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都周刊

观点平衡世界

 
 
 

日志

 
 

走进废墟这个时间隧道  

2009-02-27 16:54:39|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论是哪类的废墟探险玩家,废墟对他们来讲就像是一个时间隧道,只是他们采取不同的方式进入,采取不同的方式离开。

南都周刊编辑:翟立 文|实习生 雷倩倩 记者:张守刚 摄影|李飞  邵欣




李飞拍过很多关于废墟的东西,曾经有人找他希望能结集出版。但李飞


绝了。他计划在废墟中做更多关于时间的记录,有一天能够成为“看不


见的城市”系列。




  陈楚每次去废墟探险都不带相机,寻找废墟过去的回忆,是他喜欢废墟探险的根本原因,废墟的景象在他脑子里会发酵生成一个场景,一个个废墟还没成为废墟前的场景,要记录这些东西,相机帮不上忙。

  李飞每次探险都带着相机。每次拍下来的照片他都不会删除,把这些也许明天就消失的场景保存着,不带任何情绪,他就是想保存这些影像。

  在和陈楚聊天时,他说,你们再去找李飞聊聊吧,也许他还能补充点什么。在见到李飞时,他问,你们见过陈楚了吗?这两个废墟探险的朋友,用各自的方法记录着一个个不同的废墟。

陈楚:
只去经历,不留下任何记录  “我基本不带任何装备,如果硬说带什么的话,一个打火机就足够了”,陈楚说话时和他在玩射击游戏时一样“哒,哒”响,只不过那随着机枪射击节奏而颤抖的双肩放松了下来。陈楚,《计算机世界》的网站记者,2002年开始正式涉足“城市探险”这一活动,现在他已经是这个圈子里的“江湖大佬”了,北京城大大小小的废墟几乎都被他走过了。

  陈楚喜欢这项活动是因为它够简单,不像那些靠“烧”装备才能到达目的地的户外运动,这在他看来和普洱茶一样,“太假”。周末约上一两个朋友,在废墟里只要很低甚至零成本,就可以完成一次“爱丽斯梦游记”,“很超值”陈楚说。

  陈楚“探”过北京市区很多废墟:作为北京市废墟探险的地标性建筑“朝内81号”,陈楚进去的次数自己都数不清了,但发现了地下室里竟然还藏着另一个地下室时,他还是激动不已;传说中废弃的林业部大楼里,老式的建筑结构、无意发现的旧结婚照让他不禁回想起小时候家里与邻居共用厨房、厕所的时光;在昌平陈庄废弃的游乐园里,靠着裸露的钢筋和一身“轻功”,陈楚像蜘蛛侠似地贴着灰色的墙,从低于地面1.8米左右的城堡底部爬到了4米高的城堡顶端,不过这短短的4米足足耗费了他1个多小时……

  翻高墙、钻地道带给陈楚的快乐,只是废墟探险的乐趣中很小的一部分,废墟探险能激发他的想象力,这让陈楚很着迷。每进入一个新的废墟,看到石头拱门、石头堆里的一张旧结婚照,一个门牌号都是激发想象力的催化剂。

  2005年初冬,那天,陈楚站在北京西郊一座废弃别墅的高墙下,阳光穿过别墅城墙的石头拱门,微尘在飞舞。陈楚回忆起那天的情形,依然觉得穿过了石拱门就像穿越了这个时代历史似乎就在这幢废弃的别墅里上演。

  别墅靠山而建,陈楚形容这是幢“田”字形建筑,外围类似古时候国家用于防御外敌侵犯而建的城墙,城墙有3米多高,进出城墙唯一的出口——一道拱形的大门,有人把守。

  于是陈楚和朋友绕到别墅的背面,在一棵歪脖子树的帮助下,顺利翻墙进入了这个与世隔绝的世界。3层高的主建筑紧靠背后的山脉,建筑的第2层四面都有横平竖直分别通向城墙的四条走廊,在附近的高山上俯瞰,这四条走廊和城墙组成的正是中国的汉字“田”。当人进入这座“废城”后,“人”字和“田”字巧合地组成了“困”字。这也是陈楚身处其中的真实感受,“虽然城墙内没有人,但总有一种被监视的感觉”。

  陈楚觉得废墟中隐藏着岁月的密码,这些信息附着的蛛丝马迹吸引着他一步步走入废墟深处。“与登山、攀岩那些户外运动不同,那些自然的景色引导着人的感受,人处其中很被动。在废墟的环境里可以根据环境设置故事的发生,让故事向自己希望发展的方向走去,人是主动的。”
在静悄悄的别墅里逛了一圈,已经是2个多小时以后了,还沉浸在过往故事里的陈楚被别墅的守门人所打断。朋友十分机灵地向守门人打了声招呼,让他们快速回到了现实世界,逃过了守门人的询问,只留下守门人站在别墅的石拱门里看守着那个已经过去的时代。

  被问到要走的下一个废墟在哪里?他说北京的废墟已经走得差不多了,正在计划一次川南的徒步,他希望在那条路上想象抗日战争中牺牲的远征军,就像他在北京的废墟里想象着房子从前的主人和他们的生活一样。

李飞:
记录本身就是一种怀旧
  第一次与陈楚见面,李飞就被陈楚从“朝内81号”后墙跳进去的架势和蒙脸的长发吓到了,但这一巧遇,使李飞拍摄城市废墟的爱好无意中成了陈楚多次探险的记录者。

  和陈楚一样,还是孩子的时候,李飞就开始了他的废墟探险。在北京东城区交道口国祥胡同里长大的李飞,常在家附近废弃的防空洞里穿梭,防空洞里的经历成为他童年记忆中不可忽略的一部分,直到现在他还对防空洞着迷。

  但李飞回忆他的防空洞探险经历时并不太连贯,他是那种少有的,不太爱说话的北京人。坐在咖啡馆里,李飞有些安静。记忆中过多相似的场景让他有些混淆,他常常把“这个洞”的故事穿插进了“那个洞”的故事中,常常需要停下来仔细回忆。废墟对于李飞来讲,就是一个个片断,存在于照相机取景框里的片断。

  作为一名摄影记者,李飞已经习惯通过相机的取景框观察这座他生活了多年的城市。他经常游走在北京的大街小巷,每当看到废墟他都会进去探寻一番。白塔寺附近的福绶境公社大楼,京棉集团的筒子楼宿舍,北京无数个大大小小拆迁后遗留下来的胡同,门头沟庄户村废弃了十几年的村落……这些探险过程中拍摄的照片至今一直保存在李飞的电脑里。  

  “把自己看见的都拍下来。”成为李飞每次进入废墟的任务。他很享受在废墟中拍照时内心的宁静,拍摄这些成为过去的点滴,李飞说拍摄废墟就是在照片中淡化瞬间的概念。

  “城市废墟”题材的影像散发着安静的气质,这很吸引他,比起废墟中的人,一张废报纸,房梁上的一颗钉子更能引起李飞的兴趣,废墟中人生活过的痕迹、生活在废墟中的动物都是李飞拍摄的对象,没有光线的场景在李飞眼中更能拍出废墟的美感。

  李飞拍过很多关于废墟的东西,曾经有人找他希望能结集出版。但李飞回绝了。他计划在废墟中做更多关于时间的记录,有一天能够成为“看不见的城市”系列。很多人觉得废墟探险就是寻求一种刺激的感觉,被鬼怪或黑暗所惊吓的刺激。李飞明白那种探险的刺激感,但他体验着的是废墟与高楼大厦强烈对比所带来的怀旧感。

  作为土生土长的北京人,李飞对小时候的北京很怀念,行走在北京纵横交错的街道上,李飞觉得“现在的北京确实有些不伦不类”,在北京的街上常常看见一幢中式的建筑,旁边站着一幢西式的建筑。面对北京日复一日不停的变迁,李飞颇有感慨。梁思成当年提出的在旧北京城外建一座新城,把长安街两边的新建筑都放到新城中,从整体上保护古城的设想,在今天并没有实现,这让李飞有些伤感。

玩家 Q&A   
陈楚

Q:印象最深刻的废墟是哪个?
A:京郊废弃别墅。
Q:对初入门的废墟探险者,请推荐2个废墟。
A:京郊废弃的别墅,或者防空洞,够刺激、好玩。
Q:说说废墟探险的注意事项,譬如什么样的墙不要爬,看到守门人该怎么做等等。
A:行动前先踩点,摸清管理人员的规律;墙上有玻璃和铁丝网的尽量不要爬。


李飞

Q:印象最深刻的废墟是哪个?
A:北京的朝内81号。
Q:对初入门的废墟探险者,请推荐2个废墟。
A:北京市内现在变化很快,很多地方都被管得比较严,比较推荐昌平游乐场,因为可玩的东西多。
Q:说说废墟探险的注意事项。
A:安全第一,不要与管理人员起冲突。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