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都周刊

观点平衡世界

 
 
 

日志

 
 

鏈夎叮鏂硅閲戝焊  

2008-09-28 16:20:00|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金庸同时代人的身份来看待金庸小说中传统文化的不足,亦足以发人深省。

南都周刊编辑:徐夏


鏈夎叮鏂硅閲戝焊 - 南都周刊生活 - 南都周刊


他在《挑灯看剑说金庸》一书里“看不惯”的地方实在太多了!   插图 | 李峰



鏈夎叮鏂硅閲戝焊 - 南都周刊生活 - 南都周刊


《挑灯看剑说金庸》
戈革 著
中华书局2008年1月版
定价:26.00元
易大经 撰文



“看不惯”的地方实在太多
  郭靖一箭射了双雕后,和拖雷顶胸。
  华筝:“郭靖,我也要顶(胸)。”
  郭靖:“来!”(两人顶胸)
  旁边的铁木真:“……”


  读到报纸上披露的最新版电视剧《射雕英雄传》的台词,还包括杨康成了男主角,与穆念慈、欧阳克展开三角恋等改编“手笔”。捧腹之余,想到了这种极富创意的改编自然不是最后一部,观众若不喜欢,大可不看,或者取其中一部(如83版《射雕》)标而榜之,时下创意泛滥正适反其道而大行之的年代,或者也有专门看人家如何搞笑的,但可认定,都不会如戈革先生那般“认死理”:他将改编的影视与电脑列为传统文化和武侠小说两大杀手,断定金庸的小说“无一部改编得稍为成功的”。



  他在《挑灯看剑说金庸》一书里“看不惯”的地方实在太多了!虽然“独尊原著”,但原著有问题的地方也随手拈来,正如古装剧里小太监满园子喊“弘历、弘历”这样的漏洞。戈革考证的,如在金庸小说里女子都是小脚,更不可能满大街的调笑奔跑(见《论女子之足》一文),一本正经,却见“笑”果。并且他的臧否对象不止金大侠,其中一大“劲敌”即是金庸老友倪匡,针对后者的好几本金学研究著作,戈革从读者(比如给人物排座次)论者(比如评价金庸小说)的角度都给予了不同程度的批评。如第八篇《评“古今中外空前绝后”》,是关于倪匡极赞金庸的一句评语,这样的空话套话,大概人人会犯,但也只有戈革“认死理”,抽丝剥茧,细细分析这种“空前”既在实质上站不住脚,况且“空前地”没劲。他说,“倪匡的评语不是一种逻辑的、科学的论定,而是一种笼统的、情绪的赞叹”,“逻辑的、科学的论定”,话丑理端,尤其值得为文造句者警醒,空话原无必要,赞叹时不妨静心想想,一不小心把马腿给拍红了,岂非不美。



  戈革是如何夸赞金庸的呢?这三十二篇关于武侠小说的杂笔,前面七篇叙述他自小爱读《儿女英雄传》及还珠楼主的旧派武侠小说,说的是“好武”的其来有自,不过也可以视作他作为中国文化旧人(与金庸同时代),他的积累和感受都与大陆六七十年代生的金庸读者不一样。他有一个纵向的比较,知道新派与旧派的区别,知道金庸与还珠的区别,也知道豪与侠的区别;因此对新派小说的评判较有说服力;他知道女子之足的漏洞,知道陈家洛写诗不行要被私塾老师打手板心,知道黄蓉与瑛姑及一灯大师弟子的算术对联等“智力题”不能称为学问。以金庸同时代人的身份来看待金庸小说中传统文化的不足,亦足以发人深省。



为了遣兴的随兴之作
  以金庸小说在大陆的流布,能写一部“××看金庸”的人应该不计其数。戈革也自称是谈谈粗浅印象,“以助诸侠之下酒与喷饭而已”,但其感想或许不是一般“金粉”所能想到,即使想到,又能否写得足以让人下酒喷饭?戈革有几篇“下酒喷饭”的观点,可以略述一二。一是他认为武侠小说不应该有悲剧结尾,此说虽然“旧派”痕迹太重,但确实指出了武侠小说的特点,它应该是欢快的、大团圆的,而不应该是悲剧的、悬念的——起码要留下续集的可行性。“成人童话”的读者需要的毋宁说是“心灵的止血剂”(仿佛梁遇春之论查尔斯·兰姆),悲剧格调高的说法并不适合武侠小说。悲剧与悬念尽管让新派武侠小说有了手法上的突破,比如胡斐与苗人凤的结局,然而故事形态上却不如正派战胜邪派大快人心。二是关于圆满收场的说法上,戈革赞赏如张无忌、袁承志这样退出江湖的“悠然而止”(当然也包括任大小姐与“大马猴”),我以为这是戈革非常有见地的看法,这与他对《天龙八部》的看法一样,显示出此老极其不俗的文学品位:“《天龙八部》这部书,像一幅宋人的《长江万里图》青绿山水长卷。它使你目瞪口呆,神为之夺,不能赞一词。”戈革这种“小说观念”,其实跟哈罗德·布鲁姆之谓读经典作品不会使人变好或者变坏是同一层意思。反观也可以看出,持这种观点的人,他可能在评判新派小说人物上动用道德标准,然而并不代表他用旧小说的道德作用来批评新派小说,“悠然”即是无用。戈革不愧是自称“什么小说都读”的人,如《金庸的营养摄取》、《金庸小说的若干特点》及《金书情节的基本格式》诸篇都说明戈革自己的“营养摄取”。这种阅读的境界,恐怕不是如今在豆瓣上号称读过几千本书、有几万本书想读的“读者”所有的。



  戈革是科学史家、翻译家,平生治学在物理史学,翻译玻尔著作,自称“一生在学术圈子中煎熬”。他写这部“金庸论著”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不是学术著作,而是自说自话——说得非常尽兴,满布“野味”,《金书情节的基本格式》一篇有一节《何谓“内力”》,可以看作是科技工作者如何论证金庸武功的,写得极其郑重,读来不觉喷饭。从某种意义上说,这部书之有趣、有见地,正在于它是无心之作,随兴之作,跟戈革的治印爱好一样,是为了遣兴,而不是为了做学问。上述倪匡的“论金”太过随意,大陆一些学者又太把评说当成论文式的胜业,读来趣味大减,还不如读原著。



  戈革此人,我最早是在《南方都市报》读到关于他的访谈,谈的自然都是专业问题,全无这些旁枝末节,也全不知此老如此好玩有趣。读《挑灯》一半,我去借了83版《射雕》剧集,在旧书店搜罗了一批八十年代的翻印金庸小说,也买了我力所能及可看的戈革另一本书《渣轩小辑》(湖南教育出版社,2007年),拜读了网上追念他的文章(戈革已于2007年年底去世),也拜读了评论他这本《挑灯》的书评,其中也有不置可否的评论。就以他这两本书而言,他是个有趣的人,是个妙人,是个标准的老知识分子——身为“臭老九”,所以不免怪话多,看不顺眼的人事也特别多,对人要求高,做朋友恐怕压力很大——话说回来,我们毕竟只是读者,能看到书里有见地、有趣的地方,已属受用,又何必强求其他?


  

 

欢迎订阅南都周刊,邮发代号45-139网络转载请注明,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鏈夎叮鏂硅閲戝焊 - 南都周刊生活 - 南都周刊

http://ndweekly.5d6d.com/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