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都周刊

观点平衡世界

 
 
 

日志

 
 

王韵涵:抱着红枕头,请到牌神来  

2009-01-20 14:11: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打牌的间隙,王韵涵要么抱着枕头,要么坐着枕头,每场都是大胜晋级。王韵涵拿冠军,谢完天地,再谢红枕头。

南都周刊编辑:潘葱霞 记者  炫风 香港报道
 
2008年度“超级杯世界麻将大赛”冠军王韵涵
雀后传 / 王韵涵
年龄:30岁
星座:天蝎座
外号:木瓜(因为胸大)
牌风:慢中带快,稳守突击,只要被她打疯了,什么人也挡不了。
麻经:打牌要冷静,要耐得住寂寞;运气没来的时候,要等;心里要有牌神,要信仰它。
 
  就在一星期前,2008年度“超级杯世界麻将大赛”冠军王韵涵,到台北的财神庙去还愿了。她原本是个失业半年赋闲在家的女生,怎知老天眷顾,让她连赢6场,击败1.2万名高手,当上了“雀后”。

  她的许愿是很有策略的。“在出发去澳门参加(超级杯)决赛之前,我在心里跟财神、跟土地公公说,如果我可以得奖,我会捐部分奖金给有需要的人——而且,第一名的钱会比较多(33万美金),我可以帮助的人也很多,如果得第四名才2万美金,我能帮助的人就太少了”。
结果,她真的拿到了第一名。这个女生到现在,心里都不是很敢相信。
 
“法宝”红枕头
  台湾人说“台风天,麻将天”,很多人在家里都以打麻将作为消遣,王韵涵的家人没有一个会打麻将,于是王在工作后才进入“四方城”,同时这一个红枕头,也跟随着王韵涵“南征北战”了七八年。

  近两年台北的麻将比赛特别多。王韵涵参加“超级杯”的台湾区分赛,是被一个朋友拉去的。当时已经没有工作的她,只是抱着玩玩的心态去参加,结果打了两场比赛就出局,但那朋友又帮她出钱(3000台币)报了一次名,结果时来运转,这次王的比赛一直打到了澳门,最后为她赢取了33万美元的冠军奖金。

  在去澳门比赛之前,王韵涵在网络上玩了一个月麻将游戏,这是她会打麻将以来第一次长时间的“训练”。“手气真是很重要,”王韵涵说,她在澳门的第一场比赛,就遇上了上届冠军,台湾商人翁家麟,结果那场比赛她第一名出线了,而上届的“麻将王”则空手而回,可见运气在台湾16张麻将里的成分有多重(“超级杯”澳门决赛采用台湾16张麻将规则)。

  十六强晋级四强由积分决定,王韵涵以14150分晋级,其他三名晋级总决赛的选手都比她少了约3000分。这个积分优势并不明显,但后来她手气越来越好,总共自摸了3把牌,奠定了她的冠军位置。其中有一盘自摸,她还摸到了极其难得的“海底捞月”(牌墙上的最后一张牌)。那张她一辈子都记得的七条,她苦苦等待,结果老天终于拗不过这个“苦苦哀求”的人。那盘海底捞月加上连二庄、暗杠,她一把牌就基本上奠定胜局。“我喜欢红色,又喜欢抱枕头。海底捞月那一盘,我一边摸着我的红枕头,一边不断在心里说,来吧,让我自摸吧,结果真的是那张。之后我的运气就来了,想要嵌张就来嵌张,想要边张就要边张,我要和牌的话,就摸摸我的红枕头,OK。”
 
  红枕头还是王韵涵的镇静剂。在最后前4名决赛时,她心里焦虑得不得了——她紧张的时候,脸上就没有了平时淡淡的笑容,打牌的双手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只得每打完一张牌就马上缩回到红枕头那里去,然后在心里跟枕头默默地说话。
 
不愿与陌生人打牌
  现在,王韵涵的奖品,一个被台湾艺人曾国城形容像“两条精虫打交叉”的奖杯,就摆在她卧室的橱窗里。同时,她在麻将台上最好的朋友,一个红色的抱枕,一如既往地摆在了她的床上。

  比赛结束回到台湾后,王韵涵还没意识到自己已成为“雀后”——除非看到了奖杯,或者被记者采访。有时路上有人向她招手,她会想:哦?他是因为我是“雀后”才跟我打招呼吗?

  王韵涵打麻将时通常带着微笑的,在比赛期间,无论是比赛内外,她看上去都不是一个很活跃的人,但她心里会特别注意那些主动跟别人打招呼的,活跃的选手。在比赛的时候,除了在心里说话,她脸上都没有表现出激动,直到大会最后算分,宣布她夺冠以后,她和两个同伴才尖叫着拥抱在一起,感触落泪。

  王韵涵最尊敬的父亲,一个独立把几个儿女拉扯大的台北建筑师傅,对她拿冠军的消息也是将信将疑。直到电视台记者跑到王家要采访他,他才明白这不是开玩笑。
 
  “我纯粹是喜欢打麻将才参加这个比赛。以前,没有太多的朋友跟我打,我都是跟好朋友打的。”王韵涵说,奖金到手后,她除了捐钱做慈善,还会给贫寒的亲戚减负,又曾打算给陪伴她参赛的朋友买车,供买楼的首付。

  在凯旋归台后,王的应酬多了,好些不熟悉的朋友都去约她打牌,这使她又紧张起来。“人家觉得我是千万赌后了,可能另有目的。所以我不跟他们打。”
 
  王韵涵在赛后唯一一次与陌生人打牌,是与一个电视机构CEO的家人。半年前,她工作的餐厅倒闭,失去了会计的工作。当上“雀后”以后,有些电视台找她做了几次公开宣传,她也非常谨慎,因为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进演艺圈。——“是的,我觉得各方面都应该尝试。我想要个幸福的家庭,我想要个好老公。这是我下一个目标了。”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