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都周刊

观点平衡世界

 
 
 

日志

 
 

亚失业——IT人=“挨踢人”  

2009-02-25 11:19:03|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已经工作了三年,但现在又要靠家里接济才能生活,感觉完全没有了尊严。”为了让心里好受些,波尔现在每天下午四点钟都会去一趟农贸市场,然后把买的菜提到父母家里做好,等老人下班一起吃饭。

南都周刊编辑:张鹏 记者|周鹏



2月5日,英特尔宣布调整在华运营计划,涉及上海浦东工厂、成都工厂和大连工厂。其中英特尔上海工厂将撤销,工厂产能合并到成都,预计两千名上海工厂员工受到影响。
摄影 | 赵静 CFP



受访者:波尔(化名)
公司: 某高科技公司
所处地区:重庆
所处行业: IT
职务:技术员
亚失业状态:无薪事假


“啃老族”
  对那些每天一大早都得挣扎着爬起床赶去上班的人来说,春节假期的结束无疑是件痛苦的事情。但在重庆市沙坪坝区的一个小区里,一位网名叫“波尔”的年轻人直到现在还常常能睡到日上三竿才懒洋洋地起床。

  尽管身为当地一家台资高科技公司的技术员,但在有着严格考勤纪律的这家台资企业里,波尔一点也不担心上班迟到可能面临的诸如扣薪水、被领导批之类的惩罚。相反,他正是按照公司的统一安排,正在休一种被称为“无薪事假”的假期。而这样的“假期”,波尔跟他的另外约700名同事从去年12月21日起就时不时地会碰到了。

  在以往的那些正常的上班时间里,波尔跟另外两名同部门的同事管理着公司的网络系统,并负责全公司数百台电脑的硬件和软件维护。这并不是件轻松的活,同事们称波尔为救火队员——谁的电脑出了问题,都会找他。在过去的两年中,波尔每天的上班时间常常超过十个小时。尽管辛苦,但这份每月能拿到3600多元薪水的工作,又让才毕业三年的波尔感觉良好。而且除了每个月的工资收入外,他以往每年年底还能额外多领两个月的工资和一笔数千元的“春节礼金”。在重庆,这样的收入能让波尔这个单身汉过上挺不错的日子。

  但在去年12月18日,公司发布了一则让波尔十分郁闷的公告,“因全球市场低迷,公司产能未能提升,为达到节约成本之目的,本公司决定自12月21日起至1月20日期间进行无薪轮休(即无薪事假),谨请同仁共体时艰”。根据这一公告,该公司绝大多数员工被要求除每月法定的节假日之外,再多休六天假。当然,这六天假是没有钱领的——在公司领导劝导下,这些员工都“主动”递交了一份“无薪事假申请”。

  波尔所在的公司主要从事电脑产品中一类关键配件的制造,其总部位于有着大量代工工厂的中国台湾。由于市场竞争激烈以及去年以来爆发的金融危机导致海外订单大幅减少,该公司今年一月份的营收比去年同期下降了近5倍。受此影响,这家公司不得不通过让员工无薪休假的方式减少产能。而这直接影响到了公司所有员工的正常工作和收入。

  由于收入减少,波尔颇有怨言。他去年上半年刚按揭买了一套小公寓,每个月需要还银行2000多元。但去年年底至今,他连续两个月的收入不到2600元了。现在,他不得不每天都到父母家里吃饭,月底还得向两老借些钱还房贷,“我已经沦为‘啃老族’了”。

  “我每天都想去上班,但是公司不需要我们”,波尔无奈地说。他的MSN上已经连续一个多月挂着这样一句话:“上班族最痛苦的事就是下班时间到了还没干完活,但比这更痛苦的是,还没下班就没活可干了!”。

  原本以为无薪休假只是公司的临时安排,但不久之后波尔恐慌地发现事实并非如此。他所在公司在去年年底时再次发布了休假公告,而根据公告的安排,波尔跟他的同事们在最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只到公司上了7天班!他自嘲地说,自己过了一个“真正的春节长假”。但这种让波尔讨厌的“假期”并没有结束——公司的最新公告说,员工三月份只用去上15天班了。

  现在的多数时间里,波尔都不得不对着电脑度过无聊的一天,在网络上看新闻、玩游戏。而只要一想到月底还得向父母借钱换房贷,就让他感到十分羞愧。他的父母都在当地一所普通中学做教师,收入并不高。为了让心里好受些,波尔现在每天下午四点钟都会去一趟农贸市场,然后把买的菜提到父母家里做好,等老人下班一起吃饭。“我已经工作了三年,但现在又要靠家里接济才能生活,感觉完全没有了尊严”,波尔说。
在不久前的春节期间里,他谢绝了一帮大学同学的聚会邀请,原因是“我连打五块钱的小麻将的钱都没有”。

“挨踢人”
  尽管自认为技术水平不错,但烦恼的波尔至今也没有辞职走人的念头,“现在整个行业都不景气,如果随便跳槽的话,说不定下一个工作更差”。他现在每天都会花好几个小时浏览国内各大门户网站的新闻,让他感到压力巨大的一个发现是“IT行业里‘裁员’这个词出现的频率很高”。

  “已经放了四个月的无薪假期,眼看这个月的房贷又要到期,但我的存折上只剩一千多元钱了。我现在已经患上了轻度抑郁症,而且严重失眠,晚上吃4片安眠药后连个哈欠都不打。真不知道以后的路怎么走下去??”。不久前,一家IT公司的职员在网上发了这样一个让人心酸的帖子。这个帖子下面,有人劝他再坚持一阵,想办法尽快重找一份工作;也有人劝他把干脆房子卖掉算了,因为现在IT行业的日子今后可能会更不好过。

  波尔说,看到这个帖子时,自己真的连想哭的念头都有了,因为自己与他一样。

  IT,在以往一度是高学历、高收入人群集中的代表性行业之一。但现在,这个曾经对年轻人充满吸引力的行业似乎已经黯然褪色,太激烈的市场竞争、太庞杂的从业人员,已经让这个行业开始成为让不少人闻之色变的残酷领域。现在,即便是那些著名的跨国IT企业,也会时不时传出大范围的裁员消息。而正是由于缺乏安稳的工作岗位,IT公司的员工常常被人们戏谑地称为“挨踢人”。

  有媒体统计,仅仅在上个月,全球IT行业的裁员人数就已经高达8万人,而从去年8月至今,该行业的裁员总人数已经高达20万人。这其中包括了一次性裁掉数千人的爱立信、英特尔、微软、摩托罗拉一类的行业巨头。而在类似波尔身处的IT代工企业里,裁员的幅度更为惊人。有消息称,有超过60万名员工的全球最大IT代工企业富士康科技集团已经裁员超过10万人!

  2月25日早晨,富士康科技集团深圳集团总部人力资源部的陈芳(化名)才从河北老家赶回深圳。在此之前的一个月里,她跟富士康科技集团的大部分员工一起,经历了以往从未有过的“长假”。在此期间,他们只拿到了“缩水”后的薪水。但即便如此,该公司的体育推动部、文工团等非重点部门仍有不少员工至今还放假在家,“有的员工假期长达三四个月,这期间一分钱也拿不到”。而他们在休假结束之后是否还能重返工作岗位,现在谁也说不准。陈芳说,不少生产部门的低收入员工因为无薪休假时间过长,难以负担起在深圳的生活开支,已经辞职走人了。

  陈芳一度担心波尔碰到的长期无薪休假的遭遇未来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为此,春节期间她上网浏览了一些相关行业的招聘广告,并带着好奇心发出了几封应聘资料。不久前,她得到了一家北京某IT公司的回应,但这个看起来幸运的经历却让她很不爽——对方在电话里直截告诉她有七十多人在应聘同一职位,并要求她简短地说出自己有什么优势能从中胜出,“这还只是面试的第一轮”。最终,陈芳打算继续呆在富士康,“现在工作不好找,有机会的时候再说吧”。她甚至还为自己现在的处境暗自庆幸,由于在较为重要的人力资源部门工作,她现在每月还能领到3000多元的薪水。

  但在遥远的重庆,波尔却没有这样的心情。2月14日深夜,他在电话里无奈地说:“明天再上一天班,我又得在家里耍上四天了”。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