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都周刊

观点平衡世界

 
 
 

日志

 
 

东亚第一鸟人  

2008-09-22 10:50:05|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做这个工作最大的遗憾,就是不能当小白脸啦!哈哈!”有“垦丁鸟人”美誉的蔡乙荣,被戏称为中了“鹰毒”最深的爱鸟人士,每年秋季站上凌霄亭数着每个飞越天空的鹰影,晒得黝黑的蔡乙荣自嘲把美白化妆品拿来喝,也救不回他晒了二十多年的黑脸皮。

南都周刊编辑:翟立 文:常似虎(台北) 摄影:常似虎



蔡乙荣经常给前来赏鹰的游客进行讲解。




蔡乙荣
年龄:48岁
学历:屏东农业专科学校毕业
职业:亚洲迁徙类猛禽专家,多年来一直在台湾恒春半岛各小区义务演讲,宣传生态保育。



  谈起他花了大半辈子心力的垦丁鹰群,一边拿着望远镜观察似乎受伤的大冠鹫一边回答:“你信不信,二十几年前我刚到垦丁,连麻雀跟家燕都分不出来!”



  原来从屏东农业专科学校毕业的蔡乙荣,在学校学的全是植物,自认对生物学有专业,想对生态保育尽份心力,第一份工作便到屏东垦丁应征临时解说员,经过两周的短期训练后,蔡乙荣被派出来解说,却被从小在恒春半岛长大的几个小学生询问“赤腹鹰叫声像什么?”“灰面鹫为什么会被抓来吃?”当场问倒。



  经过这番挫折,蔡乙荣把毕业时老师所赠的《日本水鸟图鉴》翻出来细细研读,囫囵吞枣后现学现卖,让他撑过了整个暑假的工作,也让他逐渐找到此生的使命:要为恒春半岛的这批猛禽做点事。



  “赤腹鹰是台湾过境猛禽中数量最大的一批”,蔡乙荣从1985年的秋季开始,野心勃勃地自行拟订了计算过境猛禽的计划,从九月一日起每天早上五时爬上社顶公园,逐一计算每天经过的赤腹鹰,下午再到20公里外的满洲乡里德桥,观察降落在里德山的灰面鹫,晚上则到恒春半岛各小区义务演讲,宣传生态保育,劝导居民勿猎杀野生动物,从此开始他二十多年未曾间断“朝五晚九”的公务员生涯。



  这份工作如今听来如同传奇般,但蔡乙荣确实一点一滴累积下来。“曾经有一场,我拿幻灯片到庙口播放,附近村庄小孩以为要放电影,聚集了六百多人,庙口挤到连站都很困难!”蔡乙荣说得口沫横飞,“也曾经连续三天,只有一个人来听我演讲,听到第三天讲完,他还拍拍我说:‘年轻人不错,一天讲得比一天好!’哈哈!”



  从不领钱的志愿者,到只有领便当钱的临时解说员,蔡乙荣的热情被垦丁国家公园管理处赏识,破例将他拉进公务员体系,从雇员、约聘、技术助理到技师,二十多年来蔡乙荣仍以每天数鹰为乐,从年轻到老,仍不改其志。



  历任垦管处处长都知道蔡乙荣是不可多得的生态专家,但受限于公务人员必须经过国家考试的法律限制,各级长官莫不逼着要他报考公务员,承诺他考取马上升科长,薪水马上加两万元台币,但他却逃避了所有国家考试,他说:“当了科长免不了要开会,开会多无聊,在这里赏鹰多有趣!”



  这些年数老鹰的经历,不但让他成为亚洲迁徙类猛禽首屈一指的专家,他还促进了《野生动物保育法》的通过,使恒春居民猎鸟而食的野蛮传统获得改变,常常成为当地居民盘中餐的红尾伯劳、灰面鹫等等,不再成为猎人枪下亡魂,甚至还将退休的猎鹰高手组织成为保育志工,劝阻非法打猎的外人到此猎鹰,令人津津乐道。



  这么多年来的默默努力,真正受到外界重视的,要算2003年10月,在台湾举办的第三届“迁徙猛禽学术研讨会”,蔡乙荣将1990年到2002年的赤腹鹰迁徙数据与观察记录,整理成论文到场发表,惊艳全场,就连在此领域研究独领风骚的日本人也佩服不已,拱手让出学术研究的宝座,甘拜下风。



  “赏鹰”这项独步全球的生态旅游行程,也在他的全力推动下,成为台湾足以对外宣传的重要景观,但成就如此非凡的蔡乙荣仍不改多年来的习惯,随身携带多部望远镜,车上带着高倍数的数码相机,见到旅客便自动协助导览,顺便宣传生态保育。曾有旅客惊呼:“十一年来我每次到垦丁赏鸟,都会遇到你亲自解说!”



  “数鹰数到连老婆都捡回来,算是中了鹰毒的附带好处”,蔡乙荣持续不间断的晚间小区巡回演讲解说,感动了当时村里的美丽少女,心甘情愿委身。问起最开心的事,蔡乙荣说:“算到一天一万只以上,那天晚上睡觉做梦都会笑呢!”没把身旁的太座当成标准答案,难怪老是被老婆嫌恶:“他喔!老鹰才是正娶,我只能算小的。”



 

 

欢迎订阅南都周刊,邮发代号45-139网络转载请注明,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拉家渡:中产就是能做更多事的力量感
脱衣舞男
在广州,闻酥油茶的味道
东亚第一鸟人:数鹰数出老婆来
生活前沿:有口好锅
台风过后,赏鹰正当时
东莞丹青客:以画会友
陈志武:教育不转型,国家只能卖苦力
虚拟故事:三奶口述回忆录
小洲村,下一个宋庄?
新语流行:猪涂口红
中国鸟事
那五:余秋雨炼成大师
从天上到胯间的飞翔
为什么是麻雀?
任晓雯:高楼凶猛
最后的胡同养鸟人
为什么是丹顶鹤?
长平:有奶不是娘
房慧真:台风天
谢晓虹:蜗牛──给N
卡麦隆:天生首相命
再见,都江堰
他们叫做“新公民园丁”
菜鸟里长的中秋派送
绑在一起的全球化
小人物呛扁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