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都周刊

观点平衡世界

 
 
 

日志

 
 

甲流,甲流,几时休  

2009-10-16 14:53:59|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月4日,中国西藏出现首个因甲流死亡案例,印度两个月内超过300人感染甲流死亡,专家预计甲流秋季暴发将造成美国9万人死亡……在我们经历了从恐惧到漠然的极端态度后,甲流第二波比第一波来得更为凶猛。对甲流风险的错误评估以及对疫苗的不信任,让我们至今仍看不到它的尽头。
编译·草木内 小颖
甲流,甲流,几时休 - 南都周刊生活 - 南都周刊
10月9日,美国马里兰,一个小孩子在接种疫苗。
甲流,甲流,几时休 - 南都周刊生活 - 南都周刊
9月25日,墨西哥学生戴上口罩,严防第二波甲流的到来。
甲流,甲流,几时休 - 南都周刊生活 - 南都周刊
 
  整个夏天,H1N1像是潜伏了一样,不温不火,尽管一直存在,但没有造成大的伤害。4周前,纽约和其他学校的学生开始返校,对H1N1的恐惧又重新来临,流行病专家们每天都战战兢兢地关注着流感的归来。

  “病毒去哪里了呢?”整个夏天,负责纽约疾病监测工作的唐·韦斯都在关注着流感。“它哪里都没去,只是一直留在校园里。”

  韦斯的办公室看起来整洁利索,但这只是表象。每一天,预防机构都会发来巨量的原始数据。大约8时30分或9时,学校的统计数据就会来,自学期开始,护士就开始报告到医务室就诊流感的学生数量,以及他们的出勤数字;紧接着,医院的数据也会过来:50家医院报告其24小时内的疑似病例——高烧39度以上、伴有喉痛与咳嗽症状;此外,韦斯的部门还要追踪那些住院治疗和加护病房的病例;每天,私营实验室把可能的流感样本送到纽约市公共卫生实验室;晚上,一个大型连锁药店也会提交当天处方及非处方感冒药的销售情况。

  可到目前为止,专家们并没有找到一种流感的模式表明何时、何地病毒开始致病。“什么都没有。”韦斯承认他们什么模式都没有看到。那么,这个9月看起来再正常不过了?

  当然不是。

  随着天气转凉,甲流卷土重来,已经在全球肆虐。在10月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面对众多闪光灯,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下属国家免疫和呼吸道疾病中心主任舒沙特一脸倦意。今年年初以来,美国有76名儿童死于甲流,而过去3年每年死于季节性流感的儿童人数在46人至88人之间。“4月至6月出现患儿死亡高峰,夏季开始稳定,现在又开始激增。多数死亡患儿先前患有其他疾病,如肌肉萎缩症或脑瘫等神经系统疾病。但仍有20%至30%的死亡患儿感染甲流前身体健康。”

  “我们预计今后数周将出现更多患者,出现更多入院病例和死亡病例。”说这句话时,舒沙特露出尤其特别的表情,不知是无奈还是对未知的恐惧。
 
一个普通学生的遭遇

  美国德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高中18岁的学生海登,在一个周二的下午感冒了。当时他发烧39度,恶心想吐。3天后医生确诊,他患了一种新型流感,这种流感席卷世界,并在2009年被贴上了“H1N1”的标签。

  紧接着有传言说海登所在的学校又有3名学生感染了这种流感。镇上的人们努力否认这些留言,但却是白费力气。那个周末,德州卫生官员关闭了圣安东尼奥地区的学校,很多孩子休学回家。工作人员对该地区100多辆公交车进行了消毒。市政大厅的工作人员贴出公告,让市民通过梭箱窗口缴纳物业账单,而不是像以往那样自己走进来办理业务。垃圾收集工也戴上了面罩。没有人知道甲流病毒到底有多致命,也没人知道究竟有多少人已经感染。

  海登一家五口因海登的发病而被“囚禁”在家。他们戴着口罩,不能出门,一日三餐和日常生活用品都只能靠亲戚邻居们送到门口。海登对不能外出稍有不满。“看一会儿就觉得电视节目没意思了,玩一会儿游戏也没意思了,之后就没事可干了。”

  但海登一家还是以比较宽容的态度接受了这场“与世隔绝”的风暴。海登的父母很欣慰卫生官员能如此慎重地处理这件事。父亲帕特里克说,没人知道事态会如何发展,但至少我们全家在一起。

  其他人想知道更多的幕后故事。起初海登一家同意接受当地电视台的新闻采访,想显示他们只是感染H1N1新型流感的一个普通家庭。接下来,全国性媒体开始打来电话。一个CNN主持人问海登:“当你得知自己感染了H1N1流感是什么感觉?”

  海登以年轻人特有的面无表情回答说,“只是流感而已,我就像平常那样对待。”

  制片人要求海登一家在镜头前戴上面罩,尽管卫生官员告诉他们并没有这个必要。与此同时,他们的一些朋友开始变得奇怪。除了紧临的邻居和教堂的朋友仍然慷慨地帮助他们,其他很多人在没走到海登家的房子前就绕道到马路的另一侧。海登的派对推迟后,失望的同学们纷纷指责海登家“自揭老底”接受访问是为了赚钱。父亲说,海登现在在网上被骂得够呛。他问,“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可能海登什么也没有做错,如果非要找出原因的话,那么可能有三个答案:入秋,天气转凉;学校开学,学生开始上课。这直接导致甲流第二波开始在全美蔓延。在甲流第一波肆虐的日子里,人们诚惶诚恐。但后来,一切都被淡化,学校重新开课。逐渐地,人们对H1N1流感的认识逐渐达成了一致——“哦,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海登的父亲对人们180度的大改变感到迷惑,怎么一夜间就从疑神疑鬼变成了自鸣得意?

  尽管再次暴发,流感病毒却像是进化了,不是基因上的进化,而是公共卫生官员们看待它的方式不同了。这也许就是甲流第二波开始肆虐的第三个原因。
第二波新流感更猛?

  如果就此结束,这件事对圣安东尼奥和美国其他地区的人可能就像一场幻梦。但恰恰相反,海登的故事就像黑暗中的一束火焰,在全美共同应对甲流的大战中提醒我们:第二波甲流已经来临,而且是在我们经历了从恐惧到漠然的极端情感后来临。

  其实,在甲流春季第一波攻势趋缓之后,众多流感病毒专家就曾预测,秋季将是甲流集中暴发的季节,甲流的第二波攻势将比春季更为猛烈。专家们的预测十分准确,甲流如期而至。9月,随着新学期的开学,学生返校,甲流病例开始逐渐增多,且有一次暴发的趋势,一场全球性的流感正在逐渐蔓延,而且来势更加凶猛。

  截至10月9日,我国内地31个省份共确诊甲流病例22830例,已治愈20194例,西藏甚至出现了全国首个死亡病例。9月份以来新增病例较多,一个月内确诊1.7万例。在流感专家看来,甲流第二波暴发之初就已经显示出了新的特点:疫情由输入转变为以本土为主,从沿海向全国,从城市向农村扩散。这意味着甲流将更难控制。国庆长假结束,人口再次大批移动,甲流大规模暴发的可能性再次增加。

  世卫组织在每周一次的甲型流感疫情通报中说,在北半球的温带地区,流感病毒的传播速度仍在递增,尤其是在印度和柬埔寨这两个亚洲热带国家,病例数上升速度之快,让人侧目。

  自从印度8月4日出现第一例因感染甲流而死亡的病例后,在短短2个月的时间里死亡病例迅速超过了300例。与同样感染甲流的其它一些国家或地区相比,印度患者的较高死亡率引起人们的恐慌。医学界人士认为,印度相对落后的医疗条件以及人们的卫生习惯是造成高死亡率的主要原因。

  为了探讨如何对抗甲流,印度《每日新闻与分析报》记者甚至对最近去过中国的印度人进行了采访。孟买女演员莫娜说,她上个月去过中国,对中国首都机场进行甲流检查的严格程度印象深刻。她说,客机降落后,一些穿着厚厚防护服的医生走上飞机,用激光仪器贴近乘客的喉咙、眼睛和前额进行检查。她后来才知道,这种仪器可以很快查出任何类型的流感。整个检查持续了45分钟,之后乘客才可离开飞机。“随着印度甲流死亡病例数递增,我希望印度在对付甲流方面不要再这么大意,而应该仿效中国,采取更严格的安全措施。”

  印度一家旅游公司职员帕蒂尔说,他是在一周前去北京的。客机降落后,戴着面罩的医生对整个客舱进行了仔细检查,查看有没有人不舒服。乘客下机后,还要接受体温扫描仪检查,以了解体温是否正常。此外,乘客还要如实填写身体状况表。两人说,回到印度时,机场检查比较简单,只需填写身体状况表交给医生,医生看看就盖章完事。
 
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不确定

  不过,尽管甲流第二波来势凶猛,但从医学角度讲,我们所做的准备比过去好得多。流行性疾病会在极短的时间内让人类的弱点充分显现出来。全球卫生医疗系统的不足已经在春季甲流中暴露无遗,比如没有保险的家庭在急诊室门口不知所措、学校因没有护士只能无谓等待、发烧的工人由于没有病假条只能带病上工,否则将面临炒鱿鱼的尴尬境地、华盛顿大学有超过2000名学生报告出现H1N1流感症状??H1N1会追踪我们头脑中最薄弱的地方,在我们缺乏风险分析的盲点来回徘徊。

  9月1日,纽约市长布隆伯格宣布了针对甲流回归的战略。“没有任何迹象表明病毒会比5、6月时更致命,但我们必须做好应急计划,以防病毒变得更广泛或更严重。”1918年流感大流行夺走了超过5000万人的性命。历史资料显示,这种病毒同样也在春季出现,最初引发较为缓和的流感症状,但秋季时变种成为比第一次世界大战还高效的杀人工具。6个月中,它杀死的人超过了艾滋病毒28年间的致死人数。

  与1918年流感相同,第二波甲流同样倾向于侵袭25岁以下的年轻人,即使是身体健壮的运动员也难于幸免。今年9月10日,重庆疾控中心确认,继门将余勇出现流感症状后,重庆力帆俱乐部诗仙太白队共有8人感染甲型H1N1流感。接下来,整个俱乐部工作人员和球员都在疾控中心的指导下接受隔离,这是中国足球圈子大面积受到甲型H1N1流感波及的第一案例。

  8月24日,美国总统科学技术顾问委员会(PCAST)发布了一份长达68页的报告,这份可怕的报告描绘了秋季可能发生的严峻局面:甲流的秋季暴发将造成美国9万人死亡与30万人住院治疗,美国全国的医疗基础设施也将大为紧张。

  无论预测是否成真,这个惊人的数据确实反映了形势的严重性。科学技术顾问委员会的推测提出:30%至50%的美国人口可能受到感染;仅在纽约就有250万至420万人。根据相同的推测,2.5万至5万人将需要入院治疗;约4200至8400人将需要加护病房重症监护。

  要知道,目前纽约市有1870个加护病房,这些加护病房的每天平均入住率为90%左右。副卫生专员GeoffreyCowley说:“在紧急情况下,医院会将一些重症病人分流到普通病房,以空出加护病房。”就算病例只是很现实地增加一些,纽约甚至美国都很难掌控局面。

  对此,美国疾病控制和防御中心(CDC)主任托马斯说:“罕见的流感季节又要来了,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还有许多事情不确定。即使做了最充分的准备,流感病毒也可能引起严重后果,甚至死亡。”

  托马斯表示,接下来的日子,随着天气逐渐变冷,孩子们在学校的房间细菌增多,比平时更多的人会感冒。每个人都知道谁感冒了,只要他出现发烧、咳嗽、嗓子疼、流鼻涕、头疼、全身酸痛、发冷的症状,只是不能确定是否H1N1流感而已。
 
疫苗引发的恐慌

  为了更积极应对甲型流感可能的暴发,CDC同美国国家和地方卫生官员将共同发起美国历史上一次最大规模的疫苗注射行动。由于普通的季节性流感疫苗对预防H1N1流感病毒没有功效,这次注射的将是一种新型疫苗。

  考虑到世界范围不断增多的对新型疫苗的怀疑和美国卫生保健系统机能的严重失调,这场疫苗注射行动将面临巨大挑战。成功与否一方面取决于科学技术,另一方面则取决于我们驾驭头脑中模糊问题的能力。

  到目前为止,疫苗正在大量制造中。奇怪的是,人们对疫苗本身的恐慌似乎超过了H1N1。许多家长质疑疫苗的安全性,拒绝接种的人越来越多。

  “家长们拒绝的原因之一是,春季发生的流感看起来很温和,让他们不明白H1N1对健康的孩子们可能是致命的”,美国儿科学会的AlannaLevine医生解释道。“现阶段看来,疫苗的好处远远大于风险,这是显而易见的。”因为这些疫苗的生产流程同季节性流感疫苗完全一致:同样的工厂、同样的制造方法、同样的安全措施。

  对1976年猪流感惨状的记忆是造成人们不信任疫苗的部分原因。人们害怕那些仓促生产的疫苗会产生致命的副作用(比如格林巴利综合症——一种罕见但致命的神经疾病)。但对于H1N1,卫生专员说:“受感染当然比接种疫苗要危险得多”,甚至有的专家更直率:“如果你想生病,就别接种疫苗。”

  不过,注射流感疫苗确实对给病人带来一定的影响。截至目前,中国已经累计有30多万人接种了甲流疫苗,一共报告了150多例疑似预防接种的异常反应,主要表现为局部的红肿、疼痛,另外有些还表现为发热、呕吐、乏力等症状。
 
不要对公众说“别怕”

  人们总是高估能够清楚预见结果事物发生的可能性,对疫苗如此,对第二波甲流同样如此。面对新事物时,我们总尝试将其放进一个我们所了解事物的盒子里。比如新型流感,我们将其放进盒子贴上标签:“不严重,和普通流感一样”,或者更具电影特色的表达:“侵入到心脏地带的瘟疫”,再或者是“媒体的过度宣传”。

  那么,怎样做才是评估H1N1风险的最明智方法?维吉尼亚州卫生专员凯伦博士说,人们陷入了两种情绪:一部分人认为甲型流感已经过去,灾难已经结束;还有一部分人觉得“《圣经》所说的世界末日善恶大决战”就要来临。

  人类决策研究显示,在能够决定命运的问题上,人们往往能做出更明智的选择。但如果官方呼吁不要恐惧,人们往往可能做出更糟糕的判断,他们会思考究竟是什么不确定的东西让他们感到恐惧。CDC前执行主任理查德在流感会议上说,“不要对公众说‘别怕’,那真的很糟。”卫生机构连珠炮似的给公众灌输如何应对流感病毒,但风险研究者们给出了另一种观点,他们建议尽可能多地搜集信息,不要仅靠情感做出判断。

  如果真的感染了流感,想想之前那些患病的人,比如海登一家,他们最早经历了禁闭在家的挑战,但全家一起熬过了苦难。海登父亲说,“听起来很容易,但事实远不是这么回事”。提前储备好游戏、电影、书籍和最高级别的忍耐。有时候最可怕的威胁不是不确定,而是我们太熟悉、太了解的东西。

  在纽约疾病监测中心,工作人员盯着电脑屏幕,看着数据,寻找甲流东山再起的迹象。“如果我们看不到任何东西,那只好摇摇头,说:好吧,我们又撑过了一天。”韦斯笑着说。
  评论这张
 
阅读(3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