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都周刊

观点平衡世界

 
 
 

日志

 
 

江宁织造府前传  

2009-02-17 14:02:03|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楼一梦二百年,神州何处大观园?这句话说的是大观园遗址之争。自有《红楼梦》以来,红学家们一直争论不休。其间有主南说,有主北说,有综合说。

南都周刊编辑:潘葱霞记者   谢海涛南京报道



技师以东阳木雕的技艺精心雕琢了戏台。



二十四米高的楝亭曾经是曹雪芹的祖父曹寅会聚文人雅士之处。



  主北者说在北京;主南者,有说在南京,有说在扬州,有说在苏州;主南京者,有说在随园,有说在张侯府,有说在织造署。主织造署者,谓织造署为雪芹之根,红楼之源。而江宁织造又有何来历?与曹家、红楼梦有何等关系?一时,引无数学人皓首穷经。

  1921年,胡适之作《红楼梦考证》,次年,俞平伯写《红楼梦辨》,开新红学之先河,“在自传说的支配下,半个世纪的红学变成了曹学,是研究曹雪芹家世的学问”。世间有了曹学,周汝昌在《献芹集》自序中说:要想理解红楼梦,先得理解曹雪芹,懂得了雪芹的处境和思想,也就懂得了他的小说。”似乎,要想理解曹雪芹,先得理解江宁织造的一切。

曹家与江宁织造的半世纠结
  南京织造业历史久远,至元、明时已发展到相当高的水平。清时官营织造,除北京外,还在江宁、苏州、杭州三处设局。

  据《清会典》等文献记载,清初江宁织造主要是织造御用锦缎的生产管理部门,康熙以后,江宁织造督理一职由内务府派驻。

  康熙二年(1663年),皇室包衣正白旗曹玺受康熙委派首任江宁织造之职,此为曹雪芹之曾祖。曹玺之妻孙氏曾是康熙的乳母,康熙因此对曹氏恩宠有加,而曹玺父子对康熙更是忠心耿耿。曹家在承担织造事务之外,还接办采购铜斤,兼任盐政,奏报“天时岁收”,并秉圣意安抚、笼络前朝遗老、文士名流。曹玺时,其在江南才名文誉,尽人皆知,名士鸿儒李渔等人,多为座上客。又,凡当地气候、年景、水旱病虫、米丝价格、人事动态等,均事无巨细一一具密折向康熙奏报。至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曹玺卒于任所。

  21年后,曹玺之子曹寅出任苏州织造,康熙三十一年(1692年)兼江宁织造,此后专任江宁织造。

  曹寅继任江宁织造时,“主持风雅,四方之士多归之。”江宁织造署内的西园楝亭为当时江南文人聚集中心,曹寅时,修缮明太祖陵,校刊《全唐诗》、《佩文韵府》,召南北名士,推广戏曲。康熙于二十三年(1684年)至四十六年(1707年),六次南巡,除第一次住江宁将军署外,余五次均驻跸于江宁织造署,且后四次都是由曹寅接驾。《红楼梦》中李嬷嬷说:“嗳哟哟,好势派!独他家接驾四次,若不是我们亲眼看见,告诉谁谁也不信的。别讲银子成了土泥,凭是世上所有的,没有不是堆山塞海的。”此为曹家在金陵全盛时期。康熙五十年(一说康熙五十四年,一说雍正二年)曹雪芹生于此,《红楼梦》中云,“所赖天恩祖德”。

  至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曹寅病故。康熙又令其子曹继任江宁织造,但其职三年后,曹又病故。康熙乃令曹过继给曹寅的遗孀李氏为子,继任江宁织造。曹家在雍正五年(1727年)十二月发生变故,曹被革职北归入狱,三处织造众亲散尽,《红楼梦》中云:“树倒猢狲散”,曹氏江宁织造就此终结,繁华从此只在梦里。

  自乾隆十六年,江宁织造署辟为乾隆江南行宫,至六十年(1795),此处作为乾隆行宫而有所改建;自嘉庆元年(1796)至咸丰三年(1853)作为清廷两朝先帝大行宫圣地而保护起来。《红楼梦》中云:“那日进了石头城,从他老宅门前经过??大门前虽冷落无人,隔着围墙一望,里面厅殿楼阁,也还都峥嵘轩峻;就是后一带花园子里,树木山石,也还都有蓊蔚洇润之气。”批书人在此即批云:“好,写出空宅。”“后字何不直用西字?”“恐先生堕泪,故不敢用西字。”

  “江宁织造署”改建为“行宫”后,督理织造事务由布政司兼管。然至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织造事务又由专任织造官员督理,江宁织造舒文买淮清桥东北民房改建织造衙署。

  自咸丰三年(1853),太平天国时期,江宁行宫、织造局皆毁于战火之中。《红楼梦》中云,“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只留下“大行宫”这样一个空灵的地名。

  此为江宁织造与曹家之事,半个世纪的风光与荣耀,衰退与荒凉。其兴衰荣辱,比之《红楼梦》若何?

  周汝昌曾在一篇文章中写道:江宁织造曹家是曹雪芹的诞生地,他在此度过了“锦衣纨绔之时,饫甘餍肥之日”的童年,他对这个织造世家及其社会关系,特别是和皇家以及江南文士的关系的一切事相,感受是不一般的。如果没有这样一个伴随着康熙朝六十年盛世的“钟鸣鼎盛之家,诗书翰墨之族”的织造世家,绝不可能产生我国最伟大的小说家曹雪芹,因此可以说,江宁织造曹家是曹雪芹的根。而《红楼梦》中所写的故事,又都可以与江宁织造曹家“对号入座”,如果没有这个织造世家所发生的一切事相,也就不可能产生《红楼梦》,因此可以说,江宁织造曹家是《红楼梦》的源。
旧日风物
  旧时曹家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纵有两百多年的燕子,但也难复原旧日曹家风景,而织造署中又有何物?与大观园相比,又有哪些相似之处?

  清初江宁织造署的规模和建筑,史籍方志没有太多的记载。然因乾隆十六年改建的江宁行宫有着江宁织造署当初的一些影子。据《南巡盛典》卷101《江宁行宫图》所绘,其外有西北略为突出的近方形围墙,围墙内东侧为执事群房,其余建筑大体可分东、中、西三路布局。东、中两路有多进院落,院落中有朝房、宫门、前殿、中殿、寝宫、便殿、照房之称。西路建筑最为别致,前有茶膳房、戏台、便殿,其后主体建筑是有环廊的园池,池中及环池有曲桥、角亭、山楼等建筑。此外,西南部还有射圃和箭亭。

  周汝昌根据曹寅的《楝亭诗钞》,考出织署西园内有西池、西堂、楝亭、萱瑞堂、西轩、鹊玉轩、鹊玉亭,还有楝、槐、柳、竹、萱草、玉兰和曼陀罗等花木之胜。

  萱瑞堂为织造署内院之正堂,冯景《御书萱瑞堂记》云,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四月,康熙驻跸江宁织造署,曹寅奉母孙氏朝谒,“上见之色喜,且劳之曰:‘此吾家老人也。’赏赉甚渥,御书‘萱瑞堂’三大字以赐。”一时贤士大夫竞作歌颂。

  楝亭原为曹玺偃息之所、课子之堂,“婆娑一枝下,授经声琅琅”。曹寅后将“楝亭”作为名号,其大作以楝亭为名,楝亭成为他以文会友,结交社会名流的重要场所。纳兰性德、顾贞观诸多文士,多有诗词唱和;晚明遗民、清初新贵,皆为座上客。

  西堂,为曹寅与文友饮酒、赋诗、观月、赏菊之处,其自号“西堂扫花使者”。

府署之争
  二百年一梦,江宁织造署究竟在何方?

  周汝昌在1953年出版的《红楼梦新证》第四章中,特辟《南京行宫》一节(1976年增订本改题为《江宁织署》),据《江宁府志》考出制造府衙署的地点在利济巷大街。

  吴新雷于1970年代末走访了大行宫地区的居民父老,结合文献记载作了实地调查,经过多年探讨,1979年写出了《南京曹家史迹考察记》,认为江宁织造府东起利济巷,西至碑亭巷,南至科巷,北至长江路,其西园遗址在今大行宫小学周围。关于江宁织造的机构,吴新雷认为江宁织造由江宁织造府和江宁织造局两部分组成,府署合一。

  红学家严中认为,江宁织造由江宁织造署(衙署兼主要人员住宅)、江宁织造府(住宅)、江宁织造局(织造工场)三部分组成。东起利济巷,西至碑亭巷,南至科巷,北至长江路,为江宁织造署位置;江宁织造府则在太平北路以西,长江路以北、碑亭巷以东。是为府署之争。

  历史上,说府说署者皆有之。研究曹雪芹家世自胡适开始,1921年,他在《红楼梦考证》中说,“颉刚又考得康熙南巡,除第一次到南京驻跸将军署外,馀五次均把织造署当行宫。”这一成果为鲁迅所有,胡鲁皆称署,“江宁织造署”,周汝昌作《红楼梦新证》,多数材料称署,少数材料称府。

  严中认为,府署于康熙二十三年已分开。康熙第二次至第六次南巡到江宁,都是驻跸于江宁织造署,而非江宁织造府。

  他的论据为:康熙七年,《江宁府志》卷七“建置”中云:“织造府在督院前。”康熙23年《江南通志》上刊“江南省城之图”和乾隆元年《江南通志》刊“江宁省城图”均标示,织造府在督院西,而不是督院前。

  两图所标督院前为理事厅,严中认为,“理事厅”为“织造署”,理由有三:1、两图都将“理事厅”标在“总督部院”正南,这与方志上所称的“江宁行宫,在江宁府利济巷大街,向为织造廨署”、“江宁织造署,旧在府城东北,督院署前”正合。2、曹玺在织造任上的署衔为“江宁织造理事官”,这与“理事厅”是对应的。3、两图上另标有“织造府”。

  另外论据:乾隆元年《江南通志》卷二二上云:江宁织造署在府城东北。乾隆31年《南巡盛典》中江宁行宫图图说中云:江宁行宫,地居会城之中,向为织造廨署。曹寅于康熙三十八年五月二十六日给康熙的奏折:“自皇上回銮之后,臣寅恭送圣驾,返署时,江南众百姓犹瞻望署前,感颂皇仁,不忍遽去。”

  严中认为,曹玺于康熙二年来南京任江宁织造,在“督院前”开府,至康熙七年都是“府署合一”。康熙二十三年,皇帝第一次南巡,为预备接驾,两江总督于成龙和江宁织造曹玺考虑到“府署合一”的织造府的下人等不得住此,故将督院以西的“操江衙门”改建为新的“织造府”别住。

  吴新雷是府署合一的捍卫者:以清朝历代《江宁府志》和《上元县志》为证,府、署的称谓通用并存;查《康熙字典》,知晓在古汉语的称谓中,织造府和织造署是同义词。

  他认为,“督院署”前的“理事厅”应为织造局(机房工场)的“理事厅”。

  针对严中两图之辩,他认为,康熙二十三年《江南通志》上刊“江南省城之图”,织造府在督院西南,而不是正西;乾隆元年《江南通志》刊“江宁省城图”,的确把织造府刻在督院西边,但把它与康熙图对比,就可察见乾隆图在织造府原位加刻了钟山书院,使织造府版面失位而刻在西北方。

  吴新雷还有一重要证据:南巡文书题为《圣祖五幸江南全录》,此书是康熙四十四年(1705)清圣祖第五次南巡的起居日记,其中记载四月二十二日康熙皇帝到南京:“至午刻,由西华门进织造府行宫驻跸??”云云。又记四月二十六日,“驾往太平门登城阅视城垣”以后的情况是:“即回行宫,至碑亭巷??皇帝行在碑亭巷,有天主堂,门首恭进西洋字册页??随命太监李带领,随驾入行宫。”

  府署之争,自2002年起,至今不息。孰是孰非?争论还在继续,江宁织造与曹家的故事,也在众人的笔下继续。

鸣谢:江宁织造府博物馆馆长徐湖平先生、副馆长钟小毛先生,中国红学会顾问吴新雷先生,南京曹雪芹纪念馆名誉馆长严中先生,中国古都学会副会长韩品峥先生。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