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都周刊

观点平衡世界

 
 
 

日志

 
 

许宗澧:我不是赌神,我是雀王  

2009-01-20 14:08: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些人老是输,是因为太执着,譬如钻牛角尖地求自摸或者刻意造大和。其实打麻将要讲变化,每一场都有不同的形势与应对策略。

南都周刊编辑:罗灿 记者   炫风香港报道  摄影   孙炯



“首届世界麻将大赛”澳门总决赛冠军许宗澧



雀王传 / 许宗澧
年龄:55岁
星座:白羊座
麻经:有“运”时要用尽,没“运”时要输少当赢;只打牌,不看人;不要轻易“点炮”。
打牌不能太执着,不随便乱吃乱碰;
牌面可造就造大,不能造不要勉强;
稳字当头要冷静,懂得要悬崖勒马;
一命二运三风水,要看方位看三家。
牌风:稳重冷静,崇尚稳中求胜;不易被局面迷惑,捕捉机会能力强。


  现在走在街上,还有人会认得许宗澧,叫他“赌神”,而许宗澧的反应则是摇头纠正:“No,No,No。我不是赌神,我是雀王。”

不过,回想起那场一生中最重要的麻将赛,作为非职业麻将手的许宗澧不禁又“牙擦”(广东人形容自傲)起来:“我从来没打过涉及到这么多钱的麻将。我一辈子都没有遗憾了。”

非洲搓麻30载
  2007年6月,以阿伯身份杀入“首届世界麻将大赛”澳门总决赛的许宗澧,曾差点想过退出比赛。“进入十六强的时候,我已经有点满足,甚至想直接退出拿奖金算了。我这么大年纪,如果没有好成绩,肯定会被人笑话的。”许宗澧说,“如果老天让我进四强,我就一定要拿第一!第一与第四的奖金差10倍,如果你输了的话,那肯定你有一些牌是出错了,你会一辈子内疚的。”

  那场比赛,许宗澧艺高人胆大,连续多盘耐心地造牌,可惜几次都被其他对手抢先和牌。在第4圈之后,许宗澧终于和出了三色同顺、混一色,成功得到领先位置,随后开始死死防守,到最后一盘时他再和了一把,即时拍掌几声,庆祝自己成为“雀王”,夺得50万美元奖金。

  许宗澧小时侯读的是艺术科,现在还在画国画,第一份工作是设计。上个世纪70年代,他跟随亲戚进入查氏企业(香港一知名纺织集团),25岁就跟随公司拓展业务,远赴尼日利亚谋生。当时查氏企业在当地的工业基地很大,作为公司派驻非洲的管理层人员,许宗澧的生活待遇也相当不错,每天闲来无事就与香港的同事打麻将,结果在非洲一打就是30多年。

  远赴非洲是许宗澧人生的转折点,这份工作不但奠定了他一生的财政基础,还“逼”他练出了一身好牌技。许宗澧总结说,麻将都是因为打得多才精的。一个东西玩多了,就熟练了。

  现在回到香港养老的许宗澧,入住自购的两层小洋房,空闲时会去喝茶、唱戏打麻将,他的儿子还是康奈尔大学硕士生,这可令很多香港人羡慕。

“玩牌提高我的数学智商”
  “只要是玩牌,我的数学智商立即可以提高几倍。”长期的驻外生活,使许宗澧对麻将、扑克等消遣活动产生了深厚的感情。直到现在,即使不时被妻子揶揄他“记性差,没有方向感”,但只要一进入牌局,许宗澧就犹如换上了双核CPU,双眼也焕发出神采。“要说无敌,我的13张扑克更无敌。其他人把牌抓上手可以左思右度,但我一上手,几秒就可以整理好三顺亮牌,而且每盘都是赢钱收场。”

  上个世纪90年代,在尼日利亚生活了多年的许宗澧,由于常年平均每周有5个晚上浸淫在四方城中,对麻将牌可谓烂熟于胸。公司管理层有广东人也有上海人,许宗澧既擅长造大和的广东牌,又能玩花色较多的上海牌,于是公司内部的麻将比赛,他几乎总是拿第一。这些比赛的奖金,每次大概几千港币,但也见证着许宗澧的牌技,达到了一流高手的境界。

  另外,由于爱好牌戏,许宗澧在尼日利亚的图书馆还修读了简而清的一系列麻雀论著,大有启发。许宗澧说:“有些人老是输,是因为太执着,譬如钻牛角尖地求自摸,或者刻意造大和。其实打麻将要讲变化,每一场都有不同的形势与应对策略,如果你能适时调整策略,又能通过一些技术手法打乱对方的部署,那至少你就会输得少一些。”

  同时精通两种地方麻将,对许宗澧在“世界麻将大赛”中一举夺冠很有帮助。“世界麻将大赛”采用的是中庸规则,既鼓励参赛者像广东麻将那样造大牌,又引入了各地麻将更多的和种,而许宗澧熟悉中庸规则的速度就比其他人快,当很多参赛者要一边打一边阅读规则说明时,许宗澧已能全身心投入比赛之中。

  而香港人的麻将文化也让许宗澧能从业余娱乐中打出了世界冠军。许宗澧介绍,每当约吃饭或是喝喜酒,大家都得打个两三圈。平时如果没事,亲友聚会也要摆出麻将恭迎。三天两头地打麻将,见多识广,真正参加大赛也就很适应了。”

  许宗澧最津津乐道的小策略是故意出铳。在“世界麻将大赛”8进4的比赛里,比赛已经过半,许宗澧排在第二位,他就紧盯着排名第一的女选手,只要她一和牌,许就立刻计算她的分数,争取下一盘与她的距离不要扩大;当许积分到第一的时候,只要洞察到其他两家造的是小和种,许宗澧都会主动供牌、出铳让他们和牌。“在比赛里没有连庄,打一盘就少一盘,我出铳给别人按规则她也要损失一点分数,到最后我的分数始终在她前头,她也无可奈何啊!”

  问起许宗澧的雀王心得,许宗澧说,打了40多年的麻将,要说有什么高深莫测的绝招,那就是一贯奉行的打麻将宗旨——“不要被别人影响”,即打牌永远只看牌不看人。当“运”到的时候,就要抓住机会。
牌桌上永远被其他家盯着
  除了爱打麻将,许宗澧说,平时会和朋友到内地玩玩,唱唱歌,“我喜欢唱粤曲”。如今,许宗澧年纪不小,不能像年轻的麻将高手一样南征北战,只在香港和澳门的麻将比赛里活动。

  谈起除了香港,有没有欣赏的高手,他还记得曾看过一名内地高手在香港比赛,打牌稳健精密,出牌顺序好,隐蔽性很强。“如果(那次)他有运的话,他那天早就造出十三幺的大和了。其他三家都不知道他在造十三幺,可惜他总是摸在别人后面,太可惜了。”

  现在,“淡出麻坛”的许宗澧已经浑身“雀王”的味道。许宗澧说,打了那么久麻将从来不去麻将馆的,赢了比赛之后才有时会到麻将馆去看看其他打法,好熟悉更多的麻将规则,不然会被别人笑麻将王都不会打这些牌。有时,他也会指点别人打麻将。

对话

数学越好就越占便宜



南都周刊:听许太太说,你玩上海牌多。
许宗澧:我打惯了广东牌,也打过上海牌、台湾牌。



南都周刊:那上海牌和广东牌有什么不一样?
许宗澧:上海牌和比赛有点类似,花色多一点,但没有那么多。上海牌规定多少翻起和,但好打一点,上海牌小一点,斯文一点。广东牌牌大,广东牌很多都是不停地做牌,打起来辛苦一点。

南都周刊:你是看得出人家的牌的。
许宗澧:我喜欢计数。因为我数学好。数学越好就越占便宜。最重要的是要猜人家的筹码。

  看人家出什么牌,什么时候叫和。每盘牌都有不同的策略的。自己的牌有希望了就先走鬼了。广东牌的话我会“松”下家让他们互博。如果我守的话他就知道我是喜欢博的人,那我干吗不松下家让他们博呢?

南都周刊:你很精明啊!
许宗澧:好牌的话就赢到尽,不好的牌就输得少点。我年轻的时候精得不得了的,没有人有我那么快的,几秒钟就知道什么牌。
另外,还要看你够不够冷静。

别当我雀王浪得虚名
南都周刊:有没有遇到过老千?
许宗澧:遇到过啊。不过,不是很厉害的,都是洗搭。洗搭就是他这盘牌有几张牌没有用到,他下一盘洗牌的时候就搭着这几张牌在自己的位置随便洗几下。还有,他打骰的时候也是,很多人都没有留意的。  

  遇到过老千,你有权举报他的,但是朋友就不能这样的。

南都周刊:这些就算他做了,也没意思了。
许宗澧:对啊。不过我通常都不会拆穿别人,只要自己醒目点,不要吃亏。还有就是,跟老千玩就玩小一点。有些不是说特意想赢钱的,就是想快点和。

  但我现在有那个名分了,我就不会随他了,我就会说几句。我有时就说:以不合法的手段赢钱,赢一点就好收手拉。但我不说是谁,也不要以为我雀王是傻的。当我雀王系流噶(当我雀王浪得虚名吗)!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