轨迹运行着,只有马路上铺天盖地的宣传彩旗、广告橱窗,提醒着人们奥运无所不在;这个内心细腻注重外部形象的城市,为了营造浓厚的奥运氛围,动用电子显示屏3.5万块,灯箱3300只、大型户外喷绘300块、迎风对旗6000对。

  只有上海体育场内世纪联华超市的停业,让周围的一些居民感到不便;华苑楼盘租售中心贴着的通知,提醒着业主因道路交通管制,办理交房时间为上午8点至中午12点时,人们似乎才感到奥运对生活的影响。


2008年7月20日,上海体育场,武警战士在隔离墙内站岗值勤。鲁海涛摄



2008年7月6日,北京地铁一号线,人潮汹涌。 记者 范舟波 摄



  安保的紧张,比赛的激烈,未能阻止浪漫在京沪两座城市蔓延。2008年8月8日,农历七月初八。在中国,8是个吉利数字,它是发财“发”的谐音。这是一个普通公民与国同庆的日子。

“到没有奥运的地方去”
  在北京,邓文博的选择似乎更适合害怕热闹的李双阳——暂时离开这个城市。

  邓在离鸟巢不远的一家企业工作,为了迎接奥运,公司的员工将享受近一个月的带薪假期。放假的消息让整个公司员工欣喜若狂。“五一长假取消了,没想到迎来了奥运长假!”

  放假成了奥运会期间很多人的意外之喜,大部分北京企业在奥运期间都有长短不一的假期。这是北京市政府奥运期间减少交通流量的一个举措。

  在中国中纺集团公司,上班时间从早晨八点半推迟至九点半,下班时间也提前一小时,员工实行轮休制度,旗下的子公司“中纺物流”则已提前一周通知海外的羊毛和葡萄酒供应商8月份不必频繁来电来函。同样“轮休”的还有北京的私家车,单双号限行一举减少了百万车辆上路。
邓文博决定驾车出京。他在网上发了一个帖子,试图召集更多的志同道合者,没想到立刻有数十人响应。

  同外地人争着进京看奥运的热情相反,趁奥运离京度假成了互联网论坛上最时髦的话题。有些“城市出逃”者甚至设计好了十几条自驾车出京游路线,从蒙古草原到新疆戈壁滩,从秦淮河畔到藏滇边陲,吃喝住行,各种方案应有尽有,引起了网友的热烈追捧。

  出京之前邓文博料理好了北京的所有事务,包括将自家的“孔夫子”——一条宠物狗寄养在朋友家。他把返程安排到奥运会闭幕之后,那样回京方便得多。

  邓文博和“孔夫子”相依为命,他至今没有北京户口,奥运来临前他办理了暂住证。“出去透透气对我们这种北漂一族,也是一个不赖的选择。”他说。

  北京市政府对市民出京旅游同样热心。北京旅游局编制了《京郊旅游手册》免费向市民发放80万册,旅行社也增加了许多面向北京市民的旅游线路。北京市旅游局局长张慧光说,“我相信能够满足奥运期间北京市民出京游、特别是郊区游的旅游需要。”

  市场研究机构益普索(IPSOS)7月发布一份调查显示,奥运会期间,北京等4个奥运举办、协办城市以及3个非奥运城市中,近1/2在职员工计划休假,1/3的被访者计划去外地旅游。

  在网上引起热议的是一位受人瞩目的“大人物”。演员徐静蕾在奥运会开幕式前一个月就离开了北京,前往美国学习英语,奥运会后

  才会回国。有网友戏说,徐静蕾是第一个公开在奥运期间离京出门旅游的明星

  不过徐静蕾则澄清她的想法很简单,“为了支持国家支持奥运而离开北京。因为在奥运期间出门会阻碍交通,并给外国的游客带来不方便,不如到没有奥运的地方。”

上海青年方岱大隐隐于市
  与北京人的离城相比,一些上海人选择的是大隐隐于市。似乎隐在自己的生活方式里,就可与奥无争。

  8月10日那天,方岱是一个人去看球的。他的准女友,像大多数时尚上海人一样,喜欢的不是体育场,而是新天地。那个号称沪上最有品位的消费场所,从外表看黑乎乎的石库门房子,有着一颗霓虹闪烁的心脏。

  在这个上海滩有名的高尚场所,谈论体育似乎是一件粗鄙的事情。在这里的酒吧里,黑衣的女服务生,如蝴蝶般穿梭,大屏幕上,女排姑娘们跃起扣杀的身影,成为肌肤美女和老外窃窃私语的背景;而游泳接力赛的选手,像青蛙一样一个一个跳下去,无声无息,他们的声音淹没在舞台上黑衣男人的萨克斯风里。

  在新天地,方岱觉得那个令整个世界人都聚集到中国的奥运会,离这里很远。只有在靠近电影院的一侧,奥运金牌榜上滚动的红色数字,还在提醒着人们:奥运会的比赛方兴未艾。

  “关阿拉啥事体?”很多上海市民这样形容他们与奥运的关系。在方岱看来,上海是一个有着外地人难以理解的独特格调的城市。也许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洋场金粉,民国时霞飞路上的摩登气质,余韵如旧时王孙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使得普通上海人对宏大叙事并不感冒,对于过日子,每每有着自己的活色生香时尚摩登,有着自己的生活逻辑。

  这样的生活逻辑,在豫园商场的保安陈有亮(化名)身上有着极好的体现。虽然为看开幕式,他一天都没有出门,甚至中午朋友打电话邀他到浦东打麻将,他也没有去。但开幕式之后,他的生活又恢复了常态,做一天休息一天,休息的时候,就去和朋友打打麻将。

  在方岱冒雨赶往上海体育场时,他的一个网友、华东师大的Candy,就要“18岁出门远行”了。中午12点,她和父母,从闵行龙柏坐车到了市区的凯旋路,在比较高档的阳光名邸大酒店,美美地吃了一顿。下午2点,一家人赶往浦东机场。在那里,她将和五十几个校友会合,去美国迪斯尼实习。方岱对她开玩笑说:你就这样狠心,丢下奥运不管了。

  对于北京奥运会,上海有着自己的节奏,从官方到民间。这个中国最大最具现代化,以金融首都自许的城市,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历史背景赋予它特立独行的意识。只在上海举办12场足球比赛的北京奥运,并不是这个城市生活的全部内容。

  《华尔街日报》的记者惊奇地发现奥运会开幕之夜,当来自世界各地的运动员鱼贯进入“鸟巢”的时候,上海的倒计时牌上显示的却是631天。上海人正在计算这座城市离2010年世界博览会开幕剩下的时间。

8月8日,我们结婚吧
  安保的紧张,比赛的激烈,未能阻止浪漫在京沪两座城市蔓延。

2008年8月8日,鸟巢外观赏烟花的北京市民。 郭铁流 摄

  2008年8月8日,农历七月初八。在中国,8是个吉利数字,它是发财“发”的谐音。这是一个普通公民与国同庆的日子。

  在北京,海淀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一条“百年祈福,百年奥运,百年好合”的横幅高挂在门口,众多新婚燕尔在横幅上签名。有记者戏称:开幕式这一天,地球上比鸟巢更热闹的地方就是北京的婚姻登记处。

  “感谢这么多记者见证我们的婚礼”,于详此刻站在众多的摄相机前喜不自禁。他是在中关村理想国际大厦里工作的一个小白领,这一天他与女友长达八年的马拉松恋爱画下圆满的句点。他向众人展示的结婚证上写着日期2008-08-08。

  早些时候北京坊间曾有传言:由于政府机关在奥运期间休息,8月8日不能登记结婚。于详和妻子一度以为“奥运婚”没戏了。所幸北京市民政局副局长郭旭生出来辟谣:“未婚男女能够选择在任何一天结婚,为什么8月8日就不行?”

  于详通过北京市政府官方网站提出申请,但在网站上只能选择日期范围,能否在8月8日结婚也取决于运气。结果是,于详和妻子的运气很不错。

  近3600对新人前来办理登记手续,这个数字创下了海淀区单日结婚登记数量的新高。

  陷入“疯狂”的不只是北京人。民政部的统计显示,仅全国县区级以上民政部门婚姻登记机关共办理结婚登记31万对。这是1949年以来民政部门迎来的最高的结婚登记纪录。

  而在上海、广州等地,想在这一天离婚的夫妇也意外地获得了几天“再考虑”的时间。为满足众多新人的结婚需求,广州、上海、西安、大连等地的婚姻登记机构发出公告8日停办离婚手续。

  前来凑热闹的还有宝宝们。

  2008年8月8日上午9点30分,随着一声响亮的啼哭,上海市卢湾区妇幼保健院里诞生了当天的第一个“奥运宝宝”。上海计生委预测,2008年“奥运宝宝”将达17.5万人。

  在方岱赶往上海体育场之前,他收到朋友朱琴的短信,“于8月8日上午9点30分生子程起航,母子平安。”

秀水街的商人和城隍庙里的卖家们
  在方岱走向上海体育场安检处时,经过的万体综合商店,摆上了比往日多了两三倍的矿泉水、饮料。在万体馆附近开店20年,老板周女士对奥运商机的到来格外敏感。

  在北京,一些预期悲观的商人也突然发现,老外如涨潮般涌来。

  这也拖累了陈旭到天津看足球赛计划,公司上下最近处于极度繁忙和紧张的状态。

  他所在的秀水街是北京著名景点。这里曾以贩售各类“物美价廉”的假货而闻名,为迎接奥运,几年前市场就开始整顿。在2007年,他们引进“全聚德”、“瑞蚨祥”这类的中华老字号,力图改变形象。

  秀水街商场的经理汪自力说:“火爆的生意标志着秀水街奥运营销策略的成功。”

  “如今这里是各国政要在北京首选的购物中心”,负责秀水商场接待事务的陈旭说。这里也许是除了人民大会堂之外,外国嘉宾碰面最多的地方。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的夫人从8月4日起,先后三次到此购物,新西兰、罗马尼亚、津巴布韦等国的元首夫人也都频繁光顾。

  这也让商场安保力量很紧张,特别是8月11日,美国总统布什的父亲老布什和罗格夫人同时出现秀水商场三楼,两人身旁各围拥了数十名保镖,再加上记者,几乎比普通顾客还多。

  很多体育迷最近也专门守候在此,卡卡、科比、吉诺比利、斯科拉等人在此频频露面。商场最大的主顾是姚明在NBA休斯敦火箭队的队友穆托姆博,他一口气订了11套西装和20件衬衫,另外委内瑞拉和瑙鲁两国开幕式上的服装就是在这里专门订做,每一件价格都在千元以上。

  有商户开玩笑说:“每天数数这里保镖的数量,就知道晚上中南海会摆几桌。”

  奥运经济在一年之前就被北京的商人们挂在嘴上,一年之后,有人欢喜有人愁。


2008年8月11日,人们在北京南锣鼓巷的茶馆里喝茶赏花。  吕佳摄



  在北京喧闹的三里屯酒吧街,一些小餐厅由于卫生未达标被限期整顿。一些酒店的老板一度担心签证限制影响入住情况,但在调整价格和预订策略之后,“实际入住情况虽然不很理想,但并没有想像中严峻。”北京东方君悦大酒店的一位大堂经理表示。

  北京商家的这种谨慎,在淡然的上海老板身上很难找到。

  衡山路顿迪酒吧的老板殷顺认为,奥运对上海的商业拉动作用并不会太大。“奥运会晚上的比赛一般八点开始,正是吃完晚饭的时候,和酒吧营业高峰是错开的”。

  位于南市区的上海最大的古典园林区豫园商城,其南侧的城隍庙为独具上海特色的综合性商业中心。早在6月,这里的400多个员工胸前戴上笑脸徽章,成立“观光购物接待专员”队伍,准备迎接来自天南海北的奥运游客。

2008年8月2日北京,鸟巢外观看彩排的人们。 郭铁流 摄

  不过随着奥运会的到来,游客反而有所减少。在这里值勤的保安陈有亮说,从前豫园时尚街的通道上,人多得走不动,现在很多人在家里看比赛,客人自然少了。

  上海航空国际旅行社的沈小姐,在8月10日,接来了她在奥运期间的第一个外国旅游团。她说,奥运期间,国外游客也减少了。

  《上海“福娃”三天销售60万元》、《奥运商机带动高清电视机热销》、《经济型连锁酒店和旅游界签署了奥运期间预订客房合同》,媒体上不断升温的报道也表明,精明的上海人不会放弃任何商机。

  在上海体育场所在的徐家汇商业区,太平洋百货旁边的大红横幅上,似乎反映了这个城市的另一种雄心与抱负:“迎奥运、迎世博”。

黄牛最好的光景,最坏的光景
  下午5点,方岱终于站在上海体育场四号安检处。挤在长队里,他忽然有些担心手里的黄牛票是不是真的。

  黄牛似乎无所不在。8月7日晚上,北京展览馆旁的肯德基门口,昏黄的路灯下,曲滟小心翼翼地向经过的路人询问:“谁要今晚彩排的票?”

  其实这都是小票,如果客人主动问到奥运门票,曲滟便会兜售她那张可以卖到四千以上的田径票。“有时候卖一百张普通的演出票,都没有一张奥运门票赚得多。”

  但在第三阶段门票销售中60多名“黄牛”被抓之后,“曲滟”们开始转入地下。奥运期间风声很紧,就算是最普通的演出,打击倒票的行动也在强有力地进行着。

  “现在便衣也很多,一不小心就会上钩”,现在曲滟只能假扮高校里的学生,编造各种理由来倒票。

  从首轮购票结束后,一些高价票就开始以各种各样的方式现身网络。在论坛,或者MSN、QQ的签名档上,奥运门票转让的信息满天飞。在淘宝网上,女子800米半决赛、女子铅球决赛、男子400米栏半决赛、男子100米决赛等十几个项目的奥运门票均有人转让,有不少人还同时转让数种票。8月20日晚110米栏半决赛的800元A票,最低价格已喊至6000元。

  与北京的球市火爆相比,上海赛区的球票卖得似乎并不好。

  8月9日,方岱前来买票的那天,在上海举行的12场比赛中,仅8月7日、10日有阿根廷参加的两场比赛,以及男足半决赛的票子卖完了,而其他场次的票子都还有剩余。

  方岱最终从黄牛手上买到一张8月10日阿根廷对澳大利亚比赛的门票,60元的球票,以350元的价格买下。

  排队,安检,开包检查,经过20分钟,方岱终于进入了上海体育场,山崩海啸般的呼喊声中,他看到容纳八万人的体育场几乎座无虚席。

坐回电视前

  8月10日,在方岱前往上海体育场看球时,苏北姑娘吴玲玲,还在豫园时尚街上班。她因为没有看完开幕式,而被保安陈有亮嘲笑:“开幕式,13亿人都去看了,就你一个人没看”。

  吴玲玲觉得自己很委屈。8月8日那天,豫园商场大小商店,七点就关门了。吴玲玲下班后,就跑到对面的老城厢小吃广场上,看那里的大屏幕播放的开幕式。当时,广场的地上、椅子上全是看开幕式的人,没想到了8点半,屏幕上改放广告,等了一会子,不见变回来,吴玲玲只好失望地走到河南南路,坐车回家。

  奥运开幕式,在8月8日这一天,成为举国关注的大事。似乎,无形中有一种力量在运行,裹挟着强烈的民族情感,强大的道德压力,以及奥运仪式本身的神秘感,迫使无数“离经叛道”的人,在晚上8点乖乖地回到电视机前。

  在北京,来自山东济宁的张宣十分庆幸自己没有趁假期离京回家,电煤价格的大幅上涨已经使那里的农村不时停电。8月8日那天开始,家里人就不时打电话来跟她抱怨看不了奥运会,并好奇地询问:“北京现在热闹极了吧!”

  北京国美电器方庄店的店员介绍,最近一段时间电视机销量比以往增加了近一半,热销在8月初达到顶峰,很多平时不看电视的白领夫妇都临时决定购买。

  位于北京最繁华的CBD的世贸天阶,一道长250米、宽3米的巨大天幕已经拉开,各种肤色的人群都在等候。

  8月8日夜晚,电视是最生动的媒介。

  有人远离城市,有人并不热爱体育,有人假日依然忙碌,有人刚刚做完人生的一次重大决定,但夜幕降临时,回到家中的李双阳,开车到达内蒙古朋友家中的邓文博,保安陈有亮,在公司里值班的陈旭,黄牛曲滟,白领于详和他刚结婚数个小时的妻子,他们都坐到了电视机前,就像那天晚上全中国无数城市的市民大都做的那样。

  在上海衡山路顿迪酒吧,老板殷顺坐在巨大的液晶电视前面,看着周围的客人。像是听到了集合令,随着屏幕上2008个鼓手击缶而歌,打出倒计时数字,喝酒的客人把楼上楼下的座位全坐满了,黑压压的一片。

  “这是一次前所未见的奢华盛典,只要生活在这个国度,就必然不会错过。”邓文博和蒙古包里的朋友举杯,仰脖饮尽。

  “有朋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四海之内皆兄弟也!”孔子从未像这一天拥有这么多的听众。    (文中部分采访对象为化名)

 

欢迎订阅南都周刊,邮发代号45-139。网络转载请注明,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特别讲述:京沪非主流奥运生活
封面话题:奥运找乐
张艺谋:一只蝎子的乐与怒
长平:感谢国奥
封柳子:坏女人教会的事
SNS是工具,我们是奴隶
张悦然:文学对我而言是件“礼物”
海魂:QQ靓号的诱惑
狐狸:厕所读报
五岳散人:练武与喝酒
劈腿,收腹,往下用力
好莱坞的边缘
“四神相应”照鸟巢
没站在奥巴马一边的老黑人
不想出声的声音
韩国人的盒子生活
潮泰轩:浮华世界的纯真回味
那家小馆:何事惊慌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