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都周刊

观点平衡世界

 
 
 

日志

 
 

《拍虎》:当代版官场现形记  

2009-01-16 15:59: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部当代版“官场现形记”日前终于公演,算是一个小小的奇迹,因为,作为一部“新闻讽刺话剧”,《拍虎》从决定编剧开始,就面临诸多敏感的顾忌,牵涉到多方的角力。

南都周刊编辑:吴金 记者|张守刚   供图| 《拍虎》剧组




《拍虎》剧照



  2008年12月28日晚,在延迟数月、几次临近夭折之后,以“华南虎照”事件为题材的新闻话剧《拍虎》终于在重庆举行了首次公演。制作人隆准称:“剧中所有人物都有原型,通过谈话,幕后的交易一目了然。”

  总编剧隆学义公开表示,《拍虎》的立意就是一个当代版的“官场现形记”。“我试图塑造一个中国当代喜剧典型人物周正农。他既可笑可悲又可悯可怜,荒诞并不恶搞,圆滑不失质朴。”

  公演之前,有评论如此预测《拍虎》的前景:“中国有个普世规则,打假只能在正确领导下,岂能归功互联网。所以话剧《拍虎》没戏,一点戏都没有,上演难。”从这个角度看,它的公演算是一个小小的奇迹。

三个老男人一场戏
  2007年10月,当“华南虎照”事件正如火如荼,周正龙第一次抛出脑袋论:“要是照片有假,当场把我头砍掉!”随后,打虎派傅德志与陕西官员王万云也先后祭出自己的脑袋,一场“赌人头”的怪诞剧开始在现实上演。

  35岁的隆准身在重庆,看到这期沸沸扬扬的“华南虎照”事件中“赌人头”的怪诞闹剧,禁不住想:“真是百年难遇的戏剧题材,即使不做任何加工,也很精彩。”

  他的想法得到了父亲隆学义的支持,隆学义是国家一级编剧,著名川剧《金子》的作者。“生出这个念头后,我就一直在寻找最合适的表现形式,想来想去,还是话剧靠谱,投资比较低,有可操作性。影视剧当然是最好的,但门槛比较高,要批文啊之类的,很短时间出来不现实。”
随后的进展非常神速。2008年1月份,隆学义开始以总撰稿的身份迅速写出《拍虎》的初稿,并得到了著作权书。在写稿过程中,“华南虎照”事件也以令人匪夷所思的逻辑,在现实中继续上演,而《拍虎》,在前后修改了10多次后,也逐渐从正剧发展成了三幕的讽刺话剧。“我们不想走先锋前卫的路线,也不想走搞笑无厘头的风格,我就想面对现实,反映民生。”

  但在投资方面,《拍虎》一直极不顺利,因为担心题材的敏感性以及市场的不确定性,最先签约的那家投资公司选择了退出,没钱的《拍虎》剧组濒临夭折。实际上,从2008年初《拍虎》剧组召开第一次新闻发布会后,一再延迟的首演时间让它的宣传期长达一年,“只有新闻,没有话剧”,成为很多业内人对这个话剧的一个讽刺。

  投资方的退出也与当地演出市场有关,重庆话剧市场很难与京沪等地相比,因为旧城改造,已经10年没有合适的话剧演出场地了,话剧观众也几乎断代。当地的官方话剧团主要精力放在了《小萝卜头》这样的主旋律话剧,商业话剧基本是零。

  隆准做了一个出乎意料的决定:他以自己的房产做抵押,换得了银行贷款,继续启动话剧《拍虎》。

  随后找的主演演员,大部分是隆学义的老朋友,这些人答应即使没有演出费也参演。在剧中扮演“新闻中心主任”蒲克的演员,是重庆市曲艺团的演员刘怀云,他所在的曲艺团也在摸索改革。“这次运作是隆准自己出资,开辟摸索市场,这种事情应该支持。而且隆准把房子都抵押了,我觉得有魄力。”

  扮演第一主角“拍虎英雄”周正农的,是60多岁的老演员周明亮。“我好几年不演戏了,我这个年龄不想其他的,不管我演得好不好,只想做一件好事。我说实话,这剧有现实意义,周正龙的事情是个小事,但反映的是社会出现很多类似的事情。”从形象上看,他比现实中的周正龙要胖,他回应:“我觉得这不重要,我觉得这个故事能教育大家。”

  演出版《拍虎》虚拟了汉西地区国威县,农村老猎人周正农因拍到濒临灭绝的野生华南虎,一夜间成为轰动世界的“拍虎英雄”。省动物厅副厅长华悯农、新闻中心主任蒲克发布新闻对他重奖表彰,不料就在他们筹备成立中国虎自然保护世界中心时,网民质疑声四起,科学家吴得志更以脑袋担保有假……剧中运用了戏曲、相声、小品、民谣、时空对话、诗朗诵等各种形式,极尽反讽之能事。

  首演当晚,面对这个没有美女,只有周正农、华悯农、蒲克三个老男人搭台的一场戏,竟然没有一位观众早退。现场笑声不断,观众看完最大的感觉就是意犹未尽:80多分钟,太短了。作为制作人的隆准长吁了口气:“演出了就是胜利。”

周正龙的“威胁”
  戏里戏外都与周正龙有关。《拍虎》剧组刚成立的时候,想邀请周正龙做顾问,没想到周正龙开口就要10万元的“顾问费”,还想让儿子周松出演主角。双方没谈拢。

  首演之前,剧组再次给周正龙快寄了价值1200元的贵宾票,邀请他来渝观剧,并愿意负责交通食宿。周正龙的回复是:来看可以,但应该以顾问的名义。隆准说:“他还是想要钱。我们觉得,如果每年一两万没问题,比如每年两万,一下签三年,一共六万。但最后他还是反悔了。”

  涉及自己形象问题,周正龙绝不让步。他先是放出话来,强调《拍虎》一定要正面表现他如何拍虎,“如果是负面表现,那我肯定要告,到时候就不是十万、八万的事了。”在首演前夕,他又听说剧中有周正农向科学家下跪的场景,立即通过律师表示坚决反对。

  “我们是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探讨。我们让他们以自己的言论出丑,但没有刻意攻击他们的人格。我们聘请了专门的法律顾问,不会侵犯他们的名誉权。比如剧中用的汉西、省动物厅、新闻中心等,都是为了规避风险。”隆准说。

  作为业内的资深编剧,隆学义不讳言对“周正农”这个形象有着创作的野心。他力图让“拍虎”表现出果戈理《钦差大臣》的尖刻,卓别林喜剧的幽默,契诃夫小说的犀利,甚至鲁迅《阿Q正传》的锋芒。“我试图塑造一个中国当代喜剧典型人物周正农。这个形象有别于阿Q,又有阿Q的延续与创新。他既可笑可悲又可悯可怜,荒诞并不恶搞,圆滑不失质朴。”

  “我们的锋芒直指他的幕后推手。”隆准说,他认为《拍虎》的最大特质,在于话剧时态的进行时和故事情节的开放性,这主要是基于周正龙拍虎事件事发至今都未曾水落石出、尘埃落定。“周是个可怜、可悲又可恨的玩偶,剧中所有人物都有原型,通过谈话,幕后的交易一目了然。”

  公演之前,有评论称:“没有结局的《拍虎》充其量只是一个简单的叙事,或者说是一个悬疑剧罢了。”隆学义否认了这一点:“周正农就是个替罪羊,是个挡箭牌。我们没有赤裸裸的实指,但观众能看明白。”

  隆学义、隆准相信话剧比现实也许更犀利,但现实的逻辑,还是超乎他最狂野的想像力。就在《拍虎》即将公演的十几天,周正龙他突然发表声明称“虎照真的,没有作假”,再次让国内媒体震惊。

  但剧组仔细阅读后发现,有两处声明内容竟然与剧情有着惊人的巧合。声明中,周正龙先是说去年 9 月 27日在山上看到老虎“吃野猪”,同时发现“是母虎,因为脚印大。”而去年8月份在市版权局取得著作权的新版剧本里,“周正农”在新闻发布会上第一句话就是“我终于拍到烂黄草了,还是个母的!”同时还解释是因为“老虎可能刚吃了一头野猪,正在消化,所以我虎口脱险了。”

  说到这个细节,隆准禁不住大笑:“我们早就把剧本给周正龙看了,当时他还连声说写得好。他的声明跟我们的剧本如此相似,我们也觉得啼笑皆非。”

这个剧没人敢赞助
  《拍虎》的定位是“非主流新闻讽刺话剧”,剧组不讳言《拍虎》实质是一部以“虎照事件”为蓝本的当代版“官场现形记”,“该剧题材百年难遇,天生具有讽刺性与娱乐性”。

  制作人隆准说,“《拍虎》愿意充当一颗文化头颅,把新闻的后现代随意性特质和话剧的现场呓语感,像积木一样叠加在周正龙的戏里戏外。”戏中,有这样的讽刺性对白:

  记者:这么近距离拍摄老虎,当时您一点都不怕吗?

  周正农:那怎么不怕呢!

  蒲克:(急忙掩盖)周正农同志和老虎之间有一种特殊的交流,这使得他在危险时刻能够神情自若。他和母老虎有感情。呃,当然不是人兽恋那种感情,呃,而是这个、这个、这个社会责任感和强大的爱国热情,呃,使得他临危不惧,呃,所向无敌。

  虽然语言如此荒诞讽刺,但《拍虎》的公演批文很早就拿到了。“有人问我,公演有没有阻碍。我说没有,我们很顺利。重庆广电局给我发了通知书,可以演。”他又解释说:“在别的地方可能出不了笼。”

  但隆学义的乐观没有持续多久。

  话剧的主题还是让很多人望而却步。“有的合作方跟我下边谈的时候,很尖刻,但看完我剧本的时候,就沉默了。我是文化部的先进工作者,我会对社会负责,我不会乱来。”重庆电视台想来做成电视片,但看了剧本后,放弃了。

  饰演蒲克的刘怀云透露,他本来想拿到自己的剧团出品,最后还是放弃了。“说地方政府一些不好的事情,有些胆量。开始我们剧团想拿来演,但我们现在仍然是国营剧团,上面可能通不过。毕竟有含沙射影的讽刺,针对时弊有一些锋利的语言。我无党无派,让我演,我就无所谓了。”

  《拍虎》受到了冷遇,没有获得任何一家企业的支持,没拉到一分钱的赞助。“我们也曾经做过努力,但没有得到支持,其实我们的要求并不高,有几万块就可以冠名,以我们在全国的宣传力度作为回报,这本来是很合算的。”隆准不掩饰自己的失望。

  凭借自己多年建立的人际关系,隆学义曾找到自己熟识的一个大企业的老总,对方一听了故事梗概,就直摇头,说:“你们这个剧不可能有赞助的,你这是讽刺地方政府嘛,我们如果赞助,就跟你们在一个立场了,以后我们怎么混?怎么跟地方政府要项目?”

  虽然首演的上座率达到了九成,但票房收入只有几万块,大大低于20多万的投资。“这个票房高于校园话剧,但低过国家专业话剧,这是我们的预料之内。”首演的地点巴渝剧场,是个投资5000万的民营剧场,设施非常棒,对外2万一场,为《拍虎》打折后的进场费是1.2万元。
虽然没赚到钱,但剧组决定将商演进行到底。《拍虎》剧组下一步计划是在春节之后,到成都商演,并借机走向全国。新版《拍虎》还将做一些调整,比如“周正农”出场身着杨子荣一样的猎人打扮,之后还将换穿西装革履以及囚服装,还计划以川剧“变脸”的方式,让华厅长和蒲主任变脸。此外还将让打虎派“吴得志”(现实原型为傅德志)在结尾吟诵《海燕》来隐喻廉政风暴:“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点吧!”

  在这个增加的结尾情节中,打虎派“吴得志”将在舞台上打开一把伞。这个情节影射了现实中另一打虎派主将郝劲松的行为艺术,他曾经在审判周正龙的法庭门口,举着一把伞,伞上书有三个大字——“替罪羊”。
  评论这张
 
阅读(3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