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都周刊

观点平衡世界

 
 
 

日志

 
 

亚失业——活少了,钱少了,夫妻开始吵架了  

2009-02-25 11:10:05|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宇航玩具厂的众多生产部员工,都想到外面打“二份工”,少量年轻力壮的人还能在酒吧当个保安,但大部分人都很难接到其它工厂的活,因为现在大部分工厂都是开工不足。

南都周刊编辑:宋爽 记者|秦旺



珠三角,工人连兼职都难找。



受访者:吴国伦
公司:东莞宇航玩具厂
所处行业:制造业
所处地区:东莞
所处职位:装配工
亚失业状态:平均每星期少上30小时班


  2月12日,尽管离工厂正式开工还有4天,朱红显就从湖南襄樊老家赶到了广州,由于经济不景气,企业出货数量减少,他所在的番禺园林工艺厂给全体员工放了1个月的假——以往过年只有七八天的假期。

  节前厂里陆续裁了20名普工,这让他对过年提不起半点兴致,早早就来到广州,希望能多做一些多赚一点,可谁知班还没上,就接到了全厂员工降薪8%的“不幸”通知。

  7年前朱红显首次来到广州,在园艺厂做起了油漆工,每月收入达到了2000元左右,随着生意的日益冷淡,厂里开始了削减产能的过程,朱红显的工作时间也由每天10小时减至8小时,收入跟着下滑到节前的1500元。

  而这次降薪后,朱红显每月能拿到1200元多一点,这是他在广州拿到的最少工资。除去房租和生活费,还要给家里汇款,“哪里会够用?简直跟失业没什么两样。”

  与朱红显一样,工厂里其他工人在看到通知后也是怨声载道,“裁人后,厂里剩下的30多个工人工资大多都在1000多元一点,跟我同部门的那13个人,大家在聊天时都有走人的念头。”朱红显说,他们去找老板,老板也不知未来什么时候能回复订单,未来还没有起色,厂里还得减工人减工时。

  可朱红显想重新找一份不低于以前收入的工作,并不容易。据广州市韦博俊杰人才顾问有限公司统计,2008年第四季度,广州用岗需求比去年同期减少75%左右。

  除了在广州寻找,朱红显还拜托其他城市的老乡与朋友们帮忙,东莞宇航玩具厂的吴国伦就是其中之一,对于老乡的询问,吴国伦的回复是,自己的日子也不比以前。

  2004年与妻子同时来到东莞的吴国伦,成了玩具厂的装配工。当时,东莞代表的中国玩具业正步入其最为辉煌的时期,2006年,东莞出口玩具数量约占全球的三成。

  在吴国伦的回忆中,那时的宇航玩具厂接到的订单可以说一桩接一桩,基本上每天都要加班才能完成任务。加班可以拿到双倍的工资,那几年吴国伦平均每天加班4小时,月收入基本在2300元左右。

  “每天都很疲倦,回来一挨床就睡着了。”可惜好景不长,自去年下半年金融危机席卷全球后,美国人都把自己的钱袋拴紧了,如今不再是随便生产一种款式,只要质量还行就能销出去的好年代了。

  宇航玩具厂有80%的订单来自于美国,这部分订单数也直接决定了工厂的生产数量,吴国伦逐渐不再加班了,“以前一星期要上70个钟,现在一星期只上40来个钟。”

  没活干,吴国伦反而有了更多与朋友们一起喝酒的机会,以往一两个星期喝一次,如今一星期可以喝上两三次。只是,他很厌恶这份“清闲”。因为这意味着他收入的减少,节前最后一个月他的收入仅为1400元。

  妻子梁玉萍并不满意丈夫的喝酒习惯。她也不想和别人打牌,“输了划不来。”

  梁玉萍在东莞一家外贸服装厂做刺绣,目前工资为1000元,比起好的时候少100元,虽然降得不多,但在目前收入降低,又得为两个读高中的儿子每月寄生活费的情况下,这使得梁玉萍愈加抱怨起吴国伦来,两口子吵嘴的事也不时发生。

  在日常开支上,也是能省尽省,以前吴国伦一天一包烟,现在变为两天一包。回家过年也不热心了,基本上哪也没去,给家里小孩的压岁钱从往年两位数变成了个位数。

  没活干,员工发愁,老板也烦心,宇航玩具厂2008年的营业额为700万,是2007年1800万的一半还不到。副总经理郭晃豪说,“今年3月份的订单在哪,我根本看不到。要是在往年,12月就可以排来年3月以后的生产计划了。”

  没有订单,别说加班,连正常上班都维持不了。据郭晃豪介绍,现在全厂员工的薪水比起前两年,平均减少了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今年2月8日开工时,原来500多人的员工竟只来了200人,而过去最低都会有400人。

  宇航玩具厂的困境,是中国当下玩具出口行业的真实写照,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调研显示,进入去年10月份以来,部分企业、特别是劳动密集型的中小制造企业,有的出现关闭、停产或半停产的情况,其中有的员工失业了,有的虽然没有和工厂及公司解除劳动关系,但由于缺乏订单,使得员工多处于放长假等订单的“亚失业状态”。

  情况如继续恶化下去,郭晃豪说,他们也正在考虑将工厂搬到惠州,毕竟那员工最低工资标准更低,厂房租金比东莞要少三分之一。“但工厂在东莞已经扎根10多年了,有的员工已经把家人都接到了东莞,要他们搬去惠州,他们会舍得吗?”

  在宇航玩具厂,众多生产部的一线员工,都想到外面打“二份工”,少量年轻力壮的人还能在酒吧当个保安,但大部分人都很难接到其它工厂的活,因为现在大部分工厂都是开工不足。

  吴国伦曾想过去一些大的玩具公司上班,这样工资或许能够得到保障,但已经40多岁的他,并无特殊技能,又没有大厂工作的经验??
“未来,我想去长三角和福建看看,听说长三角做内销的企业会比较多一点,受到冲击会小一些。”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