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都周刊

观点平衡世界

 
 
 

日志

 
 

鈥滄捣瑙掍竷鍙封?娌℃湁璇寸殑浜?  

2008-10-29 11:01:00|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台湾经济萧条的当前,在前台湾领导人陈水扁等贪腐新闻如同连续剧般每日上演的低气压之下,《海角七号》这个没有大明星的小故事,反而快速地卷动起台湾观众的情感与认同,成了“解闷救台湾”的集体情绪出口。

南都周刊编辑:潘葱霞 特约记者|莫忘初 台北报道


鈥滄捣瑙掍竷鍙封?娌℃湁璇寸殑浜? - 南都周刊生活 - 南都周刊


电影《海角七号》剧照。 网上资料图片


鈥滄捣瑙掍竷鍙封?娌℃湁璇寸殑浜? - 南都周刊生活 - 南都周刊


《海角七号》主要演员都不是一线大明星,导演魏德圣(右)也是第一次完整执导影片。
网上资料图片



  《海角七号》,这部投资只有5000万新台币没有大导演没有大明星没有血腥暴力性感的青春偶像片,票房收获却超过4亿新台币,成了台湾华语片历史上最卖座的电影。对于这股“海角热”,导演魏德圣的解释是,《海角七号》一不小心成了台湾民众情感的宣泄出口,而学者专家们向我们解读了这部影片没有说出的台湾社会……

  2008年8月22日,《海角七号》首映日,票房46万元新台币。这是曾为杨德昌助手、《麻将》副导演的魏德圣,第一部处女执导作。相比于动辄投资上亿美元的华语大片来说,这只是小作坊运行,而且还是负债投资。

  第一周总票房457万的收入,让魏德圣感到抵押了3000万的房子钱,大概是收不回来了,而从去年12月就没拿到薪水的工作人员,也担心再也不能拿到报酬了。

  对于捉襟见肘的《海角七号》来说,没钱做宣传,赔钱的命运似乎不可避免。但上映到第二周,却来了大逆转,疯狂的上扬曲线远远背离了传统华语大片先升后跌的走势:
第二周,票房收入比前一周上涨89%。
第三周,又比前一周上涨70%!
第四周,又比前一周上涨63%!
第五周,又比前一周上涨70%!

  截至10月14日,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在台湾当地获得4.22亿多的票房(约1亿人民币)。这个成绩打败了李安导演的《色戒》和成龙主演的《警察故事3》的票房 记录,成为台湾60年来最卖座的华语电影。

  “你去看海角七号了吗?”已经成为台湾人见面时的问候语,甚至有“粉丝”到电影院连看了18场,而主题曲《国境之南》、《无乐不作》更是年轻人手机铃声的首选。

  台湾文艺片鼻祖侯孝贤也去看了《海角七号》。他给出了一个很高的评价,“这是我近年来看过最热闹、最亲切、最有商业卖点的台湾电影。如果连这样真诚的电影都不卖座,我们真不知道台湾电影的未来在哪里?”

  魏德圣,出其不意地火了,成为台湾史上最卖座的导演。过去,基本上都是他给朋友打电话借钱,现在他连手机都不敢开,只要一开,铃声就会响不停,谈采访、上通告,甚至有人送钱给他拍摄《塞得克巴莱》。他说,“我好像真的红了,红得我都不习惯了。”

  不习惯的还有已经冷了很久的台湾电影界。从1985年开始,台湾的华语片就开始走下坡路,本土电影年产量甚至都在10部以下。甚至有影评人说,5000万台币的投入,在如今的台湾已算是奢侈大片了,这个钱可以拍5 部普通的台湾电影了。

  有在网上看过《海角七号》的大陆影迷在网上留言说,这只是部寻常的青春偶像片,没有大导演,没有大明星,没有血腥暴力性感,真看不出有什么火的理由?而魏德圣原本也只是希望能收回成本,讲好一个故事,就满足了。对于这股“海角热”,他在接受上海一家媒体采访时说:“《海角七号》一不小心成了台湾民众情感的宣泄出口。”

一部台湾人才看得懂的电影
  “我操他妈的台北。”

  这是魏德圣在《海角七号》中对台北的问候语。这句话,一下子拉进了台北外乡人的情感。

  歌手范逸臣饰演的男主角“阿嘉”,骑着摩托车穿越喧闹的西门町街头,镜头一路飞驰,阿嘉告别了后视镜中的台北车站地标——大亚百货,飙车回到充满烟囱,饱受污染的高雄,在便利商店吃了“关东煮”之后,直奔南台湾的垦丁老家。

  “阿嘉”是许多台湾南部年轻人的缩影,在乡下找不到工作,只能投身大城市,但大城市给了他们更严酷的现实,最后不得不又重返家乡。在“阿嘉”身上,也藏着导演魏德圣的影子。从台南县出来的他,也曾是台北这个大城市众多外来失业青年之一。那时,他每天骑着摩托车到台湾大学附近的35元咖啡店,窝在喧小角落里写剧本,并在《中国时报》上发表“小导演失业日记”。

  老邮差茂伯因为意外发生车祸,阿嘉接下了他的工作,负责送出七封来不及寄出的情书。60多年前,台湾光复,日本人撤离。一名日籍男老师也离开了台湾恋人友子。他将说不出的爱意化为文字,写了七封寄不出去的情书,直到他过世后被女儿发现,将沉睡了一甲子的情书寄回台湾,地址是:“恒春郡海角七号番地”。

  片中,《海角七号》成功地将台湾长达半个世纪日据时期的历史情感、社会背景,透过七封情书,接合了台湾老中青三代六十年时空情感的变化,引出了三段不同结局的“台日之恋”:60年后,阿嘉与日本来的活动公关友子也引出了一段情感,而这中间,还有13岁的少年“小小”的母亲与日本恋人的感情纠葛。

  “我不过是个小学教员,对战败有什么责任?”片中,当日本小学教员在情书中写下这句话时,已将自己跟日本切割了,但是他最终还是日本国民,不肯承认战败的责任。

  “台湾对日本的情绪、记忆与经验,比大陆对日本的情绪还复杂。”在台北访问的北京电影学院教授崔卫平,特地跑到电影院观看了这部影片。他认为,对台湾观众而言,日本是殖民者;对中国而言,日本是侵略者。

  在台湾,七十岁以上的台湾老人,甚至包括原住民,只要受过日式小学教育,几乎都会讲日文,日本的殖民文化影响台湾很深。崔卫平说,“台湾观众对此片的感情,比较微妙且复杂”。

  “台湾知名导演蔡明亮与侯孝贤拍出来的作品,虽然得奖了,但是给人的感觉太沉重。”在台南艺术大学影音纪录研究所教师蔡崇隆看来,《海角七号》里8成以上的对白是台语,稍具深度又轻松有趣,这是“海角七号”热潮延烧迄今的主因之一,也让非本土人很难理解其中的幽默和所隐藏的含义。

没有说的事
  台湾媒体终日炒作,如同洪水般泛滥的政治新闻充斥于新闻频道,看得观众们又闷又烦。在台湾经济萧条的当前,在前台湾领导人陈水扁等贪腐新闻如同连续剧般每日上演的低气压之下,《海角七号》这个没有大明星的小故事,反而快速地卷动起台湾观众的情感与认同,成了“解闷救台湾”的集体情绪出口。

  《海角七号》的电影热,正好搭上了陈水扁在任内涉嫌洗钱高达新台币七亿的新闻话题,有网友将《海角七号》的宣传海报改成KUSO(无厘头、戏谑搞笑)版的“海角七亿”,并将男女主角更换成坐着轮椅在垦丁晒太阳的扁嫂“阿珍”,以及穿着短裤的“海滩男”阿扁。

  意外蹿红的《海角七号》,也引出了盗版商机。在电影的官方网站上,出现了许多检举的留言:“最近身边朋友有盗版的DVD出现了,一直叫他们不要看,拿来给我销毁。”

  “当天是空的,地是干的,我要为你倒进狂热,让你疯狂,让你渴,让全世界知道你是我的”,当观众买票排队等着进电影院看《海角七号》,跟着主题曲《无乐不作》一起情绪沸腾的时候,台湾的谈话性节目兴起了一股“海角热潮”,学者投书到报社大肆赞扬、影剧版天天报道,《海角七号》成了复兴华语片的指针。有读者在博客上撰文抱怨,《海角七号》传递了台湾原住民的负面刻板印象,投稿到报社去,却没有编辑敢采用,担心因此得罪了广大的“粉丝”。

  电视台争相邀请的专业名嘴、精神科医师邓惠文正准备参加“国民大会”节目访谈,从精神层面剖析台湾的“海角”现象。

  “海角七号中的一群人,在台湾南部老家完成了组乐团、登台演出的梦想,传达了一种好像只要有热诚,就会成功的意念,但却忽略了,人生中有许多困难,这些影片都跳过了。”邓惠文认为,面对当前的经济与政治形势,最近大家都太累、太挫折了,于是《海角七号》中表达出的那种“为什么不能很纯真,本性地去做一些事情?为什么不能像男主角阿嘉一样,耍帅装酷不用谈感情,就可以交到一个美丽的女朋友?”的简单方式,引起了观众的共鸣。

  “在剧中,导演省略了台湾社会中最怕去面对的沟通与协调。”邓惠文指出,《海角七号》为观众开了一条从现实通往理想之间的快速信道,却跳过了中间必须面对的种种现实。

  在片中急速蹿红的茂伯,既非明星也不是偶像,有非常“草根”的那一面,与平常被要求的规范、整齐的角色印象不同,茂伯老是不买账,不受别人支配,也不轻易退缩,释放了台湾人内心要求进一步开放的能量。

  在片中担任邮差的阿嘉,不但没有将寄不出的情书退回日本,还擅自打开阅读,甚至将许多邮件堆积家中,大家发现之后不但没有究责,反而帮他发信,导演似乎忽略了现实的法律责任。

  在《海角七号》红得莫名的当下,崔卫平认为,“这只是短期的一部片现象”。这个观点与台南艺术大学音像纪录研究所教师、资深纪录片工作者蔡崇隆有些许相似之处。

  在台湾,拍华语片向来困难,受限于人力、资金与资源不足,影像工作者的专业态度与敬业精神都不足。蔡崇隆说,“为了达成的拍摄品质,魏德圣不惜举债千万,希望拍出一个满意的作品,这在台湾是个很难想象的事。“而魏德圣此前也在接受上海媒体采访时说,“为什么很多人认为5000 万的投资成本是很大的冒险,不敢去实验?”

对原住民的误读
  对于电影《海角七号》中所呈现的文本分析与社会现象,蔡崇隆认为,魏德圣非常认真地拍出了一部素材多元的“轻喜剧”,也成功结合了好莱坞商业电影中所需要的浪漫爱情与喜剧等元素,但是却轻忽了台湾原住民深层而真实的文化意涵,原住民的观点并未受重视。

  《海角七号》片中出现两位原住民的交通警察形象,给观众的面目很模糊,而其中一位年轻交通警察马劳,一开场就找男主角阿嘉打架,脾气既冲动又暴躁,甚至在喜宴场合到处找人拚酒。“这是台湾人才会这么做,原住民大多是开开心心地找人喝酒。”蔡崇隆说。

  让蔡崇隆介意的还有,对于原住民文化的剥削。在片中,小米酒与琉璃珠,都是原住民的重要文化,而“马拉桑”是原产于台湾中部南投信义乡布农族的小米酒,片中却安排由客家人四处推销贩售,至于琉璃珠则是台湾原住民鲁凯、排湾与卑南族的重要象征,但现在由女主角友子“代替”原住民来诠释。但是,有多少观众会了解呢?

  难理解这部片子还有非台语地区的观众, 据说这部台湾本土味浓厚的《海角七号》将在香港与中国大陆上映。蔡崇隆认为,极具口碑且已没有票房压力的《海角七号》,或许是华语地区观众,透过影片了解台湾生活文化的一道观景窗而已。

  男主角范逸臣曾说过,票房破一个亿就要下海裸泳,他果然在9月18日褪衣“下海”履行诺言,10月9日,杨德圣特地席开23桌,激动落泪地宣布,“去年12月积欠的工作人员薪水将加倍奉还,并将发出总金额600 万元奖金。”

  魏德圣算过,拍摄《海角七号》花了5000万元,必须有25万人进电影院才能回本,结果票房却突破4亿元,若以每张电影票220元换算,已有182万人看过此片,目前还在持续增加中,魏德圣的下一个目标是,希望《海角七号》能超越《泰坦尼克号》(台湾7.75亿台币)的票房纪录。
(本文单位为新台币,4元新台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