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都周刊

观点平衡世界

 
 
 

日志

 
 

废龙世界  

2009-02-27 17:00:41|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们带着专业工具,成群结队,夜以继日地敲打,忙碌——为了每公斤一两元钱的收入,他们敲碎了飞龙世界的水泥,将建筑物中的钢筋、铁块掏出拿去变卖。

南都周刊编辑:潘葱霞  记者   罗小敷  广州报道


 



在经历了上一轮房地产市场的火爆期后,广州的废墟已所剩无几,以东方乐园为代表的大型游乐场也相继咸鱼翻生,广州几乎成为一个没有废墟的城市。但是,还有飞龙世界。




曾经火热的房市带动了广州废墟的复活,但是飞龙世界依旧无人问津。


 


摄影  |孙炯



  



  欢迎来到飞龙世界。



  不会再有欢迎者。斑驳的门框里,尽是残垣断壁,数不清的失落与凋零。



  1995年开业,1998年关门,这座主题公园彻底成废龙。即使一日五万来客,也阻挡不了它的衰落,即使一张门票百元高价,也解不开它的金钱劫。



  主人音信杳无,四次拍卖不成,被遗弃成了飞龙的命运。



  当偷钢筋的民工、流浪汉也嫌弃它的时候,越来越多的都市探险者、摄影爱好者却对这片废墟充满热情。他们在此寻觅的不是钢筋,也不是遮风避雨之地,而是废墟的过去与神秘



一座公园的翻云覆雨手


  在一片破败建筑中,一群探险者试图寻找飞龙世界的大门。



  它被掩映在105国道旁,广州市郊区番禺大石段862号。如果是第一次来这里,要想迅速辨认出飞龙世界的大门,是有难度的。三层楼高的大门徒留斑驳的门框,匾额无影无踪,朱漆粉黛早无颜色,难见当年雄伟之风。两旁对联,“大千世界小千世界今古奇观灵蛇世界,仙凡一家雅俗一家环宇神游独此一家”,在风吹雨打中模糊零落。



  一条长相温和的狗慵懒地半卧在门廊旁,一个女人正捧着一只大碗,站在大门口吃着面条,冷冷地望着这群探险者。对于她身后的那个世界,她什么都不愿意说。



  穿过门框,地上晒着成片的树皮,估计是附近居民或商家的“变废为宝”之举。门内右边成了一个垃圾场,垃圾成山。东侧的楼梯已经被枝桠横生的灌木堵死了,西侧楼梯还能行走。爬到尽头,金色的“万蛇城”三字斑驳不堪,地上堆积了厚厚一层的水泥块。原来装饰精美的图腾,现在却以狰狞面目示人,将近四五百平方米的房间,失去了屋顶,只留下残缺的墙壁,水泥块散落其间,偶尔可见被遗弃的衣服、鞋子。



  往右边的百米通道方向走,当年依山而建的商店及展览屋,如今都只剩下一个个小格子,没有屋顶,也没有门,裸露的墙脊除了日晒风吹的痕迹,有着更为疼痛的凿痕。一道长长的裂缝横穿“百龙图”三个字,一旁用各种字体写成的龙字图腾,勉强在诉说着往日豪迈。用来免费供全国百岁老人生活的“寿星园”也已经湮没在荒草从中。



  在长满芦苇与杂草的百米通道上,一对中年夫妇正在驻足。他们不是本地人,几年前才到广州居住。听朋友偶尔说起飞龙世界往日的盛况,此次刚好路过,便停车进园内来走走。



  “不知道是不是风水不好”,中年女子衣着讲究,“这么好的地方被这样荒废着,真是可惜了”。没走多远,他们便原路返回了。附近村民说,现在的飞龙世界虽然没有蛇可观,但每天依旧会有零星游客。



  路边的牵牛花正开得很好看。通往雷峰塔的小路上,两个穿着波鞋却没穿袜子的年轻男孩,各自用报纸垫着身在睡觉。



  九层高的雷峰塔已经成为游客涂鸦的乐园。第五层外露的塔檐已有大片坍塌。从一楼探进头去,塔内凉风阵阵,恐惧感油然而生。一楼的地板被偷盗者凿成碎块散落在塔底,塔下的围廊水泥柱有六七根已被人砸掉,这里成了一片难以驻足的瓦砾堆。



  塔中央的石柱上绘着鹊桥相会以及白娘子与许仙的图案,在墙上,探险者们用石灰笔写下各种文字,最常见的是“到此一游”,留QQ号码交友的也很多,也有人在此发出“我爱你你却爱着他”的感慨。



  自从飞龙世界停业后,这里曾经成为流浪汉的乐园。2004年前后,飞龙世界被砸墙取钢筋盈利者盯上。他们带着专业工具,成群结队,夜以继日地敲打,忙碌——为了每公斤一两元钱的收入,他们敲碎了飞龙世界的水泥,将建筑物中的钢筋、铁块掏出拿去变卖。屋顶没了,墙塌了,柱子少了一截??终于,人去楼空后,这里成为一个伤痕累累的废墟。



  摇摇欲坠的建筑不再给无家可归者以安全感,流浪者也离开了。越来越多的都市探险者、摄影爱好者却对开始将目光转向这里,他们在此寻觅的不是钢筋,也不是遮风避雨之地。



  在网络上,关于飞龙世界的摄影作品这两年在快速增加。2006年10月,网名“小怪叔叔”在豆瓣网发起一次名为“飞龙世界吹箫引蛇”的活动,聚集一批摄影爱好者偕同模特,在此地取景拍照,并留下不同主题的摄影专辑。这是目前网络上流传的关于飞龙世界的比较完整的一套摄影作品。



  这是城市的另一张面孔。“想当年金戈铁马,怎如此之凄凉”,一代人的疼痛感,伴随着飞龙世界的由兴而衰,悄悄疯长。


当时的月亮


  作为广州第一个主题公园,从上世纪90年代至今,飞龙世界从门庭若市沦落到今日的衰败冷清,前后不过十几年。



  有太多风光时刻可以追忆。



  据当时媒体报道,1992年,有东南亚“蛇王”之称的泰籍华人钱龙飞准备斥资9亿元,投资建成以“蛇”为主题的大型主题公园,占地336亩。1995年1月,飞龙世界开业,广州市旅游局曾经这样赞誉:“广州的旅游景点都是星星,没有月亮,直到飞龙世界出现后,广州市的旅游景点就有了月亮。”



  飞龙世界建在距离广州市区10公里的位置。在巨额资金的支撑下,飞龙世界在园区内大手笔搞景点建设——世界最大蛇园“万蛇城”、亚洲最大的高级野味蛇餐馆“龙飞大酒店”。



  1995年11月1日,飞龙世界更是创下了“与蛇同居288小时”纪录。两名小姐与666条眼镜蛇、222条五毒蛇在封闭的玻璃屋内一起昼夜生活12天,打破吉尼斯世界纪录,老板钱龙飞的女儿便是两名小姐之一。



  美女与毒蛇的刺激节目,让飞龙世界的人气达到顶峰。1995年开业的头一年,飞龙世界的生意做得红红火火。高峰时期曾创下日客流量高达五万人次,日营业额达500万元,一年接待游客达到200多万人,比今天的长隆、香江主题公园有过之而无不及。



  1995、1996、1997年处于鼎盛时期的飞龙世界号称有蛇268万条,员工1000多人,当时很多人都以能成为飞龙世界的员工而感到自豪。据广州市旅游局当年工作人员回忆,那时巡游,“飞龙世界”都会包下几十台花车,声势浩大,还参加过香港花车巡游。得奖也不计其数,1997年“金蛇狂舞”还被广州市旅游局选为“广州十大旅游景点”,名列第六。



  飞龙世界当年的风光给市民李婷留下了深刻印象。李婷家住在广州荔湾区沙面,当时她还是初一学生。班上同学大部分未见过蛇,更别说以蛇为主题的大型乐园。飞龙世界开业后,去看蛇成为同学间的攀比。李婷12岁生日时,向父母提出要去飞龙世界玩,票价100元。



  在李婷的童年记忆里,广州当时大型的游乐场所很少,有印象的是南湖公园,也只是坐坐摩天轮玩玩碰碰车而已,飞龙世界这种大手笔的主题乐园绝对是头一次。当时的飞龙世界,不仅仅是对李婷这些小朋友,即便是对于成年人来说,也是一弯夺目的月亮。



  年过四十的刘青,在谈起飞龙世界时,依然唏嘘。他说,很难用语言来描绘曾亲见的这场娱乐盛事。当时刘青所在的公司,组织过一次到飞龙世界观蛇郊游的员工活动,依稀记得进到大门后,闪着金光的“万蛇城”招牌的阔气,对自己的触动。游历完毕,在大门口餐厅吃了顿上千元的晚宴。



金钱劫


  繁盛不过短短几年的光景,飞龙世界迅速陷入泥潭并且回天乏术。一场5000万资金额的借贷官司,成为这个外表强大的娱乐王国走向崩溃的导火线。



  飞龙世界筹建之初,钱龙飞与珠江旅游有限公司和番禺莲花山港客运有限公司签下合作合同,两公司投资5000万元资金。但不久双方又对合同进行了修改,资金的属性变成了借贷。开业后,该公司要求飞龙世界还贷,双方产生了纠纷并最终诉诸法庭。由于对方申请了财产保全,判决后,飞龙世界的部分产业被法院暂时查封。



  这次查封使得银行停止了对飞龙世界的贷款,资金链断裂,水电费、地租无法交纳,员工工资发不出,最终导致人心涣散,倒闭收场。据当时参与飞龙世界项目的大石镇工作人员李粤介绍,法院的判决直接导致飞龙世界每年有100万人次的旅游业务无法完成。



  在官司缠身的同时,飞龙世界还面临着大型主题乐园高成本运作的风险。据旅游业专家分析,主题公园在中国自一诞生,就走在一种高投资、高价位、高炒作的道路上。飞龙世界100元的门票定价,是为了平衡昂贵的乐园运营费用,但是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这个价格对于依赖人流量的主题乐园来说,还是定得太高了。



  在各种原因作用下,飞龙世界渐渐陷入困境。1998年底到1999年初,众多债权人纷纷起诉,法院将飞龙世界的产业大半查封。1999年中期,显赫一时的飞龙世界几乎陷于完全的瘫痪状态。钱龙飞和他的子女的突然出走,最终让飞龙世界彻底崩坍。由于飞龙世界从归属上来说是钱龙飞的私人产业,但他在未提出破产申请的情况下失踪了,飞龙世界的债务纠纷变得更为复杂。



  据媒体爆料,钱龙飞失踪后,在案件审理中发现飞龙世界资金来源的诡异。据称钱龙飞当年为获取大量资金,来了个空手套白狼。他先将一大堆房产证抵押给番禺当地信用社,然后又将房产证的复印件抵押给某些银行,在多家银行重复抵押,贷得重金,以至于东窗事发后,出现了一支十分庞大的原告队伍。


失踪的主人

  在飞龙世界的戏剧性命运背后,是老板钱龙飞的谜样人生。


  钱龙飞,祖籍浙江,身材魁梧,自称靠5元钱起家。自幼与蛇为伍,以蛇营生。后来通过剥蛇皮做二胡生意发家。对于钱龙飞,外界评价褒贬不一。褒他者认为他是个颇有个人魅力、做事有魄力的人;贬他者则认为他太会耍人际关系手腕甚至有招摇撞骗嫌疑。



  坊间流传着一个揶揄钱龙飞往自己脸上贴金的段子。据说钱龙飞常常以某钱姓“国家领导人的亲戚”自居,在办公室里挂了不少这位国家领导人的照片,以及该领导人视查“飞龙世界”时的题词和合照。一次,这位钱姓国家领导人视察“飞龙世界”时,钱龙飞捧出自己编撰的“族谱”请领导人过目,该领导人表情冷淡,甩下“是吗?”二字离去,钱龙飞碰了一鼻子灰。



  飞龙世界倒闭多年后,曾出现一篇题为《飞龙世界惊天内幕大揭秘》的文章,该文作者将矛头对准飞龙世界繁华背后的泡沫。文章称,钱龙飞还在香港注册了另外一个公司,即飞龙生物集团国际有限公司。飞龙世界的生意在广州如日中天的时候,钱龙飞在香港住的是一间30平方米的小房子,而且没有私家车,香港的公司只请了一个人来打理,而此人工作仅是接电话,证明公司存在而已。



  据知情人士透露,钱龙飞还是个炒作高手,无论在政治上还是在娱乐圈里,哪怕是在人情上的炒作都是个中翘楚。其中最好的证明就是为免费供养全国百岁老人所建的“寿星园”。一位飞龙世界前员工说,当年钱龙飞从全国各地请来百岁老人到飞龙世界免费吃住,但是在达到宣传效果后,他很快又以各种理由将老人送回家。



  尽管如此,时为大石镇工作人员的李粤对钱龙飞的评价仍很友好。他甚至说,没有“飞龙”,就没有大石今天的“知名度”。大石镇1992年的工农业生产总值是1亿多元,但到2000年,工农业生产总值则有近70亿元,可见当时政府引进“飞龙”这个项目是成功的。



  在经历了上一轮房市火爆后,广州的废墟已所剩无几,以东方乐园为代表的大型游乐场也相继咸鱼翻生,广州几乎成为一个没有废墟的城市。但是,飞龙世界身价却越叫越贱,依然遭遇流拍,个中原因说法很多。除了价格谈不拢外,对于飞龙世界的债权债务不清、标的有历史遗留问题、手续不完备等等,都有人提出质疑。



  钱龙飞失踪后,飞龙世界先后经历了四次拍卖,并且次次流拍。第四次拍卖是在2005年6月进行的,这一次拍卖底价9272万元,相比2000年首次拍卖的起拍价1.43亿元降低了5000万元,但依旧难逃流拍命运。



  在历次拍卖中,有好几个企业和团体差点将飞龙世界买走。有一个北京民俗类协会,看中了飞龙世界里面某些古典房屋设施,想搞清宫服装展览,但后来也没有了下文。还有一家知名院校想把飞龙世界买回来建分校,但也是不了了之。在2005年前后房市火热时期,许多房地产开发商也很想将这块地纳入囊中,但终因飞龙世界的旅游用地性质,短期内不能用作商品房开发而放弃。



  在网络上搜索关于飞龙世界的相关报道,最新的信息也就是2005年6月份的这一次流拍,此后音讯全无,跟它的主人钱龙飞一样。



“飞龙”轨迹

  1994年7月竣工,为广州最早的主题公园,世界最大的蛇文化游乐设施。
  1995年11月,两美女与888条蛇(其中眼镜蛇666条)在30平方米的蛇宫共处288个小时,打破一项吉尼斯纪录。
  1996年,广州市旅游局举办“广州十大旅游美景”评选活动,“金蛇狂舞”(即飞龙世界)名列第六。
  1998年年底,因经营不善宣告倒闭。
  1999年10月14日晚,一场大火焚毁正门西侧的两层歌舞厅与餐厅。
  2003年1月16日,山顶大雄宝殿又遭遇大火,几被烧透。
  2005年6月,拍卖再次流产,这已是连续第四次流拍,尽管比第一次拍卖起拍价1.4亿元足足下降了5000多万元。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