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都周刊

观点平衡世界

 
 
 

日志

 
 

让摩托车开进高尔夫球场  

2009-04-09 15:16:00|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全国仅有的三家公众球场全部落户深圳,深圳人率先在国内打破高尔夫贵族化的经营偏见,“向下发展”的策略使得这一项被贴上贵族标签的运动变成多数中产都可以消费的草根项目,从而丰富了深圳普通市民的日常生活方式。

南都周刊编辑 吴金 bluesd@163.com 记者·华璐  实习生·李颖娟 深圳报道   摄影·孙炯



让摩托车开进高尔夫球场 - 南都周刊生活 - 南都周刊


深圳的公众高尔夫球场,在这里打一场18洞的球赛,一般只需要五六百元,许多白领都喜欢到这些平民球场过把“贵族”瘾。



  在中国高球运动史上,深圳创造了近30项的全国(内地)之最:开展高尔夫运动最早、最快;球场密度最大、球洞数量最多、高球人口最多;举办高尔夫赛事最多、级别最高;第一个开设高球高等教育;高尔夫关联产业最密集……以1985年11月26日深圳高尔夫俱乐部成立为起点,22年来,深圳一直引领中国高尔夫的发展。



  对于普通市民来说,最有意义的还是,深圳是首个开放公众高尔夫球场的城市。2002年,龙岗公众高尔夫球场开业,随后宝安光明(公众)球会和云海谷公众球会相继营业,全国仅有的三家公众球场全部落户深圳。自此,高尔夫运动在深圳开始了“向下发展”,拉下贵族身段,回归平民本色。



深圳式造球运动


  “手握得太紧了,破坏了挥杆的灵活性,腰扭转的角度也很不正确。”在何海兵看来,当时那位老伯握杆的姿势是完全不对的,一看就是来尝鲜的新手。但是球杆击球发出“啪”一声的刹那,何海兵竟然有着自己一杆进洞般的兴奋。



  那是龙岗公众高尔夫球场开业仪式上击出的第一球,2002年11月10日上午11点。七年之后,龙岗公众高尔夫球场总经理何海兵记忆犹如昨日。



  作为主要由政府出资兴建的高尔夫球场,龙岗高球的球道与草坪养护费每人每场平均价格控制在250元以内,在这里打球,消费水平是商业性球场的20%-30%。



  “当时政府提出要把高尔夫普及成一种公众运动,满足人们生活水平提高后的运动需求。”何海兵说。有十年球龄、获过不少高尔夫奖项、有四次一杆进洞记录的何海兵被政府派至球场,离开了熟悉的公务员岗位,开始做起了全职“高尔夫人”。



  “为什么叫公众球场,一是向大众开放,二是价格低,像美国加拿大,很多是社区球场。社区居民打球价格低,以外的人打球收费比较高。”云海谷公众高尔夫球场总经理陈文华说。



  乘坐从美国进口的高尔夫球场电动练习车(据说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在自家牧场添置的也是这种型号),攀爬至深圳云海谷公众高尔夫球会的最高点——第六球洞,这里可以纵览南中国海和香港特别行政区部分区域,极具气势。



  球会品牌主管熊茂松告诉我们,该洞素有“魔鬼洞”之称,球必须从一个山头击至150码开外的另一山头,中间隔着深邃的山沟,力道不及,或者心中胆怯,球就会消失在丛林之中。



  无论在球道设计还是在经营管理上,云海谷都有突破之处。取消了会员门槛,敞开大门欢迎各路人马,深圳本地打球客的消费占50%以上。与观澜湖高尔夫球场上百万的入会费相比,每次数百元的消费更是宜人。非假日里打一场球,500元,包括球童和球车等服务,以完成一场球需4.5小时计算,每小时消费与在深圳本地租场打羽毛球差不多。



  自1984年中国引入高球运动以来,国内球会大都采用“会员制”的经营模式,大体可分为半封闭球会和全封闭球会。两者的区别在于,除了会员和嘉宾之外,是否对外开放经营,接待散客。与此相对应的“非会员制”球场则不发售会员卡,只接待散客。一般只有公众球场采取“非会员制”的经营模式。在国内,目前较为普遍的是把公众球场定义为面向全社会开放的高尔夫球场,以区别于会员制球场。



  “深圳的打球人口每年以30%以上的速度增长,相关产业总量惊人,只要更新观念,打破瓶颈,这个行业就会以几何速度发展。”深圳高尔夫球协会秘书长张景纯说。他口中的“瓶颈”,指的就是公众对高尔夫球“贵族化”的解读。



被误读的高尔夫
  高尔夫球起源于苏格兰牧羊人的草地推球游戏,作为高尔夫历史见证和圣地的苏格兰圣安德鲁斯老球场就是一个公众球场。圣安德鲁斯整个小镇都属于高尔夫,这里的任何一个人,在完成自己的工作后,都会拿起球杆,走进球场。

  国外的公众球场大多由政府规划建设,设计相对简单,没有豪华的附属设施和会所,收取的费用也相当低廉,你甚至可以看到球友自己捡球的画面,因为没有球车和球童。在美国一万多家公众球场中,打一场球所需费用一般不超过20美元。荷兰今年来甚至流行起农民高尔夫,农民利用自家牧场,组队打高球。在这样的球场里,你可能面对的障碍物便是日常牧场上的一切,包括一群奶牛和牛粪。

  高尔夫到了中国,为何就摇身一变,成了奢侈的贵族运动呢?张景纯表示,追根溯源还得从20多年前说起。1978年中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之后,大批海外商人开始在沿海开放城市聚集投资,产生了巨大的高尔夫消费需求。

  1984年,李嘉诚察觉此间的商机,在广东中山建设了中国第一家高尔夫球场。先天的高端定位,注定了后天的奢侈路线。由于大部分球场都是服务于来华投资的外商,因此大都实行会员制管理方法,除高尔夫球场外,一般还附属建设大量会所建筑,提供系列休闲娱乐以及会展服务,因此收费大都不菲。

  由于准入门槛较高,近年来高尔夫消费人群的增加趋势放缓,加上去年的金融海啸,外国顾客、尤其是组团而来的韩国客人大幅减少。高球业界一直在寻找突破口,公众高尔夫就是当中一条新的出路。据统计,自开业以来龙岗公众球场每年接待各类打球人数6万多人,日均160人次以上,而光明和云海谷公众球场的日均客流也在200人次以上,与国内18洞规模的球场相比较,人数可以说是最多的。

到底有多亲民?
  打一场18洞赛(含球车球童费用),光明需630元,云海谷500元,龙岗460元。按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07年深圳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4870元,只要免交昂贵的入会费,普通市民每年来玩几次高尔夫,还是挺划算的。

  丁酉伟,一家IT公司的经理。周五的下午,他本该坐在会议室里组织一场会议,但这次场地有所变动,改在云海谷公众高尔夫球场。“持市民打球证来打球,只要500元。虽然也不算太便宜,但是比起请客户喝酒谈生意,还是划算,而且可以呼吸新鲜空气。”每月组织客户来打球,客户的反馈是“上档次”。

  球童,是球场接触客人的一线员工。光明球场的207号球童是个从湖南来的小姑娘,她说,很多白领早上6点起来开车来打球,打9洞后,洗个澡后才去上班。“他们就是冲着早场的优惠来的。”

  陈伟新,深圳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高级规划师,近年来一直关注本地高尔夫运动公众化发展趋势。他说,公众高尔夫应当包括造价比较经济的正规球场、结合游憩公园的非正规球场两个档次,与原有的会员俱乐部共同构成面向不同消费群体的高、中、低三个档次。深圳近期公众高尔夫的发展重点放在中间层次。

  中间阶层,是三家公众高尔夫球场的主攻消费人群。何海兵介绍,来消费的不同阶层的人士真正代表了“公众性”:大老板阶层、小老板阶层(个体和私营者)、专业爱好者,同时还有相当数量的工薪阶层。“本地很多青年骑着摩托车就进了高尔夫球场,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龙岗公众高尔夫球场工会副主席高屹说。

  看着来龙岗练习挥杆的大学生和更小的孩子,何海兵想,要让每个中国人都有能力打高尔夫球,是不可能,但在深圳,复归高球运动的“苏格兰牧羊人本色”,这毕竟是一个具有操作性的想法,虽然公众高尔夫还面临着一段继续“向下”的路程。

304期封面报道:
开篇:封面报道:深圳破坏力
经济篇:走自己的路,让丰田去说吧
经济篇:革命者被革命
文化篇:艺术家送上流水线
生活篇:让摩托车开进高尔夫球场
立论篇:破坏的使命就是创新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