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都周刊

观点平衡世界

 
 
 

日志

 
 

下篇 民营博物馆拿什么活下去  

2009-02-17 14:05:07|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江宁织造府项目100米远处,几栋大厦拔地而起。那是广厦南京公司开发的邓府巷项目“长江路9号”,这个与“长江路就好”谐音的楼盘,本来准备2005年开盘,当年因为两个项目是捆绑式运作,就拖了下来,一期工程到2007年才开盘,二期本应2008年底开盘,现在估计要拖到2009年年中。

南都周刊编辑:潘葱霞记者   谢海涛  见习记者   洪鹄   江苏南京报道    摄影   孙炯



  2009年1月10日下午,在省机关医院检查身体的徐湖平,接到一个电话,说市领导要来工地视察。这一天,他腰里绑着检测血压的设备,就匆匆开车向工地方向赶去。最近,他的身体不太好,下个礼拜,还要做24小时心脏检测。江宁织造府项目让他感到压力不小。



  从2005年起,江宁织造府项目就被五六米高的广告牌遮住了。这期间,省市区领导乃至中央领导不断来视察、调研。新任的南京市委书记朱善璐,上任半年,四次来现场。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两年内来了四次。



  压力不仅来自领导的关注。



造“假古董”风波
  2009年1月1日。江宁织造府面向一些记者亮相以后,网上、报纸上随即横飞的流言,让徐湖平始料不及:“红楼梦影响太大了,这个馆只能做好,不能做坏。做不好名誉都没了,对南京市政府、吴老先生,都不好交代。”



  1月10日这天,徐湖平向市领导汇报了工地情况。领导指示,不要再有负面报道了。



  这场风波,直到1月11日,南京市政府召开规划、文化等部门参与的专题新闻发布会时,才有所平息。发布会上,玄武区副区长苏宇红,就“7亿再造江宁织造府”消息予以澄清———“这个项目不是复建或再造,而是把江宁织造府有关的历史文化通过博物馆的形式表现出来”,不存在造假古董一说;项目是由企业自主开发,独立进行商业运作,至于七亿元投资,因工程还没有验收,尚未有准确数据。



  风波暂停,徐湖平感到压力并没有减少多少。他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博物馆的生存问题。



怎样活下去
  大年初十,徐湖平坐在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墙上周汝昌、冯其庸25年前的墨宝,是这个博物馆仅有的文物。



  办公室在主体建筑的三楼。按照徐湖平的设想,二楼三楼搞红楼文化会馆,一楼设通灵宝玉馆、刺绣馆、现代美术馆,每年可搞二三十个现代艺术展;曹雪芹故居纪念馆、红楼梦文学馆、云锦博物馆以及多功能厅在负一层。



  “我是江苏省民间收藏协会会长,我在动员会员,把最精美的玉器拿出来,打造通灵宝玉馆。”“我让一个收藏家把云锦贡献出来,给我们展出,他已答应了。”



  “我们和江苏省昆剧院,一起打造一个立体的昆曲博物馆,每天都有昆曲表演,你说好不好?”



  然而,这一切在落实之前,似乎都是空中楼阁。这个博物馆正像他的办公室一样,家徒四壁。徐湖平发现他面临着诸多困难。



  在南京博物院时,他有40万件文物,办展得心应手。但目前这个博物馆的先天缺陷,是只有遗址,其他什么都没有。


  一个空壳子,往里面填什么东西?徐湖平很发愁。“红楼梦文学馆,怎么做?你把所有藏书摆出来,那是新华书店;你把所有版本放出来,那是图书馆。你怎么展示?这个红学家这么说,那个那样说,除了故去的红学家不会和我争论以外,活着的都会和我争论。”



  博物馆曾经想买一件据说曹雪芹用过的书箱,对方开价一个亿。“一亿元我们能买多少木材啊?!”徐湖平大笑。然后话锋一转,眼神里充满了恳求:所以我希望,社会上若有文物资料,能不能借给我们,卖给我们?



  在南京博物院时,国家每年投入两三千万,上海博物馆一年1亿。这个民营博物馆,每年水电费人头费文物征集费管理费,起码要2000万左右。



  这笔资金从哪里来?徐湖平很发愁,靠门票收入微不足道,靠自己的造血功能,可以解决一部分经费,但这些都是未知数。



  徐湖平困惑的还有,将来政府和这种博物馆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政府主导究竟什么含义?“比如办展览,我要引进外国展览,我向谁申请办手续。以前在南博没问题,我打报告给江苏省文化厅,然后他们向省政府,省政府再向国家文物局。现在就没头绪了,可能一圈转下来,宣传部文化局都不管,又回原地了。”他说。因为是新生事物,我不责怪任何人,大家都没经历过。



  而让徐湖平宽慰的是,是广厦南京的态度。



民营博物馆的一席之地
  在江宁织造府项目100米远处,几栋大厦拔地而起。那是广厦南京公司开发的邓府巷项目“长江路9号”,这个与“长江路就好”谐音的楼盘,本来准备2005年开盘,当年因为两个项目是捆绑式运作,就拖了下来,一期工程到2007年才开盘,二期本应2008年底开盘,现在估计要拖到2009年年中。



  “二期全部卖掉,整个项目还不一定能持平。三期还没有做。” 广厦南京房地产投资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赵东辉说。



  赵东辉说,广厦方面也没有想到投资会那么多,原来想的投资3.5亿。至于投资为何暴增,赵东辉说原因之一,是博物馆最初想建在地面,但后来修改成地下两层16米深,增加了成本。成本大致有几块:买地加上税费1.8亿,土建1.4亿,安装7000万,弱电1000万,主体建筑云锦式装潢2000万,园林2000万,资金运作4000万,布置已花了2000多万,再加上购买展品和布展,真正开馆时可能要超过7亿元。而据广厦内部人士透露,这个项目分管领导几次更换,广厦南京方面也有人对此没信心,觉得是个赔钱的项目。但在广厦高层,力挺该项目。



  2008年7月,全球性经济危机之下,广厦南京房产遭遇前所未有的资金紧张。2006年,公司为了运作两个项目,向银行采用封闭式贷款11亿,利息一年就是1.1亿。在资金紧张的情况下,长江路9号项目和江宁织造府项目同时进行,银行方面对长江路9号感兴趣,对江宁织造府项目不感兴趣,不肯提供进一步贷款。最后是浙江广厦总部紧急调来8000万元救急。



  这年9月,因为种种情况,徐湖平不准备参与这个项目了。赵东辉上门找到徐湖平说:徐院长,我不懂博物馆,只要你们有什么想法提出来,我们一定满足。我们房地产再困难,这个博物馆需要多少钱,我们一分不少地投入。我出钱,你出力,在陆(副)市长的指导下,一起把这个项目做好,好不好?



  这让徐湖平很感动,对于民营博物馆又充满着信心。去年,他向来视察的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汇报说,准备申请个课题:民营博物馆的前途与方向,要为民营博物馆争一席之地。



  “我认为最好的途径,就是政府主导,由民企出资,有作为的馆长带着有作为的团队,多方面多渠道,把它办成一个既是公益的,又是文化产业的博物馆。如果能成功,绝对在中国博物馆史上留下重彩,对将来民博发展有示范作用。”



  大年初十的徐湖平,充满着信心,但又像坐在倒计时的机器上,感到时间的紧迫。



  1月8日,南京电视台“东升有约”在专访节目中,问徐湖平,博物馆什么时候开?徐湖平一直不敢说。一年?两年?



  1月11日的南京市新闻发布会上,玄武区副区长苏宇红称,初步意向是,今年“五一”期间至少有一个场馆向市民开放。



  1月12日,徐湖平和苏宇红等赶到北京,看望吴良镛时,老先生在病房召集了设计班子进行座谈。他说:精品还是要精做,不能匆匆忙忙,设计和施工的质量我是必须坚持的。



  2月12日,办公室的一个小姑娘跳槽了。年前,已经有3个讲解员走了。这个博物馆连他在内,现在只有5个人。博物馆面临着专业人才之荒。



  困难与希望同时存在,南京的天气正在转暖。徐湖平说,一切都要做起来,曹雪芹雕塑是中国雕塑院院长吴为山在做,开春了就做,我们要找个模特儿,穿上清代的衣服??徐湖平坐在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墙上他捐出的周汝昌、冯其庸25年前的墨宝,是这个博物馆仅有的文物。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