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都周刊

观点平衡世界

 
 
 

日志

 
 

鍖椾含鏈ㄥ弸鑱旂洘锛氭湪灞戦噷鐨勬鑺辨簮  

2008-10-31 17:06:00|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到周末,北京的“木友”们,长途跋涉从市里辗转来到这个北五环的木工房,穿上家里最脏的那件衣服,撒开手脚干木工活了,有的人为了给家里添两件小家具,有的人则把这个灰头土脸的木工房当作他们的“避世”桃花源。

文|南都周刊 |禾穗    图| 于东东  编辑|南都周刊:翟立   美术设计:郑佩芬


鍖椾含鏈ㄥ弸鑱旂洘锛氭湪灞戦噷鐨勬鑺辨簮 - 南都周刊生活 - 南都周刊



  广东人称木匠活为“斗木”,人与木材之间,是一种斗争状态,木匠与木匠之间,也是一种斗争状态。不过最近在京城出现了这么一圈人,他们也与木头打交道,他们也做木匠活,不过相互之间他们称呼为“木友”。

  “木友”是这么一帮人,日常的工作上他们是各领域的白领精英,周末却聚在一起在一个木工房里自己动手制作木产品,包括各种家具,各种工具,各种小玩意,大到婴儿床、床头柜、小到切菜板,小榔头。反正在这里,人和人之间相处融洽,人与木材之间,也存在一种互相逗乐的神奇友谊。

  京城“木友”都是通过“木工俱乐部网”聚到了木工房,而且还给它起了个昵称叫“木工网”。“木工网”的创始人老李又和拍档小贝建立了木工房,他俩也欣喜网站能把大家聚到一起,而且在他们心里,木工不仅仅是一门手艺,它更是一种爱好,一种休闲,与摄影电影音乐等没什么两样。

隐没在旮旯里的木工房

  出门,走路,地铁,城铁,公交到终点站,还要再走路。走着走着发现,这里没有高楼,甚至连出租车都找不到,风一吹,满面尘土。如果目的地不是真的有趣,应该没有人会在好端端的大周末,辗转出北京北五环,最后停在胡同旮旯里这么一个70平方左右的小院子前。

  院子门口种着一株香椿,有人在上头挂了个苹果开玩笑;葡萄架底下有几颗被踩破的葡萄,抬头却看见剩下的葡萄被淹没在硕大的丝瓜中。就是这么个小院子,没有豪华的装修,没有热情的女接待,甚至连暖气空调都没有,左边是成品房油漆房,右边是工作间,工作间里飘着木材香,墙上挂着“注意安全”和“浪费可耻”。

  老李满头木屑,旁边放着几把可能刚用完的工具,坐在葡萄架底下啃花生。半小时前,他为儿子百日组织的烧烤派对刚结束,木友们从城里四面八方赶来,又开车乘车地走了一批,剩下六七个人。走了的那批据说最远的在南城,来回要开几个小时的车。

  院子里小贝套一件深色的休闲卫衣,正在帮黄花梨拼床头柜。黄花梨用一种木材给自己起了ID,而且还特地告诉我“是种很贵的木材”。跟老李和小贝不一样,黄花梨没有随身带着工具,他甚至也没有专门干活的鞋,但他挑了一双自己最舒服的皮鞋,他就一直穿着这双皮鞋站起蹲下,跑来跑去。

  在旁边工作间里的人们都清一色穿了宽松随意甚至有些破旧的衣服在干活,很难想象他们在工作日是穿戴整齐的上班族。中途休息的时候,木友们聚在葡萄架底下喝水抽烟聊天。他们互相叫的是论坛里的ID,可对别人家里孩子多大心里都清楚;他们或许来自各行各业,但是这里没有一个人讨论自己的工作,聊的是最近的战绩,或开玩笑不着边际。阳光扒着院头洒了一地,这种景象在城市已属罕见,而院内这种可以穿着最脏、最舒服的衣服和朋友聊天,一起干活的氛围是大都市里最稀罕的东西。

TI+IT=快乐木工

  木友们爱玩。不论是成员间的互动,或者是他们和木头之间的游戏,都是让他们对木工房充满感情的来源。这也正好符合木工房创始人老李和小贝所推崇的木工文化。

  如果让木工房的创始人小贝介绍下他和自己的拍档,他会说,“我以前是做销售的,从事电子行业,在德州仪器(TI)。老李是搞IT的,从事网络管理。”

  小贝从前月入丰厚,后来辞职专心做自己想做的事,其实中间完全没有复杂的原因,“生活的核心就是享受,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仅此而已。

  小贝觉得木工就是一种爱好,一种娱乐,“通过自己的劳动娱乐自己,取悦别人,满足家人,这就是娱乐的目的。”小贝的第一个木工活是初中时的一个木盒子,简单粗糙,但现在朋友要送礼,他已经能为朋友设计制作一套立体的木质国际象棋,如果有人想买,小贝要价2800元。

  小贝的拍档老李是个讲究细节、脾性难以琢磨的A型血,但无论对细节有多挑剔,他始终抱着一种自然轻松的心态,“我一直当它是玩,充满了娱乐精神。”

  正是他们这样的精神,让每个木友都与自己手中的木材做起了游戏,有准爸爸为未出生的孩子做婴儿床,有人为新家添置了新书柜,小贝在练手时顺便做了个菜板送给了妈妈。在成品出现之前,他们先享受了过程。

  在采访的时候黄花梨自告奋勇地拿他正在做的床头柜为大家示范了下工具的使用。他抱起一个硕大的抽屉,小心翼翼地放在电动铣刀上,小心地给抽屉的各边铣出个弧度。木屑飘飞让他眼睛都差点睁不开,不过他依然非常兴奋,眼看木头被工具铣出圆滑的弧度也露出漂亮的花纹,黄花梨显得比谁都高兴。

  院子里,小贝和其他木友正在鼓捣一个柜子该怎么拼装,老李忽然出现在身后,兴致勃勃地让他们“快看快看!”。老李手里拿着一块其貌不扬的黑不溜秋的木头,但是轻轻一掰,木头分为两部分,而且是弧度角度都不一样,但是又完全吻合的两部分。这么精巧的配搭难免让人对它的用途好奇,老李却是笑笑,“没什么用,就是自己做着玩儿的。”

  木工房的人气很高,很大程度是因为老李和小贝推崇的木工文化,这个东西不需要高学历,不需要高技术,就是个平易近人的爱好,有了那些现代的电动工具,人人都可以学鲁班。正如小贝所说“做木工是一种享受的方式”,木友们之所以聚集在一起,是为了一种劳动的快乐,一种在繁华城市工作无法得到的快乐。

拿起工具,像陶渊明一样生活

  木友中有像止水和黄花梨那样,是来木工房“避世”的。

  说是“避世”一点儿都不过,在城市中为生活奔走,每日深陷琐碎的生活,一点点消磨着我们生的乐趣。小贝也是厌倦了上班族的日子,“中国人都在为生活奔波,哪有时间享受生活?”而享受生活很简单,就是永远保持一种对生活的欲望,这种欲望就从简单的动手做起。

  止水是“木友”中的少数派,她是个女生。很多人会觉得女生做木工没有男生强,但止水很自豪地说,“其实只要有电动工具,男女的差别不是很大。”

  止水在机关工作。在未加入木友前,她几乎无办法意识到自我价值的存在。朝九晚五的工作,机器人一般的生活消磨掉她所有的生活激情。成为木友后,她找到了自己喜欢的带创作性的休闲,找到了一群志同道合的人们,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圈子。当看着一堆木板木方靠工具和自己的设计变成一件有用的东西,就是“一种自我价值的体现”。

  黄花梨跟止水一样,在木工房是他感觉放松和愉快的地方。作为一个IT从业员,他的工作总是千篇一律地忙。木工房对他的影响不仅仅是小贝或者老李这样的玩家,还有他们对木工的热诚。

  黄花梨跟大多数木友一样,从小就爱动手,这个爱好虽然在繁忙生活中已经显得没有立足之地,但却一直保留在他的心里。在黄花梨眼里,他这样的70后是最需要有爱好的人。年纪大的已经有经济基础或者社会阅历,生活已经进入一个稳定期,年纪轻的还在探索期间,不知道自己到底爱什么。只有像他们这样的人,才最需要在浮夸生活的背后,坚持一种能安慰自己、讨好自己的爱好。

  黄花梨很感激自己那天上网鬼使神差地搜索了“木工”俩字,让他发现这里有一个圈子能让他重拾动手劳作的爱好,也找到烦嚣城市中纯粹的乐趣,这里像是他的桃花源。

  黄花梨是个喜欢传统的人。他觉得,木工作为中国千年文化的精粹,即使古老的手艺传不下来,这种古老的动手精神在物质社会里却是应该坚持的。小贝也觉得,“现在的中国人还不如古代的中国人会生活,还不如当年的生活有质量。”

  小贝说生活质量能带动生活情趣。说这话的时候,老李帮忙黄花梨把他刚做好的一个床头柜搬到院子里,黄花梨就着下午的阳光,给他的新床头柜刷水溶漆,很仔细地,刷了一遍又一遍。



鍖椾含鏈ㄥ弸鑱旂洘锛氭湪灞戦噷鐨勬鑺辨簮 - 南都周刊生活 - 南都周刊


小贝腰间这把木柄刀是他自己改装的,刀把是他用木头做的。
鍖椾含鏈ㄥ弸鑱旂洘锛氭湪灞戦噷鐨勬鑺辨簮 - 南都周刊生活 - 南都周刊


小贝(右一)和老李(中)是木友联盟的灵魂人物,老万则是木工房的常客。



木友联盟

老李
木工房帮主,主要负责召集同伙
变身前:IT人员
代表作:5000大元,一个月时间,做出了14件家具。

小贝
木工房护法,负责具体事务和技术指导
变身前:销售,电子行业
代表作:一套立体的国际象棋

止水
木工房游侠
变身前:机关工作人员
代表作:两个发簪(木条顺手抄来随心制作而成,造型是卷起的草叶,胜在精巧创意)
黄花梨
木工房云游僧
变身前:IT人员
代表作:一个硕大的床头柜

欢迎订阅南都周刊,邮发代号45-139。网络转载请注明,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